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观点 >> 正文

柳传志:对杨元庆有信心 支持他创新改革

2016年1月18日 20:37  界面  

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来源:界面 作者:刘莎

2016年1月16日,柳传志来珠海参加联想控股(3396.HK)战略投资的医疗项目——拜博口腔医院的年会,并在这期间与界面新闻在内的几位记者谈了谈联想控股的情况以及投资医疗方面的想法。

联想控股在五年前,就把现代服务视为整个核心资产构建的重点,医疗服务是现代服务、核心资产构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联想控股要求核心资产投资部门在医疗领域去认真研究和布局,寻找核心资产构建的机会。目前在实体医疗服务领域,该公司现在只投了拜博口腔这么一个项目。

2015年,联想控股上市,柳传志的重心也早已从联想集团转到了联想控股。对柳传志来说,联想控股其实是想在其他多个领域里都找到一个新的“联想集团”,在实体医疗服务领域方面,拜博也许就这其中之一。

2011年,中国放开了民营资本涉足经营医疗机构,柳传志也看中了这个机遇。柳传志认为,医疗在未来还有很大的市场和空间,虽然现在国民对于口腔保护的认知还不深,拜博口腔也在处于市场的教育期。

问及拜博与联想控股的关系,柳传志说:“拜博属于联想控股的战略投资,这个关系好比联想控股与联想集团的关系,我们把拜博当成自己的公司在做。”

媒体采访实录(有删节)

市场会自然成型

记者:现在国家总理把“健康中国”提到很高的层面,你对“健康中国”怎么看?

柳传志:健康问题肯定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我自己也有切身感觉。医改说了很多年,确实困难重重,医患之间的矛盾挺大的,病人确实觉得不满,更基层的人没法看病或者说看不好病,条件好一点的人对整个的看病的服务质量都不满意。但是医生本身也很困扰,医生明面的收入待遇很低,所以就成了以药养医,确实对中国人的整体健康非常不利。

这个问题国家非常努力地去解决,我自己感觉很重要的一步棋,国家已经下了,就是让民营企业进入到医疗领域。

民营企业进来以后,我相信通过竞争,会把医疗行业带向一个正轨。民营企业是充分必要条件我不敢说,但是我认为民营企业进来是必要条件,就是把医疗服务这件事情做好。

记者:医疗投资这一块领域有几个比较大的投资者,比如复星、北大医疗。联想控股在医疗市场的“打法”,跟他们有区别吗?

柳传志:联想控股旗下的联想弘毅、君联包括联想之星大概投了跟医疗(包括医疗服务、医院、医药还有医疗仪器)相关的一百多个项目,大的像石家庄制药,药厂投得也不少,医疗设备的单位投得也不少,还有像联想控股之星作为天使投资投得也很多。

联想控股现在的方向是主打医疗服务,是不是将来准备进入到医药,也没有说不进,现在反正看准的先做好。其他两家作为财务性投资,我们财务性投资做得面很宽了,但是联想控股对拜博口腔的投资属于战略性投资,有点像联想电脑跟联想控股的关系。

记者:是不是联想控股对公立医院这一块相对来说涉及得少一点,对民营医院更倾斜?

柳传志:因为公立医院,比如说综合医院在机制和体制上、在管理的现行模式上可能还是要有规模的要求,与我们希望的是不是能匹配,我们心里面没有把握。

我自己一贯有这个看法,大学校长是科学家,是学者,但是在管理上本身未必一定是最好的管理人才。一个大学要有名气,校长必须在学术上要有地位。医院如果让好的医生,包括协和还有同仁这些著名的医院,都把最有名的大夫最后培养成为院长,实际上从管理的角度看,也许有可能合一的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合一的话实际上是可以分开的。

分开了以后,院长专管医疗学术,提高医务水平,其他的可能在管理上下功夫。这种体制在已经形成完整的体系公立医院应该怎么做,我们也不是想得特别清楚。

记者:如何看待像拜博口腔专科医院的商业模式?感觉联想控股比较看好这种模式?

