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有赞CTO崔玉松:我想打造出中国最好的技术团队
2017年1月16日 11:53  CCTIME飞象网  

配图一.jpg

InfoQ是软件开发领域知名的社区资讯站点,近期,InfoQ团队就创业、技术人才、技术管理等话题专访了有赞 CTO崔玉松先生。下面是访谈实录,推荐给关注有赞的朋友们一起看看。

2013年初,崔玉松离开阿里加盟有赞,一边是成熟稳定的互联网大公司,一边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初创小公司,是什么促使他做出了这种决定?有赞哪些地方吸引到了他?

和许多程序员一样,有赞CTO崔玉松自爆也曾不善言语、不喜与人沟通。曾经的梦想是做一名优秀的架构师,带领一个不超过10个人的精英架构师团队。如今,他侃侃而谈,做事沉稳干练,并管理有超过300人的研发团队。

左手阿里,右手初创,选择?

2012年底,和团队一起做完淘宝搜索业务端的重构,我在思考下一步做什么。淘宝搜索这个业务已经到了除非发生革命性变化,否则用户不会有太多感知的地步。我觉得自己的投入和用户感受到的价值不成正比,于是,我开始关注外界的机会。

加入有赞是个偶然。2012年年底我看有赞CEO白鸦在微博上招人,两个人约个时间就见面了,聊了两三个小时,感觉挺靠谱的,其实当时已经决定加入了。保守起见,我回去想了几天,就主动提出来要加入。当时只是觉得团队挺靠谱,事情也值得做,然后主动给白鸦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要加入,电话完就写了辞职信。

实际上,白鸦给我开的薪资是我当时在阿里的一半都不到。我早已考虑到,所以就算没有工资我也想去干这个事情。对于我而言,做点自己认可的事情比任何其他额外因素都重要。

一直在招人,从没停下来

有赞现在有超过300个工程师的研发团队,在杭州文三西路电商创业带、深圳软件产业基地、北京颐提港有三个技术研发中心。我和每个团队的leader花费了很多精力在招聘,业务发展太快,对人才一直是“渴求”的状态。有赞微商城、有赞收银、有赞微小店、有赞批发以及更多新业务的上马,难度和挑战更大,开发工程师还得翻几倍,必须广开门路招人。

技术上,有赞走过的路和大多数从小到大的创业公司差不多,都是前期专注于解决业务问题,最后架构问题在某个时间点集中爆发,导致很多的不稳定。这一点不管是阿里也好,京东也罢,还是最近交流的一些其他公司,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只是大家问题的严重程度和解决问题的速度不一样。有赞的解决方法和大家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就是组建一流底层核心架构和核心运维团队,这个团队必须得好,不然解决问题的速度非常非常慢,每天都可能宕机,会严重影响公司业务及效益。

日常业务中,我们非常鼓励大家相互补位,有问题及时寻找资源,及时获取有效的信息,鼓励大家面对面把事情说清楚本。我们杜绝一切办公室政治,杜绝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也杜绝没事捕风捉影,造谣生事。

创业维艰,最大收获是什么?

作为CTO,遇到的困难和痛苦都必须我自己解决和承受。想明白这些事情之后就突然觉得释放了,我的定位和目标,去打造中国最好的技术团队。也许没有几个人像我这样幸运,有这样的机会,在创业中杀出一条路。所以,我很知足。

好像很难讲具体的收获是什么,将心比心吧。看很多事情的时候变得更多面了。除此之外,可能最大的收获就是见识了很多没有见识过的东西,认识了很多跟自己趣味相投的人,感觉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加丰满更加真实了。还有,以前我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现在能够和三五个人坐在酒吧里就一个话题聊十几个小时。

创业对我来讲就是完成一件我想完成的事情,就是一个经历,无所谓好坏。我只是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和很多人选择了朝九晚五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每种方式遗憾和快乐都会并存,想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就好。

编 辑:王洪艳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
精彩专题
2016年天翼智能终端交易博览会
2016年上海MWC——移我所想
聚焦中兴2016MWC
聚焦5·17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