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改革开放30年 >> 30年.光影流转 >> 正文
高级搜索?
三十年目睹之通讯方式变迁记
2008年9月10日 10:14  人民网  

    说来也怪,我最早认识的通讯工具并不是信件,而是电话。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我才几岁,父母背着我去看电影,那部电影叫《南征北战》,里面有一组镜头:国民党军队被解放军团团围困后,李军长打电话向兄弟部队求救。李军长那句经典台词“张军长,看在党国的份上,求求你伸出双手拉兄弟一把”,相信绝大多数三十岁以上的人都还有印象。从那时起,我小小的心灵中就对这种不见面都可以讲话的玩艺充满了好奇,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那仅仅只是从电影里看来的,在当时,电话基本上见不到,好像只有公社才有,连信件也很少见。老一辈人大多是文盲,年轻人也大多没读过几天书,几乎都在土里刨食,不像现在一样满世界跑。村里仅有几人在外地,要么在县城或其他公社工作,要么出去当兵。在外地工作的老婆儿女一般都在家里,每个月抽空回来看看。在外地当兵的偶尔会写信回来,家里便如过节一般高兴,当然字总是写得歪歪扭扭的,家里人看不懂,只好揣上一包烟,拿着信到村里的小学请老师念,由于字写得太差,而且往往文理不通、晦涩难懂,有时候老师只好猜着念,不时还要用通俗的方言解释几句,念完后顺便请老师写回信,都是乡里乡亲的,抹不开面子,老师也就给写了。回信的内容不外乎是说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挂念,在外一切要小心,注意身体之类的。到我们读小学三四年级时,老师布置作业叫我们写一封信,我们咬着笔帽一脸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写、写给谁,经老师一再提示,我们还是只写一两句就无话可说了,把老师气得暴跳如雷。

    由于我读书时成绩比较好,在加上家里人的支持,我一直读到大学毕业,然后参加了工作。从初中到大学,直至参加工作的前几年,写信一直是我们和外界联系的主要方式。我们写信向家里报平安、问好、要钱;写信或明信片问候各阶段的老师和同学、朋友,聊别后的思念,聊各自的所见所闻;或者写信求职、邮购商品,当然,也偷偷地写过许多情书,向心爱的女孩表达自己的爱慕和思念……

    在高中和大学阶段,倒也接触过几次电话,不过大多是作为学生会干部替老师守守门卫室,顺便接接电话,帮忙叫一下要找的人,仅此而已。直到1993年参加工作后我被分配到一个小镇,才开始使用电话。当时全县所有的电话都是手摇式的,即电影里的那种“鬼子电话”。打电话时,要先摇一下手柄,然后把电话挂了,过一会邮局的人会回电问你要找什么单位,再帮你插相应的端口,这样就可以通话了。那种电话用起来麻烦,乡镇内打还行,打外地通话效果很差,每次打电话双方都像吵架,声嘶力竭地吼,还往往讲半天双方还是不知所言,遇到给女友或老婆打电话就惨了,通话内容旁人都听得见,如果通话时间太长邮局的接线员还会插嘴干涉,毫无秘密可言。我到那个乡镇前几天,当地发生了一场5.6级的地震,镇政府要求每个站所都要安排人员值班,就在我值班那晚上,镇政府通过电话检查站所值班情况。为了省事,政府办要邮电局同时把各站所的电话插上,结果把这个检查搞得热闹非凡。电话里人声鼎沸,有的插科打诨,有的男士学女士说话,有的旁若无人地再讲笑话,有的听出熟人的声音后干脆开始聊天,政府工作人员的讲话不时被一阵大笑所淹没,其中一人更是声若洪钟,政府的人恼了,大声问:“你是哪个单位的?”这人答道:“新加坡的!”政府的人一下子愣住了,我听见他嘀咕了一句:“怎么给接到外国去了?”随即反应过来,但后面责怪的话又被笑声淹没了。就这样,本来一件很严肃的事变成了一场闹剧。

    直到一年后,全县开通了程控电话,通话才变得方便、保密了,可是通话费很高,单位控制很严格,安装个人电话手续也很麻烦,收费又高,于是大家又人手一张IC电话卡,可以在街头的公用电话上用,收费也相对便宜了许多。现在座机电话已基本普及,话费也越来越便宜,除了公事很少有人用了,我家的电话是装宽带时电信局免费装的,还免收座机费,仅仅只是八岁的女儿独自在家时偶尔用一下,月话费从来没超过五块钱。

    我记得大概在1996年底,因工作需要,单位给中层管理人员每人配发了一部数字传呼机,这也是我拥有的第一部传呼机,不久后又换成中文传呼机。我很高兴,于是很快就把我的呼机号告诉了所有能联系上的朋友,朋友们在街上遇到,每人腰带侧边都挂着一个皮套,左右不一,大小不一,寒暄过后,往往就开始互留呼机号码,和现在交换手机号码不同,交换手机号码只要其中一人打对方的电话,然后各自把电话号码存储即可,呼机号码是要记在电话本上的。有了呼机后,和朋友联系倒是方便了,可开销也直线上涨,一张IC卡几天就没钱了。参加支行会议时领导的讲话常常会被不时响起的“滴滴”声或各种音乐声所打断,后来领导每次开会前都要求大家把呼机关掉,但每次开会时总会有人偷偷开着机,然后调在震动档上,于是开会时不时有人低头看呼机又成了会议一景,根本制止不了。后来手机普及后,这种情况依然存在,且有越演越烈之势。

编 辑:计育青
[1]  [2]  
关键字搜索:通讯          三十年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文章评论  评论()
昵称: 验证码:
 
 
请您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删除所有无关或非法留言内容
·您在本站内的留言,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
 
专家观点
3G平台的争夺战实际是3G产业链“链主”的争夺战。3G和2G最大..
精彩专题
2008年电信运营商中期财报解析
TD一期建网总结
C网“招标门”事件
中国移动服务奥运纪实
CCTIME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