柳传志:拜博口腔应该是联想控股进入到医疗服务行业的一个切入口,希望支持拜博,做出样子来,形成经验,然后再往下推。拜博的好处之一是专科医院,领军的人有追求,同时也很有心胸。此外,学习能力很强,可以把国外学习的东西引进来。他们已经开始在国外的大学里专门成立拜博的班;也在积极筹备,自己准备办学校等等。

我在北京看他们的旗舰店的时候总体上都不错,但还希望把医生的水平提得更高。此外,让病人本身不仅对治疗效果满意,对整个的服务过程也满意。

在欧美国家,他们从小比较注意,因此口腔科医院比别的医院更稀缺。我的嘴里面现在有多少是种植牙,有多少是自己的牙我根本分不清楚,最起码有一半。种植牙的好处是你没有感觉是假的东西。

记者:刚才你也说了国人对口腔这一方面的卫生不是特别重视,那么要教育市场多长时间才会引起国人重视,然后把这个市场彻底打开呢?

柳传志:我听说台湾大概有六千多个诊所,英国大概是一万六千多个。但是英国人才有多少?台湾两千多万人,英国六千多万人。中国现在大概有一万多个诊所,相比还差得很多。

随着人的生活水平的提高等因素的成熟,市场会自然成型。当然主观上要加强教育。作为医疗单位真的要有菩萨心肠,利润肯定也是要考虑的,真的做好了,跟利润也密切分不开。

记者:你的种植牙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猜想不便宜。就是说将来联想控股投资到这一块市场中会不会考虑通过其他的产业链的发展,把这一块的成本降下来?

柳传志:这个一步一步来,贵和便宜随着市场规律走。我的种植牙最早的下面这一排是1998年的时候在香港做的,很贵,而且种得还不好。但是最近这些年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价格大幅度下来了。作为每个人的正规保健,属于医保里面的大家出不了,这个是一个社会现实。但是一些基本的东西,比如较早注意口腔清洁,牙周炎不发作的话不会进入种植牙的阶段。

所以这个事要随着国家的状况,现在实际上我们的定位还是定在中产阶级。

记者:拜博是联想控股做医疗服务的切口,希望做成一个样板。你也谈到了定位还是中产阶级,那么月子中心或者是很专业的专科医院市场也非常大,联想控股有没有队其他领域也铺开做一些实业性的投资?

柳传志:对其他领域也会考虑。

联想控股业务中一个叫财务投资,一个属于战略投资。联想控股现在用投资控股的方式在发展,其他的像妇产科的医院发展不错,希望我们投资我们会积极进入投,那属于财务投资。什么时候到战略投资,就是我们占着大(股份)。战略投资就是投进去,我们拿着当我们自己的事做。今天为开这个会,我们公关外联部的同事全都到了,另外像我们的人力资源部已经配合他们,比如说组织入职教育,企业文化等等,在管理方面的一些东西。完全当成是自己的队伍,一个部分。

比如说我们所投的,财务所投的企业如果出了某些问题可能我们负不上那么大的责任,因为只占了一小部分。但是如果像我们为主投这样的,那就是我们自己的公司,我们非常小心爱护。

记者: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是以控股为分界线吗?

柳传志:控股也做财务投资,因为有的财务投资会后来发展成为战略性投资,有的财务投资投下去以后如果我们看着某些价值观不一定合适,那么也客客气气大家再出来,这个可以转换的。

联想控股的版图

记者:金融服务,还有农业在联想控股当中战略布局是怎样的?

