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虚拟运营商繁荣需跨诸多障碍
2015年5月21日 09:45  中国信息产业网  

    哑巴吃黄连,或是国内虚拟运营商目前最尴尬的感受。

    距离工信部发放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已经过去了1年多,日前,来自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统计数据显示,国内虚拟运营商用户总数仅为220万。其中,蜗牛移动一家约为100万,巴士在线、分享通信等其他厂商用户规模在10万以上。另外,在手握虚商牌照的42家企业中,发布业务的只有20家,还有22家至今按兵不动。

    2013年年底,工信部发放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包括话机世界、分享在线、万网、乐语通讯等在内的11家企业获得了首批牌照。为了挤进通信行业的大门,各民营资本使出浑身解数。

    与当初放牌时的热闹喧嚣相比,如今的情景可谓惨淡。由于今年底,试点考核将会对虚拟运营商用户规模有一定的要求,因此,业界对于虚拟运营商接下来的动向格外关注。国内虚拟运营商的发展,会最终走向虎头蛇尾的结局吗?

    曾被寄予厚望

    2013年5月,工信部启动民营资本在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方面的试点工作。

    根据工信部的要求,民营企业可以从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购买移动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服务内容,以自有品牌开展包括移动话音业务、短信/彩信业务、移动数据业务等在内的移动通信业务,并从中获利,这就是所谓的虚拟运营商。

    在国际上,虚拟运营商业务已经发展成熟,挪威、瑞典、芬兰和英国等大概从2000年开始运作,产生了Sense、Mobyson、Virgin和MintTelecom等一批虚拟运营商。有分析机构就预测,全球虚拟运营用户的增长未来几年将主要出现在新兴和发展中市场,亚洲市场将是移动虚拟运营最为重要的增长点。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国内虚拟运营商试点千呼万唤始出来。根据国际经验,它们的竞争力在于整合和创新业务,在资费套餐、流量套餐等方面也会更加灵活。对用户而言,虚拟运营商还将提供更多的选择,未来将可以选择除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之外的运营商。更重要的还在于,国内电信业务长期被三大运营商所垄断,虚拟运营商的加入,将为这样的垄断画上句号,也有利于降低手机通话费用以及上网费用。

    也正因为被寄予厚望,包括互联网公司、通信行业渠道商等都异常积极,希望能够拿到虚拟运营商的入场券。

    在第一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发放之后,工信部又陆续发放了四批牌照,也让虚拟运营商的队伍到了目前的42家。

    最新的消息是,工信部向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发放“LTEFDD”经营许可,中国进入4G时代,虚拟运营商也将开启4G转售业务。此外,民营宽带试点3月1日开启,多家虚拟运营商也纷纷跟进,准备开展宽带业务。

    尽管一切看上去热热闹闹,但冷暖只有虚拟运营商自知。乐语通讯移动转售品牌“妙more”北京旗舰店在春节前就宣告关门大吉,连连科技则被曝解散线下运营团队等消息,而持牌观望的虚拟运营商更是占到了半数。

    问题五花八门

    获牌企业“消极怠工”的背后,是虚拟运营商面临着诸多亟待破解的难题。

    首当其冲的是,虚拟运营商需要从三大运营商处购买通信业务。正所谓买的不如卖的精,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批发来的业务价格基本与零售价持平,甚至更高,移动转售业务自然就毫无利润可言,或是“卖得越多亏得越多”。而这种“批零倒挂”的现状正是虚拟运营商面临的最大瓶颈。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虚拟运营商内部人士就委屈地表示:“为申请牌照狠下工夫,还从运营商那里挖人,真正干起来才发现里面利润实在太薄。”

    另一方面,虚拟运营商获牌已有时日,但尚未形成和基础运营商差异化的特色。从虚拟运营商公布的套餐内容来看,所有的套餐结构都是围绕数据业务大做文章,而基础运营商为了弥补语音和短信收入大幅下滑,也在调主打数据业务。如此一来,价格无优势,业务无特色,虚拟运营商的竞争力可想而知。

    此外,尽管虚拟运营商从一开始就多方“挖角”壮大自己,但在专业能力上与基础运营商还存在着不小的距离,这使其在业务创新能力方面显得力不从心。

    苏宁互联负责转售业务的高管王帅就表示:“虚拟运营商作为新生力量,主要面临底层技术的匮乏,如用户上网轨迹、定向流量等,这些底层技术的缺失制约着虚拟运营商进行更加精准的营销模式探索,品牌建设也就会受到影响。”

    虚拟运营商本来就是“弱势群体”,而基础运营商不允许用户携号转网,这也在客观上将用户绑在了基础运营商的势力范围内。

    虚拟运营商存在的这些问题,制约了其发展壮大。据了解,与全球通、神州行、天翼等耳熟能详的运营商品牌相比,虚拟运营商未能推出具有影响力的品牌。分享通信执行总裁康志斌无奈地表示:“品牌和认知度不够,很多用户对虚拟运营商的概念不清楚。和国外不同,国内消费者对虚拟运营商认知不足。”

    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就此尖锐指出,造成虚商用户发展缓慢的最主要原因是多数的虚拟运营商都没有找到好的市场模式,跟着风拿到了牌照。另外,手机号码实名制也制约了虚商用户的发展。

    转正或出局

    尽管虚拟运营商在过去的一年中并无太多亮点,但业内人士依然认为,市场空间巨大,只是尚待开发。

    然而,时间对于虚拟运营商而言却相当紧迫。现阶段虚拟运营商业务仍处于试点期,工信部对于试点考核的用户规模都有一定的要求,在今年底再依据各家企业的表现决定是否发放正式牌照。不仅如此,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在签订协议时,大多承诺了发展用户数,达不到则将面临惩罚。而从全球虚拟运营商的发展规律来看,70%的虚拟运营商将在5年内退出移动虚拟运营市场。因此,2015年对于虚拟运营商行业而言,可谓是决定生死成败的关键年份。

    已经在用户数方面小具规模的蜗牛移动CEO陈艳认为,2015年虚拟运营商先还是要把握产品布局,继续突出差异化特性,其次提升服务培养更多忠诚客户,另外还将更加注重信息安全。

    对整个行业而言,如何在目前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在激烈的竞争市场中生存和发展,赛迪顾问副总裁孙会峰给出了建议,应重点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盯准细分市场,构建差异化竞争优势二是面向未来业务,打造移动互联网入口;三是实施走出去战略,布局海外转售市场。

    而如果不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在业务上有明显的进展,实力较小的虚拟运营商很可能成为被兼并对象。

    对所有身在虚拟运营商围墙里的企业而言,入局难,有所为更难。或转正,或出局,也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编 辑:初夏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杨元庆:对PC整合才是联想真正的挑战,在PC时代,联想依靠强大..
精彩专题
ZTE——Tomorrow never waits
聚焦2015两会通信界提案
2015年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中兴通讯:惊鸿一瞥三十载,而今迈步从头越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