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移动互联网 | 会展 | 黄页
首页 >> 国内 >> 正文

王晓初:中国联通已有14名正副职管理人员“退出”

2017年12月11日 07:49  中国经营报  作 者:索寒雪

中国联通开启混改大幕已经三月有余,业已进入深水区。在已经敲定在2018年1月前基本完成员工持股名单之外,人员的分流重组亦有明显进展,即便是管理层,也有多人“退出”。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对于分流人员的问题并不避讳。日前,王晓初表示,截至目前,中国联通有14名正副职管理人员“退出”,党组管理人员的退出率超过6%。与此同时,中国联通下属分公司还在进行薪酬体制改革,对此,王晓初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今年不会有太多变化,但明年收入要看业绩。”

此前,他还向本报记者表示,联通混改的员工持股名单即将完成。“就在年底和明年1月之间全部完成。”他同时确认,有3%的员工将被纳入股权激励计划。

改革用工制度

日前,中国联通下属子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下半年的收入下降得非常多,约15%。”此外,一些相关的福利也大幅减少,“包括一些通讯补助也被取消了。”

而年底分红是否有,有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12月2日,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论坛”上,王晓初发表关于混改的主题演讲。当记者问及中国联通下属分公司降薪一事时,王晓初向记者透露,“应该说,今年收入和往年比差不多。”

同时,王晓初透露,随着改革的深入,这一收入并不是恒定值,“明年以后,收入要看业绩。”此外,对于联通内部员工而言,也将面临一定的“变化”。

“现在都在谈员工退出。”一位联通基层员工向记者表示。

当记者问及,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减员时,该员工表示,“主要考核业绩,看业绩完成情况。”

2017年8月,中国联通宣布进行混改,并在混改过程中表现出了高效率。王晓初曾经表示,瘦身健体应该明年初可以看到效果,明年营销和折旧费用会下降,但人工费用会上升,网运费用最后还要看铁塔租费,现在较难确定,总体成本明年将比今年有很大的下降。

11月时,中国联通内部各分公司根据总部的瘦身要求,部分分公司以及下属单位,开始组建“员工退出”领导小组和“员工退出”工作小组。在机构精简过程中,包括因机构调整、部门职责或者编制变化等原因无工作岗位又不接受安排,或者公司根据生产经营情况调整员工工作岗位本人不服从安排的,都被列入到员工退出类别中。

不久前,王晓初公布了联通总部的瘦身成果,中国联通总部部门由27个减少为20个,减少26%。总部人员编制由1787人减少为891人,减少50.14%,其中,净减编347人,生产分离549人。处室数量由238个减少为127个,减少46.64%,其中,净减少56个,生产分离55个。

管理层也“退出”

王晓初表示,在干部聘用制度上,中国联通动“真格”。“14名正副职管理人员退出,党组管理人员退出率超6%。”高层管理人员“退出”,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的行为,“今后每年会有1.5%的常态化退出比例。”王晓初表示,从管理层面上,“破除到龄转任非领导职务制度,改变过去‘退居二线’人员长期处于半修养的状态。”

在前述“混合所有制改革论坛”上,一位国资委的官员直接向王晓初表示,“我们家的亲属在联通担任领导职务,她一直害怕自己被裁员,大家都很担忧自己的岗位。”对此,王晓初笑而不语。

此前,在“退出”的管理层中,记者采访了已经去职的山东联通总经理赵玉军,他向记者表示,确实已经离开中国联通,但此事是个人职业规划选择,与混改无关。

此外,在中国联通担任云数据有限公司总经理的焦刚,业已去职。而大数据业务恰恰是中国联通混改之后,将要重点发展的业务方向。焦刚在离职时表示,中国联通正处在一个奋发有为、复兴崛起的新时代。他同时表示,离职与联通混改无关。

在管理人员薪酬分配上,联通也在建立新的制度。“从个体层面上,联通坚持按劳分配,打破平均主义,管理人员基于价值创造目标确定绩效年薪,能高能低;员工建立薪酬与贡献挂钩的机制,鼓励多劳多得。”王晓初表示。

分流将持续两年

对于员工的退出机制,王晓初也给予了明确的数字,“混改后,前两年,每年退出岗位率不低于3%、退出企业率不低于1%。”王晓初表示。

记者了解到,中国联通用工制度改革主要包括,“坚持效率导向,提升人均效率,鼓励本部人员向划小核算单元流动,传统领域人员向创新领域流动,加大IP、IT等战略人才培养。”

此外,员工持股是混改中外界非常关注的问题。王晓初向记者透露:“就在年底和明年1月之间全部完成。”王晓初同时向记者确认,3%的员工将持股。

有数据显示,目前有10户中央企业子公司启动首批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员工持股比例合计在5%~30%之间;7户试点企业所在的集团属于投资公司试点、兼并重组试点等试点企业。

对于基层员工对混改后,自身利益的担忧,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原主席季晓南也了解到这种担忧。“国企改革并不是这么简单。深化国企改革既要打持久战也要打攻坚战。”季晓南表示。

季晓南指出,“一方面对改革的长期性、坚持性不要低估,没这么简单。第二,改革也不能畏缩不前,下决心,排除困难,不然,国企的很多潜能、创造力示范不出来。”

相关资料 央企“混改”初现成绩

近日,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彭华岗披露了央企混改的最新进展。

发改委、国资委组织开展了两批共19家央企混改试点。从企业层级看,央企二级公司10家,三级公司9家。从资产结构看,企业资产总额达9400多亿元,通过混改将引入各类资本约3000亿元。

国资委最新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央企引进了各类社会资本,半数以上的国有资本集中在公众化的上市公司。2016年,中央企业集团及下属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占比达68.9%,不含参股企业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实收资本达7.6万亿元。

彭华岗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呈现出步伐加快、领域拓宽的态势,但也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比如企业混改意愿不足、混合所有制企业法人治理和市场化经营机制不健全等。

对于下一步的改革思路,彭华岗表示,要分层分类推进混改,同时推动混改企业转换经营机制,建立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表示,非金融国有控股企业占GDP的比重已不到20%,但非金融国有企业对金融贷息债务占全部企业带息债务的50%以上。从中国杠杆率或金融风险隐患来看,若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国企改革十分必要。

编 辑:李乐羽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年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
2017年上海MWC——势在人为
聚焦2017年IMT-2020(5G)峰会
聚焦鹰潭移动物联网产业园开园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