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内容页推荐 >> 正文
通信企协“重启”资质审批 与市场严重脱节?
2015年11月20日 08:48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 者:陈宝亮

11月12日,中国通信企业协会(简称“通信企协”)发布了两份通信企业资质、员工资格管理规定的通知。这两份通知相当于“重启”了工信部应国务院简政放权要求先后下放、取消的行业资质审批。据悉,工信部为通信企协的主管单位,工信部副部长刘利华出任通信企协会长。

这似乎意味着,电信行业的简政放权戛然而止,甚至走上了相反的道路。

2013年之前,工信部对通信行业企业施行资质审批制度,共有4类企业资质、2类企业员工岗位要求。2013年之后,受国资委“简政放权”指示,工信部将审批权下放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后又于2015年3月取消这些资质要求。

“但是,取消了也就半年,企协现在又出台了新资质管理规定,包括4类企业资质、9类员工资格要求,比工信部时代还要繁琐。估计我们又得花大量的人力、财力、时间去跑这些证件。”一位来自上海某通信企业的部门主管张信(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的4个资质文件都是在工信部原来基础上改的,名字都差不多。而且,旧资质、新资质跟现在的行业完全脱节,只有运营商招标文件强制要求必须出具这些资质,在实际工作中完全用不到。”

冗余的资质?

2013年5月1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国务院决定,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共计117项。实施机关包括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水利部、能源局等。此后,国务院多次发文强调简政放权。

2013年7月16日,工信部发布《关于做好取消通信信息网络系统集成企业资质等4项行政审批事项相关工作的通知 》,将由工信部负责的通信信息网络系统集成企业资质、通信用户管线建设企业资质、通信建设监理企业资质和通信建设监理工程师资格、通信建设工程概预算人员资格等行政审批项目取消,相应资格认证工作移交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及其各省分支机构。

一位通信管理局人士曾介绍:“这些资质认定体系与实际通信市场的需求存在很大差距,给通信企业增加了很多运营成本。为了申请资质,企业需要花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参加培训,而往往培训内容、参加培训人员与市场需求毫无关系。”这种资质脱节造成了大量的替考、挂靠现象,甚至滋生了很多皮包公司。百度上检索“通信资质代办”,可以得到200多万条结果。

张信所在公司最早时由工信部发放通信信息网络系统集成企业丙级资质,2013年资质到期之后,张信重新申请资质。因为“运营商市公司招标要求至少丙级资质、华为对服务商也要求这一资质”。

资质办理门槛较高,“首先,要求企业概预算员不少于8人、安全员不少于16人,全都得重新考证。我们准备了16人、24人次参加培训,交了2.72万培训费。”张信介绍,由于行业属性,公司大部分技术人员都是长期外派,“为这次考试,抽调了12个人回项目组,差旅费支出2万多。而且,企协不认可代理社保,又花了3万多补交社保。”花费8万多、16人,耗时几个月拿到概预算、安全员证件。张信提供的材料显示,安全员培每人训费945元、概预算培训费为1200元。

“其实,这些证件什么用都没有。培训、考试,都是表面工程,交了培训费就给过。”张信如是告诉记者,“企协管理体系都不与学校联网,学历造假很容易,代考、替考很多,可以找职业替考,2000元一人。也可以让公司的行政人员代替技术人员参加培训、考试。”遗憾的是,张信所在公司行政人员均为女性、技术员工均为男性。“听说圈内有企业让女行政代替男员工考试,也过了。不过我们不敢。”

以张信多年的从业经验判断,“这些证件就是申请企业资质的,我从来没见过任何其他用途”。

凑够概算员、安全员之后,恰逢工信部将审批权限移交通信企协,网络系统集成企业资质审批工作暂停。然而,“恢复审批之后,由于人员流失,又补了几个人去培训、考试,还找了替考,这次又花了3万多”。

2015年4月3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审改办关于严肃纪律巩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成果的通知》,针对“一些部门和地方在减少行政审批事项过程中,仍然存在落实不到位的问题”,国务院明确提出,任何部门不得增设和变相增设行政审批事项;不得通过印发文件等形式,指定交由行业协会商会、事业单位继续审批。

