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相关文章 >> 正文
广东电信鼓励员工自愿离职运营商试水减员增效
2016年6月23日 07:37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 者:陈宝亮

导读

由于三家运营商4G竞争愈发激烈,且国家政策不断要求运营商“提速降费”。运营商收入、利润的持续缩水在所难免,减少用工数或许是“节流”的最佳途径。

即使最赚钱的省级运营商,也不得不开始减员增效。

近日,中国电信旗下最大省公司——广东电信下发“有偿解除劳动合同”相关文件,拟通过“员工自愿、协商一致”的方式,向部分工龄15年以上的员工支付一次性生活补助金,并有偿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一次性生活补助金以4000-5000元/年为基数,乘以工作年限之后再额外乘以调节系数,目前并不确定调节系数的具体数值。

2015年,广东电信年收入487亿元,占中国电信总收入的16.7%。据悉,2015年广东电信贡献利润约80-90亿元,占中国电信总利润超过40%,是中国电信最赚钱的省公司。此外,目前广东电信在岗员工是超过4万人,2015年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总人数29万人,广东电信占比约13.7%,属于用工大户。

广东电信回应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省公司刚刚制定的内部政策,并不确定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此外,广东电信并未透露本次“有偿解除劳动合同”所涉及的员工规模以及预期的补偿金额总量。

 人员冗余

伴随着行业收入下滑,困扰运营商的人力结构矛盾日益突出。一位资深中国电信人士向记者分析:“一方面,历次重组改革之中背负的人员包袱导致了大量的人员冗余,而另一方面,公司里不干活的人太多,又导致了一些业务人员短缺的现象。”

如果统计正式合同制员工、劳务派遣制员工,中国电信集团拥有超过60万员工,而中国联通集团、中国移动用工数也均超过50万。但相比之下,全球最大的两家运营商AT&T、Verizon分别拥有25万员工、17.7万人。2015年,AT&T、Verizon分别收入1468亿美元、1316亿美元,收入均超过国内三大运营商。AT&T、Verizon的劳动生产率约为国内运营商的5-6倍。

在中国联通,50岁以上员工占比已经达到11.52%,而中国电信部分省公司50岁以上员工占比已经达到14%。由于运营商员工的工作性质主要为前台营销、装维支持,两类岗位占运营商总岗位数超过90%,二者均需要较强的体力支撑,高龄占比较高的人力结构与业务属性越来越不匹配。

事实上,在本次广东电信提出“有偿解除劳动合同”之前,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均已启动了多种业务调整,以期优化人力结构。2013年初,中国电信试点“划小合算单元”改革,要求各市县以业务成立最小经营单元,部门成员打破现有职位,重新向经营单位竞聘上岗,以期提高员工效率、积极性。同期,中国联通也启动“人岗匹配”政策,打破现有岗位分配制度,所有员工重新竞品上岗,而岗位数规定少于员工总数,无岗位人士大多需要内退,或者被淘汰。此外,电信、联通均有创业扶持政策鼓励员工创业,而创业之前首先需要从当前岗位“自愿离职”。

与此同时,电信行业进入天花板。2015年,三大运营商电信市场服务收入总计11126亿元,同比2014年的11274亿元下降了1.3%,这一下降比例与2014年持平。2013年之前,中国电信市场服务收入还保持着9%以上的增速,但如今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运营商利润率也在持续下滑。由于三家运营商4G竞争愈发激烈,且国家政策不断要求运营商“提速降费”。运营商收入、利润的持续缩水在所难免,减少用工数或许是“节流”的最佳途径。

 人力结构失衡

当然,优化人员结构也是运营商业务模式调整的必然结果。

目前,三家运营商均陆续将营销工作转移至10086、10000、10010在线服务平台,并且开通了电子商城、微信平台、企业APP等线上工具,运营商线下营业厅的业务量正在迅速下降。据记者了解,2015年,消费者通过天猫商城完成的话费充值总额已经高达2000亿元,几乎接近中国联通的总收入。曾经占营业厅主体的话费业务已几乎全部转移至线上。

“在北京,营业厅等线下重资产的运营成本,是人工成本的3倍。”一位北京移动人士透露:“北京移动平均劳动力成本约17万元/人,但如果统计营业厅的租金、电费等,员工成本会上升到70万元/人。”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运营商营业厅数量一度高达数千家。

2010年,北京移动员工总数接近1.2万人。但伴随着营业厅数量减少,目前,北京移动员工数约8000人,且下一步有可能减少至5000-6000人。

同时,用户增长速度放缓,但运营商对于增长数量的KPI并没有相应缩减,甚至还有所上升,导致大量一线运营商员工普遍无法完成KPI要求。多位通信业知名人士最近曾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转发了大量“运营商员工月薪只有几百元”的工资短信、工资条等证据截图,甚至部分员工已经接近2年未领过工资。这种低薪环境也导致了运营商员工的大批离职潮。

2013年之前,运营商每年离职员工数不超过3000人,占员工总数比例不超过1%。但2014年,电信、移动主动离职员工均超过5000人。2015年,中国电信上市公司员工离职1万人,占员工总数约3%。同时,中国移动离职员工1万人,占员工总数约5%。

最理想的情况是减少长期不到岗的人员,并且提升优秀业务人员的激励措施,但事实是,离职的大多是一线人员以及评价颇高的高管,中国移动离职人员就包括通信研究院院长黄晓庆、香港公司董事长林正辉、终端公司总经理何宁、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等多位高管。

需要指出,这些统计仅包含正式合同制员工,大量从事营销业务、装维业务的一线劳务派遣制员工、外包工的离职率超过30%。2015年,为了补充迅速流失的业务员,中国移动一举招聘了3万人,接近2012-2014年之和。

一位中国电信集团人士表示:“这也是最让人担心的,工作效率高、有活力的业务人员往往是最先离职的,而工作效率低,甚至不干活的人,往往是扎根最深的。该走的裁不掉,该留的又留不住。”广东电信是否能打破这一僵局,还需拭目以待。

编 辑:赵志伟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余承东: 华为超越苹果三星 需四到五年时间
精彩专题
315·共筑消费新生态
2016 CeBIT 中兴通讯:Enabler M-ICT
聚焦2016两会 关注通信界提案
MWC 2016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