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3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企业 | 测试 | 培训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 社区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今日头条:电信业再三改革,谁在搅局?
2014年6月10日 16:26  搜狐IT  

自媒体老友记(十四):电信业再三改革,谁在搅局?

搜狐IT 文 | 一玄

人物介绍:吴总(鉴于要求,隐藏真名)、一玄:新微商联盟品牌公关顾问、天使投资人

(文/一玄 微信Lee_yi_nan)自从《基站公司是中国电信挖的坑?》发出以后,声音可以说是一片倒,为中国电信打抱不平,还有说蓄意攻击的味道。只是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这才是自媒体的精髓所在。如果看了上文不解气,请继续关注。(准备好手机和板砖)

新改革中,“网业分离”的举措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首先,国家基站公司仅涵盖了部分移动基础网络设施,仍是平衡三大运营商利益的结果。所谓的“网业分离”实际仍由三大运营商把持,三大集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角色定位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其次,国资委计划将铁塔公司49%的股份分配给民资,然后美其名曰国家铁塔公司将成为电信基础设施领域采用混合所有制的第一家国资委控股混合所有制公司。就算49%的股份是实实在在的,依照股权对应的掌控权,那么掌控权还是在三大运营商手里。

再次,在这样一个高利润的垄断行业引入民资,民资的角色定位很难看清。这个上篇文章已经说过。但是混合所有制要真正起到转换机制的作用,否则将很有可能成为垄断红利寻租的载体。是让民资来装点门面,分食垄断红利,还是让民资来激活机制?目前只看见一家国家铁塔公司,垄断特质鲜明,缺乏对价、没有成本压力,如果接入费的监管再无法跟上,很容易造成上游定价(接入费)畸形,最终成本只能转嫁给下游的终端消费者。

吴总建议,监管层如果引入一家“民营铁塔公司”,就可弥补没有对价的缺陷,保证公平竞争和市场有效。这个建议看起来还可以,实际操作起来比较复杂,甚至不能操作。一玄分析,网业分离牵涉到利益太多,不容易实施。网业分离是符合十八大三中全会精神的。但更好的方案是保持两张网络,在管道层面形成弱竞争关系,更有利于降低成本。否则一家管道公司天然垄断带来的成本过高。所以,我是建议电信

和联通合建一张FDD网络。 然后在业务层面上放开竞争,引入虚拟运营商,则运营商僵化的机制活灵活起来。

遍历电信业阶段中变革,其全在垄断和分解垄断的怪圈中打转

吴总,如果从电信业从历年的变革交替中更能看出一些阶段性的“自残过程”。1980年之前,我国电信业的基本体制是邮电部直接垄断经营公用电信业,而后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的成立,邮电部独家垄断国内电信市场的局面开始改变,而这一年(94年)也成了中国电信体制改革的改革元年。

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也有意思,第一次实现了政企的分开。这个时候在原来的电子部和邮件部的基础之上成立了信息产业部,同时监管制度也是第一次实施。

为了使寡头不再明显的垄断,同时加入竞争的新鲜血液。当时我曾经听说中国电信业直接把几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吉通、铁通、网通和中国卫星通讯)抛向电信市场,以便形成市场分层的竞争格局,但是遗憾的是垄断力量根基太强,没有形成竞争局面,这个倒挺有意思。人为的催化,人家市场不买账。

中国电信业的第三次变革的主题也是怎么分解垄断局面,这个时候化简为宜,形成了北网通南电信。但是让中国电信业高步明白的是这次不但没有分解垄断,却使垄断的程度更加的扩大,形成了更大的电信寡头。

编 辑:初夏
[1]  [2]  
关键字搜索:电信业  搅局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新浪科技罗亮在唱衰PC行业的声音达到顶峰之时,登上全球最大P..
精彩专题
中兴4G闪耀2014
宽带促进可持续发展
虚拟运营商共贺517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探寻中兴通讯自主创新之路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4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