2015年4月29日,通信企协分支机构通信工程建设分会发布文件,宣布停止受理包括通信信息网络系统集成企业资质在内的4项通信建设企业资质。

此时,张信刚凑齐概预算、安全员证件。值得庆幸的是,“华为当时看到国家取消资质审批后也没有要求我们继续提供资质”。

海量培训费

但是,张信并没能庆幸多久。

2015年11月12日,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发布《信息通信建设企业服务资质管理规定(暂行)》、《信息通信建设领域专业人员岗位管理规定(暂行)》,提出了4项企业资质:信息通信建设监理企业服务资质、信息通信网络系统集成企业服务资质、信息通信用户管线建设企业服务资质、信息通信建设项目招标代理机构服务资质。在此基础上,通信企协还提出了9类人员资格认定。

对比工信部原资质,新的资质在名称上把原来的“通信信息”改为“信息通信”,“企业资质”改为“企业服务资质”。但是,资质认证的门槛提高了很多。张信介绍:“丙级资质取消了,只能申请乙、甲级。”

根据通信企协文件规定,申请乙级资质至少需要造价员(原概预算员)15人、安全员 24 人、施工员12 人、材料员 4 人,共记至少55人。“光培训费就得5万多,加上差旅、保险,至少需要10万以上。”张信表示,“运营商肯定要新的资质,如果华为也要,我们只能花钱办证。”

记者未能联系到华为对此置评。记者查阅中国电信阳光采购官网发现,绝大多数省、市级公司招标均要求投标人出具工信部或者企协许可审批的乙级以上资质。

在张信看来,“新出这两个管理规定之后,给通信企业增加了大量培训费支出。把丙级取消,很多丙级企业都要换成乙级资质,新增了大量考证需求。”

“而且,培训机构都是各地通信管理局指定的、唯一的机构。”张信强调:“而且,第一次去领企业资质的时候,通信管理局就要求我们加入通信企业协会,每年交2000元会费,交了会费才给资质。”

根据通信企协公布的数据显示,通信企协为2000多家企业发放资质,为37388人次发放资格证。张信认为:“按1000算,这就是3亿多培训费。”目前,新资质申请通道尚未开启,培训机构、培训费用尚未明晰,并不确定培训费是否会大幅增长。

而记者多次拨打通信企业协会文件中的联系方式,均无人接听,未能联系通信企协对此置评。

职能转变

国务院取消通信资质行政许可的初衷在于转变政府职责、转移管理责任、创建高效而快速的政府工作方式。当前的通信行业也确实需要监管机构做出改变。

由于资质审批成本极高,企业初次申请之后极少调整资质级别,而主管机构也鲜有根据市场情况对企业级别进行调整。

长期以来,以运营商为主的招标单位均明文限定了投标单位的资质等级要求,资质较低的企业无法中标,只能与资质相对较高的企业签订劳务分包合同,以劳务分包的名誉承接实际上的转包工程,甚至出现二包、三包的现象,严重扰乱了通信建设市场秩序,而且难以保证通信工程的质量,隐患无穷。

此外,各省通管局、企协机构对通信企业的认证要求不同,这使得跨省参建单位在办理实际业务时困难较多。而且,部分省份对外省通信企业要求本省备案,大大增加了外省企业的入围成本。

同时,资质审批对国有企业提供“快速通道”,国有企业及下属企业均可直接向全国受理单位提供材料。根据通信企协公布资料显示,大部分甲级资质均由中通服旗下公司获得,中通服为中国电信子公司。张信表示:“所以,很多要求甲级资质的招标项目,大多是中通服旗下公司中标。”

2015年9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巡视之后,中国移动通信公布整改情况。公布内容显示,通信网络代维、通信网络工程建设为腐败重灾区。其中,中国移动湖北武汉分公司代维腐败项目因影响恶劣被特地通报批评,两家代维公司也被列入黑名单。

相比于资质审批管理,通信市场更需要一个规范、标准、公开的信用评价体系,以及监管严格的监管机构、协会组织。目前,无论是通信管理局,还是通信企业协会,均将通信市场的监管工作视为一项任务艰巨的长期工作,执行进度、规范出台的效率远远落后于资质审批。

所以,除了初次领取资质不得不缴纳了2000会费之外,其后数年的会费张信均未缴纳。当然,这也是需要担忧之处,“如果必须补办资质,欠缴的1万会费是不是也必须补上?”

编 辑:霏雯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余承东:华为荣耀已成为双品牌 未来将走独立品牌道路,6月30..
精彩专题
2015中国"互联网+"峰会
2015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
和普天一起 走进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
移动无极限-2015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