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上网贵8年未解决,中国网费到底贵在哪儿?
2015年4月21日 15:27  南方都市报  作 者:傅蔚冈

    上网贵已经成为总理关注的话题了。4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16日晚上,工信部回应,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并声称已经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事实上,上网贵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就在其发布的《中国的信息革命:推动经济和社会转型》报告中指出这样一个事实: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使用价格占人均收入水平的10%,这一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世行的报告指出,尽管中国拥有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和宽带市场,但目前中国互联网使用价格占收入水平的比重仍然偏高。发达国家互联网使用价格不到其人均收入水平的1%,而中国的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也高于东亚及太平洋地区约8%的平均水平。

    8年过去了,这个问题并没有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得以解决。2014年,市场调查机构PointTopic统计了20M带宽费用与2013年各国人均收入,中国居民每月需要为宽带服务支出48美元,约占月收入的13.5%,而日本居民每月需支出60美元,约占月收入1%。美国、德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法国等的宽带费用占个人月收入比都在3%以下。此外,中国现在的网速也和中国的GDP大致匹配。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中国的网速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名以后,而中国的人均GDP在世界上也大致是这个位置。

    为什么网络使用费贵?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人力资本较便宜,而固定资产价格较贵,网络使用费直接体现了固定资产价格,而人力资本则是以个人收入来体现,也正因如此,中国互联网使用费占收入的比例明显高于发达国家。

    如果我们再把上网费用和收入比与那些发展中国家相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的上网费用并不是那么贵了。据印度媒体2007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印度每月平均上网费为600卢比,约合人民币120元,占印度人均月收入的20%。而在那些经济发达国家,上网费用则可以忽略不计,比如在韩国,月均上网费用为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45元,占韩国一般工薪阶层月收入的1.5%。事实上,这个现象并不仅仅在手机流量费上呈现,即便是在手机价格上也是如此。同样一部16GiPhone6手机,在中国出售的价格明显高于美国、香港和日本等地。

    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中国的网络使用费不仅贵在收入比,同时在绝对价格上也不便宜。媒体经常把中国移动(微博)广东分公司的套餐价格和中国移动香港公司的套餐价格进行对比,中国移动广东的388套餐,约含6G流量,超出部分0.29元/M;而中国移动香港288港元(约合230元)套餐,含6G流量,超出部分30港元(约24元)/G。如果以此进行比较,那么广东的套餐价格大约比香港的价格高出70%。

    为什么会贵那么多?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中国内地电信市场的垄断。700多万人口的香港共有5家主要移动通信运营商。截至2014去年4月,香港共有1640万名移动电话用户,用户数量比香港整体人口还要多,渗透率约达229%,市场竞争激烈。

    竞争当然重要,但香港电信资费便宜并不仅仅因为市场竞争,同时还要考虑到香港特殊的市场环境,那就是香港人口密度高,电讯公司在推广市场时的花费相对少,规模效应降低了成本。但在内地则不然,作为普遍公共服务的内容之一,中国电信(微博)运营商所提供的服务范围并不仅仅在城市,还有广袤的农村。如果考虑到中国还有将近40%的人口分布在农村,要让广大农村人口都能接收到网络信号,那么投入成本势必比城市要高。

    那么,如何让上网费用下降?很多人都谈到了要加大通信基础设施投入,工信部也提出要与相关部委共同深入落实“宽带中国战略”,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但问题在于,单纯加大通信基础设施投入并不能降低费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导致费用上涨,因为追加基础设施最终要由用户来承担。在笔者看来,最为可行的办法就是引入更多的电信运营商,通过市场竞争解决价格虚高。正像有人指出的,从企业利润率角度来看,国外运营商的利润非常低,大都在10%以内,而国内运营商利润能达到25%,可见还是存在降价空间。

    但即便电信资费下降50%,上网费占个人收入的比重也不会有大幅度的下降:假设每月上网费用从48美元下降到24美元,仍然占月收入7%,还是远高于那些发达国家。当然,这并不能完全归结于中国上网费用贵,而只能说中国居民的收入低,而解决收入低的问题,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傅蔚冈(学者,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

编 辑:章芳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杨元庆:对PC整合才是联想真正的挑战,在PC时代,联想依靠强大..
精彩专题
ZTE——Tomorrow never waits
聚焦2015两会通信界提案
2015年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中兴通讯:惊鸿一瞥三十载,而今迈步从头越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