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暴风科技冯鑫:任何人的成功巅峰不超过3年
2015年8月11日 09:17  腾讯科技  

冯鑫,暴风科技创始人,他一手创办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视频播放平台暴风影音并在国内创业版上市。

他经历了波浪起伏的五年,中间吃过的苦头,碰到的磨难和低谷,是很多人想不到的。冯鑫今天的位置来自于前面的积累,他里面也有自己的抉择和判断。当时面对收购,他没有接受,如果有,也许也就没有今天。

起这个标题的初衷在于,冯鑫认为,在创业之初他是一个很“猛”的人,往往想的都是如何迅速出利器打倒对手。但随着公司的增长,这期间也遇到过层出不穷的困难时,他发现最终带领他们走出困境的,反而是那些可能不那么求快,也不那么锐利的行事风格。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坚持下去,反而可能更容易到达。

有很多看上去是运气,但其实有很多很细层面的思考和十字路口的抉择。以下是来自于冯鑫在经纬内部分享会的发言,Enjoy:

说到做产品,我以前在公司里是有一些理论,但自己也一直都在反省,理论也会随之变化。我相信创业在一段时间之后,每个人可能对自己三、四年前所秉承的观点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有时候是相反的。

我这两年其实觉得这个事情是我想做的最多,我把它整理出来。整理出来最大的东西,我觉得过去我做东西是属于用竞争思维做事情。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需求,有人做了一个A产品,我觉得我可能比他做的更好,我就去做了,争取比他做的更好。后来他推广做不好,或是别的地方做得不好,我怎么比他好,我觉得我应该干掉他,基本上这是一种竞争性的思考。

现在我觉得我会去想终点是什么东西,说实话这两年最大的变化还是拜雷总所赐,金山帮我奠定了工作基础。后来雷军成立小米的时候,确实让你完全看不懂。我当时是金山最老一波人,跟雷军走的最近一波人,我们当时感觉自己特别愚蠢,为什么干成这样,我们苦哈哈这么干。

我找雷总两次问这个问题,后来雷总指出我三个毛病,第三个问题我真的忘了。第一个问题是说你没有选择一个足够大的市场。第二个问题你没有找到足够好的人帮你。

这两条说的很好,大市场比较容易理解。第二个问题没有足够好的人帮你,我说什么是足够好的人?有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专业程度要过关,聪明程度大家都差不多。最主要是两个,一个是责任心,一个是感恩心。我觉得很土,他觉得有责任心就意味着你不用去理他,他也会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第二有感恩心,他和你之间不存在互相猜忌的问题,他对你有基本的感恩之心。

听完雷军的话之后,我自己也有反思。我看到自己过去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不同的是我过去打工那么长时间,创业那么长时间,始终我们感觉资源不够。你完成那些事情你总是感觉自己没有拿到充足的资源。我的竞争对手一年花几千万,我是花几百万,你永远是在资源不够、钱不够、人不够这样的情况下做事。你会有一种英雄主义,我做的比你少的钱,还要做的比你好。

这个思维导致你要求你底下的人也要这么干。他们说:“老大,我们资源不够,我们缺钱。”你会说任何时候资源都不够,就是因为资源不够才需要你去创新努力把这个事干了。这么讲了很多年,这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竞争型思维。

现在我觉得,如果依靠个人英雄主义,你如果这么管公司,管底下的业务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基本上经常会面临失望。你总是觉得没问题,因为总是定更高的目标,在更严苛的条件下让团队去完成,你总会失望。失望的结果创始人你要自己承担。

你应该让团队条件充足,比对手无论是身上的武器、装备都好,即使如此都不见得能做起来。何况是条件不足呢,我是检讨过去自己的想法和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自己知道我有一个错误。我刚创业的时候很猛,2005年年底的时候,有投资机构过来找我希望投资,我当时没感觉。那时候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两百万,我不指望他们,我要自己赚钱。2005、2006年时我去要钱很容易,当时你有一个心态就是不能要这么多钱,要了将来怎么管?这其实是因为没见识,会有这种心态。

在资本的事情上,当我们要钱非常难的时候,我常讲一句话,遇到困难的时候,唯一能抓得住的东西就是回去把自己的活干好,不要依靠他人,不要依赖任何人。

我后来想这是因为你害怕被别人否定,被别人驳回。这可能是你必须要的东西,重要到如果你今天跟他要不到,你就不能干了。

如果到今天我会怎么做这个事情呢?我给大家举个案例,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去看这个事情的终点哪里,大概最后市场有多大。第二个问题是谁应该赢得这场战役,赢得这场战役的人他应该长什么样子,他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和资源。然后我再讲我干这个事情怎么干。

