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国内 >> 正文
电信业反腐之湖南窝案:以家属等为裙带 享尽垄断资源
2015年5月14日 07:30  财经网  作 者:沈晓勇

    2014年年底2015年年初的数月时间内,中央巡视组密集进驻中国三大电信行业。近日,随着巡视工作结束,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相继曝出一批违法违纪的人员。

    这其中,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下称湖南移动)原党组书记王建根被查之后,一个捆绑着亲友和门生故旧的利益群体逐渐显现在人们视野之中,成为典型案例。

    《财经》记者历月余之调查,试图还原以王建根为主的这个群体之间,在电信业这个饱受垄断诟病的行业,如何钱权勾连,又如何进行利益输送。

    2015年4月22日,《财经》率先披露了王建根被查一事,引发广泛关注。第二天,这一消息被湖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的消息证实:王建根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王建根被查之前,湖南移动前副总经理权明富、郭小明已分别于2013年4月及2015年1月被调查;在王建根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时任北京移动副总经理的李大川亦被有关部门“带走”。李大川曾在湖南移动担任4年副总经理。

    此外,湖南移动多名地市级的负责人也接受了调查。

    除了或因王建根有所牵连的湖南移动内部人员,与之有业务关联的上市公司负责人以及王建根的妻子也相继接受或配合调查。

    王建根“晚节不保”

    权明富、郭小明两位王建根的得力干将“出事”之后,关于王建根涉案的消息便不绝于耳。对于王建根“被查”的预判,源于他与湖南移动的紧密关联。王建根自1999年湖南移动成立之初即担任总经理,迟至2012年年初才退居二线。

    掌管湖南移动13年,王对湖南移动的影响力不言而喻。甚至,王建根对中国移动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

    现年63岁的王建根出生于湖南省湘阴县,先后在湘阴县邮电局、邵阳市邮电局、湖南省邮电局和湖南移动担任主要负责人。2012年,王建根卸任湖南移动总经理职务,开始退居二线。退休后的王建根被聘为湖南省政府参事。平时喜欢打球、游泳和唱歌的王,被认为已“平安着陆”。

    王建根没有料到会“晚节不保”。案发前,王建根曾在湖南长沙市芙蓉区政府附近的一家高端会所内设宴,参与人士包括王建根曾经的下属及现在的好友。一位参与聚餐的人士向《财经》记者回忆,王建根花了半个多小时将手机内存储的孙子的照片,一张张介绍给宾客欣赏,解说时脸上一直挂着笑。“他当时给人一种安享晚年的感觉”。这位人士透露,当天聚会主要的话题都是围绕王建根的孙子展开,而针对“被查”传言,王建根在席间强调他“没有问题”、“(针对我的)调查早就结束了”。

    据《财经》记者了解,王建根在公开场合,极其注意“清廉”形象。在早年的一次行业媒体专访中,王建根被描述成一位与贪腐绝缘的人士。文章称,王建根“多次谢绝有关单位送来的钱物”。王建根要求下属“洁身自律”:该得的公开得,不该得的绝不得;对自己,他还加了一条:可得可不得的也不得。

    1999年8月7日,根据国家电信体制改革的要求,湖南移动挂牌成立。当时划给总经理王建根的,只有一栋远离城市中心的办公楼。据当地媒体报道,湖南移动创建之初,王建根所面对的,是一个前途未知、一穷二白的新生市场——全省移动通信的发展水平在全国明显落后,移动电话期末客户数在全国排位居后,移动电话普及率仅为1.7%,移动通信能力排名全国20位以后。

    不破不立,不立不新。王建根以“大刀阔斧”的工作作风著称。他曾说,“改革没有现成模式,我们要敢为天下先。”在湖南移动早期,他主导了一次大变革,从客户发展、成本管理、投资管理、市场竞争、客户服务五个方面推动全面转变。在王建根的带领下,湖南移动很快成为湖南通信业的主力军与主导者。

    在掌控湖南移动的十余年里,王建根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公开资料显示,从1999年到2011年,湖南移动客户规模由80万户扩大到3000万户,市场份额达到73.7%;企业总资产由45.6亿元增加到295亿元;年运营收入由20亿元增加到202.5亿元;年净利润由亏损0.77亿元到盈利46亿元;行业收入市场份额达到63%,排在中国移动31家子公司中的第8位。

    在业绩面前,王建根甚至赢得了竞争对手的尊重。一位来自湖南移动之外的通信业人士如此评价王建根:“他对湖南移动的贡献非常大,甚至对中国移动的贡献也很大。”

