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图片推荐废弃 >> 正文

杨兴平:闯荡“自然道”

2010年1月25日 09:31  理财周报  

    10多年前,杨兴平的团队开发出第一代智能手机系统,形成的产品成就了我们现在熟悉的苹果IPOD。

    他对技术的迷恋令人吃惊,将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作为自己创业的宗旨,虽然屡遭挫折,却仍然坚持“为未来流血铺路”。

    李东生、田溯宁参股的“自然道”寄托了杨兴平的4C梦想,他想做下一个苹果或黑莓。

    采访当天,理财周报记者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几分种,年轻的助理轻敲三次门,里面没有动静。推开门,发现杨兴平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Charles真的太累了,他简直是空中飞人”,年轻的助理说。

    醒来之后,几乎是瞬间的,49岁的杨兴平就恢复了神采,他身上有着各种传记里成功者所不可或缺的东西——激情和旺盛的精力,采访开始后,他始终精神十足,谈起技术时更是激情满溢。

    他从2002年创办多普达,到2006年辞职离开,再到2008年接过TCL董事长李东生的橄榄枝复出接任TCL通讯总裁。

    最近他再度成为焦点,2010年1月11日TCL发布公告称杨兴平辞任TCL通讯总裁职位,才短短一年,因作为TCL唯一一任空降兵高管的他难以融入固有的企业文化,还是他自身意欲将重心转向自己2008年初成立的上海自然道信息科技公司,外界各种猜测不断。

    他的团队开发的第一代智能手机系统成就了IPOD,他一手创立的多普达最终落入他人之手,他的4C理念能否在他离开TCL之后继续践行尚属未知。

    他就是杨兴平,曾经的“多普达之父”。49岁的杨兴平重又站在新的起跑线上,他能成功吗?

    “手机中的英雄”黯然离去

    2002年多普达诞生后,很快成为新贵阶层的身份象征,市场也立刻记住了杨兴平的名字。但在与资本的角力中,杨兴平迅速落败并辞职出局,此后两年一直悄无声息。

    杨兴平刚从北京西城区的TCL大厦搬到上海浦东华夏银行大厦9楼,在他的办公室靠墙处倚着一摞纸箱和盒子,还没来得及分拆归位。“我在搬家,弄得乱七八糟。”他从中抽出一叠彩色铜版纸——是2002年老谋子颇受争议的电影《英雄》的海报,“当年我们(多普达)打的第一个广告是赞助张艺谋的电影,广告词是‘手机中的英雄’,这个创意是张艺谋剧组的人帮我们想出来的,也是多普达至今最大的一个市场推广活动。”

    2002年《英雄》在人民大会堂首映的时候,杨兴平才刚从美国回来不多时,还不认识那些国内炙手可热的明星,坐在杨身旁的中国移动副总鲁向东对他说:“这些人你都不知道?这些人都是最大牌的,我也是他们的fan呢”,于是杨兴平想到了利用这部电影的效应来助力多普达的推广。“当时我们和制片人谈合作的时候,他们说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你们,是不是很小,他们就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后来我们就把英雄的花絮放在686的手机里面,他们一看,里面可以播放几分钟的电影,就决定跟我们合作了。”

    2001年从硅谷回国的杨兴平,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创立了多普达公司,并卖出了10000多元人民币一台的智能手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如此疯狂,在当时的手机市场上是难以置信的,因为当时国内手机市场还处于单屏手机向彩屏手机过渡的时期。

    杨兴平做到这一切是有底气的,在美国从事多年的硬软件和互联网的工作经历,使得技术和理念上的前瞻性一直是他的优势。离开美国硅谷之前的杨兴平是一家名为PIXO公司的技术副总裁,这里集中了他来自苹果、微软、惠普等公司极具前瞻性的技术人员,这支团队在1996年到1999年花了三年时间开发了第一套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受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冲击,PIXO难以维系生计,研发出来的智能手机技术卖给了正在试图进军MP3市场的苹果,这桩买卖后来成就了IPOD,而回国后的杨兴平则创建了DOPOD(多普达)。