柳传志:金融服务和农业都是我们重点发展的内容,金融服务这一块在中国也是特殊需要的一块地方,因为这里面有几个,咱们别向经济学家讲那么高,就是自己的切身感受。像北京中关村这儿中小企业或者是创业企业,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贷款用钱的问题,这个钱过去是银行借,现在除了发债希望上市等等。但是在还没有到上市之前融资各方面,没上市之前的公司如果能够不要B轮、C轮的连续去融,还是能够有贷款的方式对他们更有利。

因为一个公司连续融了几轮以后,创始人本身的股权摊得特别薄,到这种状况的时候,企业往前推动的力量很小。因此,怎么给中小企业贷款实际上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银行做就是一个坏账容易多,再一个成本比较高,这是一个大难题。

第二个难题就是所谓理财的问题。谁家没有十万、八万、三万、两万、一万?包括农民也有几千块钱,但是你放在那儿不能有一个很好的理财方式,就随着物价指数的增长萎缩了。

我们自己投了一家做小额贷款的公司,叫正奇金融。他们发了一个债大概是8%的利息,存三个月,利息和本一块儿付,跟着又发了一个债是9.8%的利息,大概是十个月,每个月结一次利息,到十个月的时候就归本。结果还没发以前全被自己的员工抢光了。因为他们坏账率很低,算得都还是比较准确。

现在有了互联网的方式以后,我相信做金融服务成本会低很多。像拉卡拉在做的时候,因为先是做支付,做支付以后客户本身就会对基本数据了解得比较多,了解了基本数据以后再做小额贷款的时候坏账率相当低。据他们讲,跟现在的银行状况差不多,跟银行差不多就很不错了,因为像银行做不了这么小数额的贷款和存款,它成本会高很多。所以,我觉得利用互联网金融的方式能做得挺好。

记者:联想控股整体上市了,现在是新的一年,刚才点评了金融服务,其他的板块发展也和我们分享一下。

柳传志:还有一个是农业食品,现在这三大块是属于消费服务。我国农业资源还是稀缺的,包括土地和水等等,如果能够利用更好的国际资源的话其实是一个好的方式。

中国土地本身我觉得应该认真的改良,但现在据了解国家还没有这种统筹计划。因为中国的土地有机制大概在百分之零点四几,土地贫瘠得一塌糊涂。

褚时健那个地方,我上次去访问他的时候,他为了种橙子,这一片地大概有七八年的施肥,小心呵护。我要没记错的话,就是有机质到了7%左右,而我们在智利买的农场那个土地最差的一块大概是12%,差很多。一块好地大概到20%,像过去东北的黑土地那样。我觉得国家还是应该有计划的从国外能够利用进口粮食以后,让哪个省或者哪部分农业土地有一些休耕,有一些休息,然后给农民用什么方法补贴,这个大概是非常庞大的顶层设计计划,这个事不是很好做,但是你不做的话早晚也是麻烦。

现在据说国外进口粮食比国内还便宜,马上农民又着急了,所以顶住不让国外进来。但是又缺资源,如果有更好的设计的话能够逐步让土地缓过劲来。

现在咱们自己的粮仓里粮食压得要陈旧,急着卖出去,但是又比国外的粮食贵很多,这还是国内还生产粮食,因为冬天还生产不了。比如说海洋里海鲜高蛋白的东西,为什么咱们不去利用国际资源?粮食我们不敢乱动,就是因为国家是什么意思我们闹不清楚,但是高蛋白的东西跟农民这儿没有任何矛盾,我们就敢组织做。

记者:整个联想控股的框架图里,有金融图等板块,房地产、化工材料,这几个板块是怎么确定的,中间的逻辑是什么?

柳传志:有的是原有的,比如说像房地产。有的是控股现在主打,主打的还有一些是属于为未来做准备的。主打的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得将来靠这个吃饭,就是把消费服务放在主打的里面,我看复星、王健林也是这个路子。

中国很早一直在强调以消费拉动。其实中国真的要以消费拉动真的有很大的空间和潜力,当然现在讲所谓供给侧,就得把你提供的东西质量要好,你能提供的质量好可以跟国外竞争,马上就能解决大的问题。所以这一块是我们所谓的主打的方面,还有一块我们必须得注意的就是高科技的领域,引领未来发展的这一块。

但是这一块在什么时候实现,将有多大的投资?就联想控股现在这个实力不敢硬拼的。我觉得马云他们可以试试,因为钱多。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引爆点,另外竞争对手会有什么新东西出来,都是不可测的因素。