    早在2006年2月,湖南移动即被正式确定为全国唯一的移动电子商务产品创新基地,是中国移动第一批成立的五大基地之一。

    在此基础之上,湖南移动注册成立了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中移公司),成为中国移动发力电子商务的最主要平台,湖南移动在整个中国移动集团内的地位可见一斑。

    2012年王建根退休之时,可谓“功成身退”。然而,退休后不到一年之后,王建根便笼罩在“被查”的传言之中。

    多位下属涉案

    2013年4月,中国移动“明星”高管、天津移动原总经理的权明富被带走调查。

    1964年出生的权明富,是湖南邵阳人,其主要的工作经历和王建根类似——先在邵阳市邮电局,然后到了湖南移动。直到2008年,权明富才离开湖南,起初在云南移动任总经理,后来到了天津移动。

    据《财经》记者了解,权明富案由湖南检察机关侦办,其腐败行为主要发生在湖南和云南移动任职期间。由于案情复杂,权明富一直羁押在湖南益阳市某看守所。据了解,权明富所涉罪名,至少有受贿罪一项。

    2000年至2008年的八年间,任湖南移动副总经理的权明富长期分管市场经营、数据业务等“肥差”。权明富被抓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其案情一直未对外公布,在最近审理的一桩案件中,权明富腐败案露出端倪。

    2014年年底,湖南南县法院对湖南商人陈举铭犯行贿罪作出一审判决。经审理查明,陈举铭行贿的对象均为权明富。2008年-2012年期间,陈举铭分七次,先后送给时任湖南移动副总经理、云南移动总经理的权明富60万元现金及价值10万多元的金条3根。陈举铭获得的回报是,从移动公司手中拿下增值业务及基金维护工程等项目。

    《财经》记者了解到,陈举铭与权明富是老乡,同为湖南邵阳新宁县人,且年纪相仿,多年来一直保持紧密关系。陈举铭在2001年创办深圳市国信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国信公司),开始了通信行业的生意。权明富在业务上给了陈举铭很多“关照”、“帮助”。两人的“权钱交易”始自2008年春节。之后,陈举铭的“业务”地点也随着权明富的调动而变动,从湖南做到了云南。

    和老乡陈举铭的“合作”,应该只是权明富案浮出水面的一部分。2015年4月,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对外公布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人士的红色通缉令。其中一名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终端公司湖南分公司原综合部员工陈娟,涉嫌的罪名是“洗钱”。区区一名普通员工何以“洗钱”?据当地媒体《三湘都市报》披露,陈娟的丈夫正是权明富。

    权明富在湖南移动做了八年副总经理,是王建根的得力助手。权明富被查后,即有王建根“出事”的传言。而令王建根被查的消息甚嚣尘上的,则源于他另一位曾经的下属——湖南移动副总经理郭小明被查。

    据《财经》记者了解,郭小明于2002年前后经王建根引荐调入湖南移动,后被提拔至湖南移动副总经理,兼任中移公司董事长。郭小明于2014年年底被带走调查,一同被带走的还有郭的妻子与妹妹。

    2015年1月29日,湖南省检察院通报,郭小明因涉嫌受贿,已被立案侦查。湖南电信业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郭小明涉案金额或达数千万元;王建根的问题,很可能是受郭小明案直接引发。

    除了权明富、郭小明、王建根、李大川四位湖南移动高层先后被查外,至少还有三位地市公司主要负责人“出事”,分别是:长沙移动原副总经理陈建忠、衡阳移动原总经理罗剑锋、衡阳移动原总经理李中华,其中陈建忠与李中华均因涉嫌受贿被查,而罗剑锋是因为“衡阳贿选案”出事。

    随着王建根案发,更多湖南移动贪腐案或将进一步发酵。

    上市公司高管被协查

    王建根案的“余震”,并不局限于湖南移动内部,也波及与其关系紧密的合作伙伴。

    王建根被查后不久,《财经》记者即从有关渠道获知,拓维信息(002261.SZ)董事长李新宇、总经理宋鹰“被协查”。多年来主营电信增值业务的拓维信息,早年通过湖南移动发展并壮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李新宇与王建根的紧密关系。

    现年50岁的李新宇,湖南长沙人,1988年从南京华东水利学院(现河海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省电力局电力研究所工作。1994年,李新宇下海开始从事软件开发。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李新宇下海经商最初几年并不顺利,其生意转折点是在结识了时任邵阳邮电局局长王建根之后。