    经过了3年时间,多普达一切进入轨道逐步实现盈利,智能手机的春天也即将到来,杨兴平却在黑暗后的黎明到来时离开了自己一手创立的多普达。有人说杨兴平离开是为了去实现自己的4C融合的梦,事实上这种猜测颠倒了事情的次序。真相是杨兴平先被迫离开,后来才寻找新的发展之路。

    4年之后,杨兴平首次对这段尘封的历史开了口,他用了“牺牲”两字来概括多普达的遭遇。这是一个资本方和技术方博弈的故事,情节是出资人为了旗下的一个品牌的更好发展试图牺牲另一个品牌,杨兴平的多普达则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杨兴平作为多普达的创始人,却不是主要股东,出资人是当年台湾首富台塑王永庆的女儿王雪红。芯片小巨人王雪红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宏达(HTC)不满足于为多普达设计加工,在2006年试图通过并购多普达的方式进军大陆市场,“当时谈的价格很低,这本身就是在牺牲多普达的利益,这是我非常不愿意的。”

    虽然后来因为并购消息发布导致宏达股价大跌,所以保留了多普达在国内的品牌,然而多普达已经驶离了“杨兴平时代”。

    “借别人的孩子难以长久”

    杨兴平给李东生打了两年工,为的是换取后者对自然道的投资和终端支持,他说自己在TCL已经“超预期地完成了任务”,所以并不存在格格不入一说。

    过去的2009年是杨兴平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他身兼两职,一边担任TCL的通讯总裁,另一边他离开多普达后创建的上海自然道信息科技公司的业务运转一刻也没有停。杨兴平半开玩笑地对理财周报记者说:“自从2008年从李总(李东生)来找我,天天都非常累,几乎每个礼拜到几个城市,现在开始我要尽量做自然道,不能跑太多太累了。” 李东生和杨兴平的合作据说是一次“对赌协议”,杨兴平帮助TCL通讯进行商业模式转型,TCL投资杨兴平的自然道30%的股份,且为自然道手机理财软件提供终端。

    这段结合在一年后结束,外界猜测杨兴平的离开是因为他的技术风格与TCL通讯营销为主的风格“格格不入”,亦有猜测杨兴平的4C理念很难在以中低端产品为主的TCL践行,而杨兴平说其实只是想要回来做自己的事情,“我的团队都还在等着我”。如果将杨兴平在多普达的经历比作奶了一半的孩子送给别人的话,TCL的一年像是借用别人的孩子回来梳妆打扮,注定不会长久。

    杨兴平回来继续做自己的自然道,杨兴平觉得目前4C融合做得最好的是苹果和黑莓,苹果的内容是音乐,黑莓主打的是邮件功能,但显然杨兴平的野心更大,当年想要把多普达做成黑莓或者苹果的杨兴平觉得在中国自然道主攻的是手机理财,他认为这是在中国最合法并且消费者最愿意支付的领域。“听音乐、聊天交友、发短信,这些东西有价值但是不能创造价值,而理财这个服务能够持续地提供给用户,用户愿意来支付,能够产生更多的价值。”

    然而善于融合的杨兴平将目标定在理财领域,福患同存,虽然这是一个可以产生巨大效益的领域,但同时因为这意味着他的竞争对手不仅限于手机领域,金融领域同花顺、大智慧也将成为它的竞争对手,这些专职金融信息提供的公司已经实现了资讯和分析的功能,那么在业已开拓的领域上如何寻求进一步在这现有的市场上突破呢?

