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3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企业 | 测试 | 培训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 社区
首页 >> 国内 >> 正文
4G时代,运营商人的“好日子”来了
2014年5月5日 09:10  钛媒体  

今天读到宁宇的一篇文章《运营商的“好日子”在哪里?》,宁宇是运营商内部人士。作者提出衡量“好日子”的标准:有钱花、有事做、有人爱。以此衡量运营商企业,迫于制度限制、流程要求、考核压力,有钱不能花;监管的行政化与企业的市场化冲突,目标不清,无所适从;对国家贡献利润、对用户做好服务,却换不来多少正向回馈。所以,运营商企业没有“好日子”。

对于运营商人来说,“好日子”的标准:安全感和成就感。以此衡量运营商人,政策与市场的变化,让运营商人寝食难安;成就感过去曾有,现在空有“加班加点”的职业现状。所以,运营商人没有“好日子”。

对于运营商没有“好日子”的观点,我深表赞同;而对于运营商人没有“好日子”的结论,我觉得值得商榷。

首先,企业不好过与员工不好过并不一定是强相关的。尤其在运营商这种奇葩企业中,这个结论不完全成立。简单说两个例子,中移动是最赚钱的企业,可是员工能拿到多少呢?某运营商被查出腐败,企业环境“变坏”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是人员晋升路径的打通,对于员工来说,死水盘活,又见一春。

次之,安全感与成就感并不能完全衡量“好日子”。某些情况下,这两个词是冲突的。比如在华为的生存理念中,始终对活下去感到不安,在不安中奋斗,却有成就感。这算不算好日子呢?

接下来,我继续以中移动为例,分析一下运营商人的“好日子”在何时。

可以简单的把中移动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2G时代,是“黄金十年”,突出特点是有钱花。可是,“好日子”只属于某些人。

从1999年电信重组、中移动成立算起,到2008年3G牌照发放之前,共十年。在2G时代,中移动凭借政策红利与用户需求红利,高速发展。中移动的员工工作轻松、高薪水、体面,既有安全感,又有成就感,过上了“好日子”。

所有中移动员工都过上“好日子”了吗?没有。在这个时期,招聘不够开放,新人进入难;等级观念较强,基层晋升难;合同制与派遣制差异较大,身份不平等;法律观念淡薄同时缺乏规则制约,容易滋生腐败。这十年的“好日子”属于某些人,而且,部分人的“好日子”背后隐藏着噩梦。

3G时代,是“指标五年”,突出特点是有事做。有环境的恶化,也有“好日子”的雏形。

从2009年3G牌照发放到2013年4G牌照发放之前,共五年。之所以称其为“指标五年”,是因为这五年的胜利,指标当给头功。无论上面指标下的多么变态,下面都会以更变态的方式完成。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移动拿到TD烂牌,又不甘心落后于竞争对手,只能用指标来鞭策企业前进,是竞争的需要。另一方面,3G为移动互联网提供了繁荣的基础,OTT企业势如破竹而来,要用整体指标的上升来应对局部业绩的下滑。

这个时代有事做,是“好日子”吗?指标压力,让很多基层员工喘不过来气;企业业绩在上升,员工薪水却在下降;有些领导昨天是劳模,今天进牢房。会有成就感,却无安全感。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中移动的招聘面向全国了,尤其是广东移动的“领先100”,打响了品牌,在进入机制上更开放了。内部竞聘虽然多有诟病,但是大面积推广,在晋升机制上有了突破。更重要的,很多员工有了居安思危的意识,认真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为成长或者离开储备能力。

编 辑:许向
[1]  [2]  
关键字搜索:4G  4G时代  运营商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新浪科技罗亮在唱衰PC行业的声音达到顶峰之时,登上全球最大P..
精彩专题
全球IPv6商用加速
中国互联网20年
天翼云2周年 走入云世界
融合高速网络 领航新媒体时代--CCBN 2014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4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法律顾问:万国法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海疆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