    知情人士表示,“李与王的关系一直很好,王从邵阳调到湖南移动任总经理后,就给了很多业务给李去做”。这一说法,获得另外一位软件业人士的佐证。这位人士称,由于李新宇与王建根关系好,早期湖南移动的增值业务几乎都是交给拓维信息在做,“非常赚钱”。

    湖南移动早期的短信、彩铃、彩信等增值业务合作伙伴均有拓维信息。同时,拓维信息还为湖南移动提供OA自动化办公系统、手机支付系统等软件业务。

    拓维信息与湖南移动在增值业务领域的合作采取收入分成的模式,湖南移动多为15%或30%,而拓维信息可分得85%或70%的收入。以早期较为常见的彩铃、彩信、短信、WAP等增值业务为例,拓维信息均分成85%,湖南移动仅得15%。

    拓维信息在2008年登陆深交所,当时的主营业务只有软件业务和无线增值业务。这两类业务中,湖南移动均是主要的收入贡献者。在2008年之后的数年里,湖南移动一直是拓维信息的第一大客户。直到2014年,该公司第一大客户才“易主”为广东移动。

    据《财经》记者了解,成为移动这类垄断行业的服务公司,一般都是“靠关系”。双方的合作一旦建立,往往会持续经年。拓维信息曾公开表示:“正常情况下电信运营商不会轻易中止与产业链他方的合作关系。”

    过度依附于移动的“关系户”,在通信行业并不鲜见。神州泰岳(300002.SZ)、网秦(NYSE:NQ)、北京迅捷英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娱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均是如此。这些公司都曾因为移动而风光一时,与此同时也因为过于依赖移动而陷入过困境。

    拓维信息会重蹈覆辙吗?王建根被查后,关于李新宇被查的传闻即开始流传。针对李新宇被查的传言,4月23日上午,拓维信息董事会秘书龙麒对《财经》记者表示,她没有接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当日,《财经》记者致电李新宇,李表示自己“在美国办事情”,对于“被调查”的传言,李表示,“以组织的说法为准”。随后,董秘龙麒又对外界表示,李新宇将于5月5日出席公司2014年度股东大会。不过,在5月5日的股东会现场,《财经》记者发现李新宇并未“现身”,一同缺席的,还有宋鹰。5月5日晚间,拓维信息正式发布公告,证实李新宇和宋鹰“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两人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李新宇与宋鹰涉案的关口,正是拓维信息资产并购进行之时。此前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划,近期拓维信息公布重组预案,拟以18.68亿元的价格收购四家在线教育领域资产。这次并购重组的配套融资是以非公开发行方式进行的,发行对象包括李新宇在内的高管团队。

    5月6日,拓维信息跌停,报40.14元。

    家属“被带走”

    《财经》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王建根被带走接受调查的当天,其妻子谭建平一同被带走。谭建平从电信业退休后一直和高尔夫球紧密相连。一位和谭建平打过高尔夫球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谭一般能打90多杆,在女子里面成绩很好,被誉为“湖南高尔夫女子第一人”。

    高尔夫球,是王建根与谭建平共同的爱好。谭建平曾任湖南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王建根曾是湖南高尔夫球协会委员会委员。湖南多位高尔夫球爱好者向《财经》记者透露,谭建平在业内非常“吃得开”,主要是因为圈内人希望得到他老公在生意方面的“关照”。

    谭建平在早年从事过电信方面的生意。1999年7月16日,湖南远联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下称远联通信)成立,公司经营范围为承接通信工程及弱电工程安装、经销通信设备等,谭建平任法定代表人。公司成立之初的原始股东为谭建平,及湖南邮电管理局出资的湖南国讯事业发展总公司。

    公司成立后不久的2000年1月4日,远联通信即开始了股东变更,变为谭建平与兰林两个自然人,法定代表人仍是谭建平。远联通信于2002年2月20日被吊销。

    谭建平从事通讯行业生意的两年,时值王建根初到湖南移动任职。一位认识谭建平的人士表示,和王建根的谦逊与低调不同,谭建平张扬、爱出风头。湖南移动的老员工大多尊称谭建平为“谭大姐”。“谭大姐”喜欢插手湖南移动的事情,“很多人提到她都直摇头。”

    《财经》记者调查得知,湖南移动内部人士或家属,在早年从事通讯生意的情况并不鲜见。这与早年通讯行业的暴利有关,更与当时疏于监管的背景有关。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电信行业的效益非常好,很多人想从事电信生意,“那时候没什么制度,也没什么流程,更没有所谓的内控,只要领导一句话,合同就签了。”