    “我要做的是实用性、可用性、好用性”,杨兴平认为将一个复杂的软件变得更加简单和人性化将会给他带来普及,“高端的软件可能就几万个人用,低端软件可能几十万、几百万个用户,但量真正能够从几万、几十万、几百万到几千万的,做到千万级的,就算比较普及了”。

    杨兴平并非无虑,他认为如何将融合执行到位以及如何以更好的商业模式驱动仍是他最大的挑战。“实际上我们已经投入了两年时间,2008、2009研发,我觉得我们再花两三年时间去营销,让企业健康成长,我希望用两三年时间进入一个良性的CASHFLOW,也就是说用两三年时间盈利。”

    当年多普达作为集成厂商,操作系统、核心处理芯片、设计加工、生产牌照均不是自己的,饱受质疑的是这种集成的方式会造成非但没有核心技术,而且制造成本畸高的问题,这些问题自然道作为一个立志于“融合”的企业依然不可避免。此外,前所未有的问题是,如何与大量的券商、银行、基金、保险公司建立联系,这意味着离开TCL的杨兴平未来两三年依然无法清闲。

    “要能触动消费者灵魂深处”

    在创新力不足的国产手机行业,技术和理念上的前瞻性使得杨兴平一直是个特立独行者,他所做的是寻找手机未来的发展方向,而非亦步亦趋跟随别人。

    “多普达之父”穿着茶绿色的高领运动衫,脖颈处有一个NIKE小LOGO,回国10年依然保持着硅谷人的风范。他的话语中充满着对于美好技术的憧憬。他迷恋技术,甚至对于技术的理解已经从术的层面上升到道的层面,这也是他给自己公司起名为自然道的原因所在。

    自然道开发的手机理财终端的黑色页面上,有几个彩色的功能图标,接近于IPOD,比起一般的软件在视觉上显得更加简洁和柔和,这也是杨兴平所说的除了软件之外自然道自己设计的部分。

    此外,除了股票之外还增加了银行、保险、银行等业务功能,在理财领域上的拓展使其区别于其他软件。在功能上,“自然道”的软件中还增加了“秘书”和“排行”的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秘书按键查看自己股票的主力资金情况、公告提示以及价格异动。

    这个49岁的男人一谈起技术,周围仿佛亮起一圈光环,他从业20多年来从来没有改变过试图用科技改变人类生活,给用户带来良好感觉的愿望。

    他说:“我们做出的消费品呢,最终要做到从消费心理,最好最终是能够触动消费者的灵魂深处,打动消费者,让他们找到一个美好的感觉。”他甚至希望生产出一种能够让消费者达到内心的平和的产品,就像“一个基督徒遇到困难后想到上帝一样,心中的那种美好的感觉”。

    在创新力不足的国产手机行业,技术和理念上的前瞻性使得杨兴平一直是个特立独行者,他所做的是寻找手机未来的发展方向,而非亦步亦趋跟随别人。2002年当他开始谈4C,卖智能手机的时候,市场上大多售卖的还是单屏手机,这种创新性,使得多普达在创立之初的两三年间,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杀出一条血路却也为未来铺出一条血路。

    杨兴平的技术理念太过超前,这种前瞻性,在给人带来希望的同时,却也常遭遇资本和滞后市场的不买账。据说在杨兴平回国之前曾找到三星和诺基亚,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技术用到对方的产品上,但是没有成功,因为那时候大家还只认WAP。在回国创业后的三年中他一直孤独地领跑智能手机,一方面价格太贵,市场尚未培育起来;另一方面受到3G发展政策的约束。

    这20年,这个执着的技术理想主义者坚持不懈地在为他的技术理念奋斗着,这条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他的团队开发的第一代智能手机系统成就了IPOD,他一手创立多普达最终落入他人之手,他的4C理念能否在他离开TCL之后继续践行尚属未知,他的自然道能不能寻找到合适的终端合作商,能不能寻找到耐心的资本也只有等待时间来证明。

    两个小时的采访结束,临出门时我们看到靠墙的书架上摆着五六个相架,“太太和女儿的照片,她们一直在美国”,杨兴平对我们说。

编 辑:宗秀倩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信通院许志远:ICT产业在未来五年将有七大增长点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人工智能、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