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热点应用 >> 正文

曾剑秋:由松散联盟看中国第三次电信重组

2007年10月7日 21:44  CCTIME通信网  作 者:曾剑秋

    自从2002年中国电信业第二次重组以来,有关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重组的话题就一直受到普遍的关注。

    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重组是否有必要?答案是肯定的。具体理由有三:一是国家产业政策,国资委已经提出并制定了基于国家竞争力的产业政策,重点支持100家左右,每一产业或者领域支持2-3家国有企业代表中国的国家队;二是全球电信产业发展进入第二次浪潮,如AT&T与西南贝尔、南方贝尔以融合为手段提升竞争力的电信重组;三是中国电信市场发展的需求,重复建设、恶性竞争以及企业与产品发展的不平衡等问题都需要通过电信重组来解决。

    中国电信业如何进行第三次重组?目前关于电信重组的方案不少,但是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可行性或者可操作性的问题。因此,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重组应总结前二次电信重组的经验与教训,从实际出发,通过实地调查研究和科学的研究论证,具体是看电信重组是否符合实际,是否有利于电信业的未来发展,是否有利于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以及是否具有可操作性。

    本人认为,从电信业发展实际出发,必须将3G、IPTV、手机电视等发展放在首位。因此,中国电信业的重组方案不必那么机械,完全可以考虑用变通和过渡的方式实现,即先采取若干松散联盟的方式过渡性的方案,例如可先采取若干松散联盟的方式,把3G、IPTV、手机电视等发展起来,服务奥运,服务消费者。

    松散联盟是现代企业复杂型组织研究的前沿课题,松散联盟的形式在国际上发展比较快,如诺基亚和西门子的诺西联盟就可以看成是一种松散联盟的方式,过去的冤家对头为了共同的利益和提升竞争力的需要走到一起。AT&T与西南贝尔、南方贝尔的融合实际上也是一种松散联盟的方式,虽然是子公司西南贝尔、南方贝尔收购母公司AT&T,但保留百年老店AT&T的品牌,企业的竞争力是第一位的,企业的名称、结构、产品以及策略等都需要围绕这一目标。松散联盟具有诸多优点,能合则合,不合则分。其灵活性、可操作性对于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重组具有参考价值。

编 辑:丛亮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信通院许志远:ICT产业在未来五年将有七大增长点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