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简介
浙江电信  刘兰
浙江电信《信息通信导报》记者
点击排行
手机基站进地铁难系列报道(二)
2009年9月16日 09:22 CCTIME飞象网 作 者:刘兰

    本报就手机基站难以进地铁站一事报道后(见本报9月8日头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杭州市民:不能接受

     8日,本报就手机基站难以进地铁站一事报道后,引起读者极大震惊,大家对开通地铁之后的“高速”生活增添了一份担心,地铁站内能否覆盖手机信号也成了众多读者关注的话题。在某电梯公司上班的余小姐告诉记者,平时上班她都是坐公交车,车上很无聊,通常都会把玩手机,“上上网发发短信什么的”,本来对以后通地铁的生活充满了期盼,因为地铁坐起来比公车快,环境也更好,“可是如果没有手机信号的话,那会很不方便”。

     在某外贸公司上班的郑先生则更着急,他告诉记者,由于自己从事的是外贸工作,很多时间都在和外国人打交道,由于时差的原因,很多时候上下班途中他都要处理很多业务,如果地铁通了但没手机信号的话,工作要受很大的影响,“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只好选择继续乘坐公交车”。在采访中,很多读者都表达了类似的担心,他们都希望地铁公司和通信运营商能协商好合理的价格,多想想老百姓的权益。

 

通信规划专家:

不仅仅是“进场费”

    此前有城市地铁公司向通信运营商的基站“进场费”开出了120万元的高价,那么地铁公司在建设通信基站的过程中到底要付出多少成本?国外是否也存在“高价进场费”现象?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华信邮电咨询设计研究院无线电院万俊青副院长。万院长告诉记者,地铁公司在建设通信基站的过程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地铁公司不管具体操作,完全由通信运营商进行设计和施工,地铁公司只进行方案的审批;另一种方式是地铁公司直接参与具体的基站设计和施工,“目前国内城市一般采取的都是第二种方式”。在此种方式下,地铁公司存在两类成本,一类是建设成本,如机房、电源、电缆等,另一类是维护成本,即在手机基站建成后运行当中日常维护的开支。

     万院长说,120万的进场费与地铁公司的实际支出肯定是不一致的,“其实有一个概念需要理清楚,那就是120万仅仅是进场费,就像家电厂商进入苏宁、国美等卖场之后,除了交进场费之外,还要其他开支”,这也就意味着,计算下来,运营商每个基站的开支肯定要远远大于120万的进场费。

通信管理局:

可以代表运营商出面商谈

     浙江省通信管理局副局长邓茂盛日前表示,手机基站“进场难”的问题不仅仅是杭州,随着宁波地铁的施工建设,也将面临这个问题。邓副局长认为,一,根据《电信条例》,运营商有对全民提供普遍通信服务的义务,地铁属于公共服务区域,因此运营商具有进场建设的权利,地铁公司不该收取高额“进场费”。二,地铁方作为建设单位,承担着相应的建设成本,收取一定的费用也无可厚非,但是地铁、机场本身属于国家投资兴建的公共基础设施,社会公共利益才是首位,因此收费也应该在保本微利的前提下。三,如果地铁公司要承担基站的建设,必须是要由一支获得国家相关通信建设资质的施工单位来承建。

    运营商是单个跟地铁公司谈判还是抱团进行商谈?对此,邓茂盛副局长表示,运营商们可以把这一问题统一提交给管理局,由管理局出面跟地铁公司商谈。“不应该让运营商自己去谈,而该由通信管理局与地铁、机场的上级政府部门协调。地铁公司和电信运营商分属不同部委,交叉管理难度很大,可以考虑借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成立跨界协调部门,脱离了企业的利益之争,这个问题才容易解决。”电信专家付亮也是这样认为。

记者:

“上帝”利益当为先

    在一些国家,移动网络由基站公司或者地铁方建设,运营商来租用,这就是一些地铁建设单位挂在嘴上所谓的“国际惯例”。“可根本问题在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运营商都是私有产权,是纯盈利机构,而中国的运营商是国有企业,很大程度上承担了整个社会的公共通信利益,不应该完全以商业利益来衡量。”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如是表示。

    当然,之所以出现如此“天价费用”,法律缺失依然是关键。尽管《电信条例》对建设权有明确规定,但时至今日,随着电信体制改革的进一步加大,许多新出现的问题很难靠一个法规解决,《电信法》的出台依然让人期待。无论对机场、地铁,还是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消费者都是上帝,为了给上帝提供更好的服务,请有关的主管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吧

关键字搜索:刘兰  
 网友评论     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