把眼睛放开,不要认为自己缺金砖,缺武器,缺弹药。把自己未来确定的方向想清楚,我到底需要什么东西,然后去争取。今天我最想分享给创业者的事情就是可能我们缺斤少两的情况下去创业,这个事情就可能非常难。也许为这个趋势可以去要,这是我到今天为止最大的感触。

我认为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只要你想得足够清楚,其他走出你的公司之外,外面所有的条件和钱都是为你准备。我们换一个角度想,只要想做这个事情,而外在的条件都是为你准备,这个事情最后一定可以做到。

回顾我当年创业的时候,我当时从04年年底的时候出来创业,当时整个互联网都在做Web2.0,没有人去做客户端。我在雅虎的时候,发现如果把行业内的通用软件互联网化,比如压缩,比如输入法、浏览器,视频播放器、音乐播放器,还有下载软件有机会。

我当时觉得自己干不了,需要处理太多事了。我需要很多团队,需要很多人同意,还需要很多钱,我一步步来,等把这些事干完了之后所有机会都没了。

当时如果我有现在这样的心态,我可能真会去掏很多钱,真的当时就是把金山软件互联网化。那个时间也许我会做更大的事情,当时不敢这么想,总觉得得慢慢干。这个事情让我后来觉得真应该想清楚未来,然后以攻为守来做。

我们再来聊聊暴风上市的经历吧。当时看到华谊兄弟啊这几个公司上了,这是起因。我发现他在国内上市之后,普通人都知道这是明星股,品牌号召能力比较强。而可能有些在美国上市的、体量没有那么大的公司,老百姓感觉你跟没上一样,不会认为你有品牌价值。所以我们当时看到无论是乐视还是华谊兄弟在国内上市之后所能获得的品牌效应,影响力非常大。

只要是TO C的互联网产品,理论上都应该在国内上市。这个品牌效应多大,你很难估量。互联网不是讲粉丝吗,有一帮人拿钱买你股票的时候,这帮人影响力就是“铁粉”。无论是广告品牌还是用户留存度,都是在发酵。

而同时我认为资本能够帮助我继续往上走,我需要更多的机会去孵化别的项目。

而当时经纬作为我的投资方也没拦着我,退出了,让我按照自己的方向走,大家还可以做朋友。这一点上我一直觉得张颖很有胸怀。他有利他主义思维,他做一件事一定是利他主义,这是张颖的优点。

在拆VIE回来A股的整个过程当中完全不能融资,也不能发期权。苦到没边的状态。快崩溃的时候遇到孙陶然,孙陶然写《创业36条军规》那本书,我一看就是真正的创业者写出来的东西。我因为那本书跟他深度接触两次。他说聊这件事干了完了,他这种说法,孙陶然的性格跟我性格匹配。听了之后我再想这个事就是一条道跑到黑,那句话帮我尽早的决定了。

那时候也有人想收购我,开价2亿、4亿都有,最少也不会小于1.5亿。我个人也能挣一些,我没算过。那时候我真不清楚,我觉得卖公司非常无趣,这是个人兴趣问题。我不缺钱,几千万对我来说没感觉。我觉得对不起暴风,你有一天把它出卖掉了,那个心态不好,我不喜欢。如果有一家公司买我,投我们,是为了暴风更好更大我可以接受。但他如果是吸血的话,我不接受。

最后我们选择了上市。一些公司,比如To B或者是概念特别适合美国的,可以选择在美国上市。暴风上市完全是命运的选择。任何一个人成功,你都不要认为这个成功可持续,巅峰不超过三年。正确的心态是你所有成功,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认为成功是你干的,你干的是基础,可能下次你没那么火了。

这个命运是大方向,风水是需要条件,你可以选择的。选择A股这件事再怎么选择都对,第一批一定能够高于美国,大家再往下走也是在三倍差距。三倍差距就非常大了,想当然谁先上市,谁不上市,就直接把谁秒杀。三倍的差距足以,第二是品牌的效应还没算。

唯一的问题是,张颖也讲了你这个时间能不能熬住,做好这个打算,A股以后的时间,暴风现在很幸福,但是暴风也很痛苦,我们等待的这个时长。2011年开始干,拆一年,一直干到2015年。这几年不能融资,不能发股票,不能违法违规。

证监会也没那么多要求,两到三年如果自己可以扛得住,当然回。你不回,你的对手先给你回,你就完蛋了。支撑我这么坚定的等下去的原因其实没什么,我觉得可能跟人性格有关。我的性格是我觉得可能一切都会消失,你做的东西会回到原点。一旦觉得有这个,就会想要抓住时机。

编 辑:张萌
相关新闻   本类文章   最近更新   一周热点  
 
专家观点
余承东:华为荣耀已成为双品牌 未来将走独立品牌道路,6月30..
精彩专题
ZTE——Tomorrow never waits
聚焦2015两会通信界提案
2015年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中兴通讯:惊鸿一瞥三十载,而今迈步从头越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