2000年当联想电脑走到国内高峰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有这个担心,在做电脑的过程中,电脑行业里面除了第一名IBM没变过以外,其他的不但是变了而且是消灭了。IBM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当时排在后面,当时在全世界不知道几千名以后的企业一下当了第一名,其他的真的都没有。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技术的不可测。

比如说我国曾经吃过一个亏,1980年代的时候,咱们看过去的老电影用录像带,那个大方壳子,以为那个东西先进得不得了。于是国家设重资,当时重资就是十几个亿,二十个亿,从日本我记不得是松下还是哪儿,引进了两条生产线,在大连建了一个厂子叫(华路)。不到两年VCD出现了,后来DVD又出现了,生产线一点用都没有了。

还有打印机,最早的时候大家争得一塌糊涂,后来悄悄的突然出现了激光打印,后来喷墨又出现了,后来激光压倒了喷墨。就是技术的更新本身,你在做的时候不知道人家当时在做什么。但是,我们国家如果在这方面不做投资也是不行,彻底要做得从教育体制上,从源头创新上开始。另外一方面,当前最好的方式还是要多投资在硅谷,投那儿的公司,投到那儿的人。这个总得要有一个过渡,不能完完全全一定要在国内学习自主创新,这个会耽误事。

华为的确实是值得钦佩,当时上来就从技术上突破,真不行就全军覆没了,贷款硬做。在美国,为什么“硬上”的公司多呢,它跟中国的体制不一样,上完了不行了因为都是有其他的风险投资投的,不行了创始人本身没有那么大的损失。那时候,没有风险投资一说,得跟银行贷款,弄不好了整个身败名裂还不算,把所有人都整到里面了。

所以,现在有风险投资以后,会使一些高精技术有机会能够出来,所以体制确实是重要的。

记者:你对IT业的看法?因为最近像互联网的东西特别火,特别是创业这一方面,有很多被资本寒冬淘汰的没有作为的互联网企业,所以对于创业这一块,您怎么看?

柳传志:互联网发展下去肯定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重点,因为除了用互联网+的方式以外,传统行业加互联网也是非常正常的方式。有一些互联网创作者,太强调互联网的特殊性和神秘的感觉。其实在传统行业里面,你要让它彻底颠覆性地去做,确实很困难,但是比如说把营销方式,把内部的管理等等都利用互联网的方式逐渐在改善,完全是可能的。

所以,第一我觉得先别把它弄神秘;第二,互联网如果要是把传统的行业和互联网+的方式来做的话就会使更多的创业者有了方向。像医院他们现在已经很注意加上互联网的概念,拜博这样的医院逐渐进行互联网营销,让更多人知道医院,一直发展到在管理中怎么能够让病人更好节省时间,更好回馈治疗的情况等等,这个加上就比不加强得很多。另外它是全国的医院,把ERP要用好,这样的话管理起来就会好很多。

更大的一个方面,就是未来在人工智能技术、生物工程技术方面等等。今天的这个互联网还没有直接跟制造业、跟一些实体经济联系得更密切,机器人联系了以后,如果用互联网远程控制,将来打仗是另外一回事。

记者:从财务收入构成来看,IT业务占了联想控股很大一部分,现在联想集团遇到一些挑战,联想控股就要从财报上面受到拖累,你会不会为此发愁?

柳传志:我相信他们,杨元庆也是一个不认输的人,会努力工作,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存。联想控股能做的事情把我们这边的业务努力发展好,使得更好地支持杨元庆,让他们能够冒更大的风险去创新去改革。

我这几年开始不当联想集团董事的主要原因,没有这个精力更深刻地了解行业或者提出指导性意见。我们支持元庆和团队买了8%联想集团股份,成为了公司的“主人”,我对杨元庆他们非常支持,有信心。

编 辑:王洪艳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信通院许志远:ICT产业在未来五年将有七大增长点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