    “领导一句话”的威力,源于公司体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移动成立之初延续了中国电信二级法人的公司架构,湖南移动这类省公司拥有非常大的自主权,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公司。在早年,分省经营的移动系,往往各自为政,“划地为王”。业内流传的一句笑谈是,早年省级公司的领导每天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打联通”。

    王建根在湖南移动曾有着绝对的权威。一个流传甚广的细节是,地市公司的负责人向王建根汇报工作时,如果办公室的门是关闭的,这些下属往往不敢贸然去敲门,并且进门前一定会再在脑海中回忆一遍汇报的重点内容,以免在汇报时答不上王建根的提问——一旦被问住,就会挨骂。

    此外,王建根早年对湖南移动经营、人事等方面都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在掌控湖南移动13年里,王建根培养了很多亲信。据《财经》记者了解,湖南移动有不少从湘阴和邵阳走出的高层,这是因为王建根出生在湘阴,工作起步于邵阳,湖南移动一度有“湘阴帮”、“邵阳帮”之称。

    前述知情人士认为,电信业此前一直都是一个总经理长期在一个地方任职,这样容易滋生腐败。“因为信奉发展压倒一切,王建根带领的湖南移动业绩很好,所以就能在湖南移动待那么久。”该人士表示,“待得太久带来的弊端是,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这样肯定会出问题。”

    电信反腐“第二波”

    王建根案发于中央巡视组巡视期间。事实上,在王建根被查之前的4月11日,山西移动总经理苗俭中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在王建根被查之后的4月29日,广东移动副总经理温乃粘与福建移动副总经理林柏江,均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反腐,中国移动一直是“重灾区”。中国移动的腐败案在2010年到2013年的三年多内密集爆发。《财经》记者通过公开材料的不完全统计,以2010年3月四川移动原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被查为起点,至2013年8月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案发,这期间中国移动共有11位高管落马。

    涉案人员除中国移动总部人员外,主要涉及四川移动与广东移动。

    2013年8月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被查后,对中国移动的反腐趋于平静,不过步入到2015年,中国移动的反腐再起波澜,接连被查的高管可视为反腐的“第二波”。

    此轮电信业反腐并不局限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同样面临反腐风暴。中央巡视组进驻中国电信的时间,与巡视组进驻中国移动的时间一致,均为2015年3月1日—4月30日。巡视期间,中国电信被公开查处的高层数量最少,仅有原副总经理冷荣泉嫌严重违纪被查。

    巡视组进驻中国联通的时间是2014年11月27日-12月26日。巡视期间,中国联通有两位高管被查——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张智江、中国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

    此外,在巡视组巡视期间,中国联通对外通报称,广东联通党委书记、总经理何飚顶风违纪,被党纪政纪处分。

    2015年4月27日,在中央巡视组巡视结束两个月之后,一份中国联通“问责”名单在业内流传,多达22人因“违规违纪”与“失职渎职”问题被内部通报。

    4月30日,《财经》独家披露了这份通报:中国联通在内部查明贵州联通、上海联通、广东联通、河北联通、浙江联通、福建联通和河南联通,以及华盛通信有限公司、中国联通重点基地项目建设管理办公室等9家下属单位或部门,共计22人违规违纪与失职渎职。这22人中,上至党委书记、下有基层员工。所涉问题,涵盖了公务用车、工程建设、项目招标等诸多方面内容。

    4月30日,中国电信在中央巡视组巡视结束之后,也对集团15起典型案件进行了通报,共有31人被党纪政纪处分。案件性质主要涉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财经纪律和组织人事制度等三类。

    三家电信运营商中,迄今只有中国移动未发布整改情况的通报。按照巡视组的工作程序,巡视结束后,巡视组会出具巡视报告,向被巡视单位提出改进意见;作为“回应”,被巡视单位需要制定整改方案及进行整改情况汇报。

    此外,按照规定,巡视工作结束后,相关问题线索将移交至纪委等有关部门,已经查出的线索或将成为其他案件的线索,而进一步让电信行业的反腐发酵。

编 辑:章芳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杨元庆:对PC整合才是联想真正的挑战,在PC时代,联想依靠强大..
精彩专题
ZTE——Tomorrow never waits
聚焦2015两会通信界提案
2015年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中兴通讯:惊鸿一瞥三十载,而今迈步从头越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