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移动互联网 | 会展 | 黄页
首页 >> 必读 >> 正文

5G产业进程加速 中国推动全球统一标准

2017年12月29日 07:09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 者:陈宝亮

北京报道在历经26个月之后,2017年12月21日,RAN第78次会议上,全球首个5G新空口(NR)非独立建网(NSA)标准正式冻结并发布,比最初规划时间提前了6个月。

30家电信运营商、设备商在同一时间发表声明称,首个5G NR标准的发布为5G NR全面商用奠定了基础,将加快推进全球5G产业进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Verizon、韩国KT、NTT等运营商均在声明中公布5G商用时间表,称会陆续在2019-2020年间启动5G商用。

NSA标准发布被公认为5G全面商用的第一个里程碑,电信设备厂商、通信芯片厂家可以根据这一标准进行产品的设计、开发,这意味着5G产业链的构建已经正式启动。高通预计,其将在2019年推出5G NR的商用产品,这也意味着首批5G商用终端将在2019年问世。而乐观如华为者,已经预期“从2018年起将5G带入大规模全球商业部署阶段”。

不过,NSA的5G需要依托4G核心网工作,这可以加快标准进程,但并不能实现所有5G特性,也因此被一定程度上视为“过渡方案”——能够提供端到端5G能力的SA(独立组网)标准将在2018年6月完成。但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在NSA标准制定时完成了NSA、SA标准的共性设计,这为全球5G系统形成统一标准奠定了坚实基础。而统一标准,则是全电信产业链对5G最核心的诉求。

全球统一标准

5G之前,全球通信行业一直存在多个标准。3G时代,中国就部署了WCDMA、CDMA2000 、TD-SCDMA3种不同标准的通信技术,4G时代也同时存在两种标准。

多个标准的同时存在,对通信产业链而言意味着更多的成本。设备商需要针对多种技术投入技术研发、商用设备设计成本,而终端、芯片厂商推出一款 “适用于全球运营商网络”的产品的难度也大幅提升,而这些最终都会转嫁成消费者成本,遏制通信产业的发展规模。

每一个标准往往代表着企业、国家利益,多个标准共存则代表着多个国家利益之间的相互博弈,一定程度上,这也成为整个通信行业的“内耗”。但3G、4G之后,全球通信产业进入下滑通道,已经难以继续维持这种内耗成本。

从财富500强结果统计,2013年,20家电信运营商列入500强榜单,共实现收入1.209万亿美元,利润507亿美元。2017年,Sprint、Driect TV因先后被SoftBank、AT&T收购在排名中消失,但其收入则作为后二者的一部分仍列入500强市场收入中。澳大利亚电信因收入持续下滑最终跌出500强之外,而Charter、Altice两家美国运营商成为新晋者,2017年榜单中电信运营商维持在19家,但总收入只有1.212万亿美元。世界500强在过去5年中仅创造了30亿美元的市场增量,相比于庞大的体量而言可以忽略不计。其中,2013-2017年,中国三大运营商创造的收入从1909亿美元提升至2108亿美元,增加了200亿美元。相比于中国运营商的微增,全球大部分运营商都处于持平或者下滑通道。

也正是因此,大部分4G商用接近7年的国际运营商都需要5G扩大业务收入,但同时又有强烈的降低成本诉求。2013年,欧盟率先启动METIS项目进行5G研发规划,并提出了2020年进入5G时代的目标。其后,中国、美国、日韩等国家陆续发布了国家级5G规划。至2015年ITU确定5G名称、愿景、时间表之后,2020年5G商用基本成为业内共识,推动5G统一标准也成为业内共同努力的方向。

2015年之后,中、美、日、韩等国运营商陆续推出2020年或者更提前的5G商用时间表,其中以韩国“2018年冬奥会提供5G服务”的规划最为激进。基于这一诉求,5G标准化进程被不断加速,2017年2月,20多家公司在巴塞罗那移动通信展会上达成共识,3GPP其后通过了5G加速提案。

虽然,标准制定过程中依然充满激烈的博弈,但相比于以往,现阶段通信行业的国际合作远大于竞争。

5G的中国声音

当然,在统一标准的过程中,Verizon在2016年发布过自己制定的5G标准V5G,但这主要针对最后一公里特定场景的技术,虽然带来了一定“标准分裂”的担忧,但目前并没有改变统一进程。

经过数十年追赶,中国移动通信已经在2G跟随、3G突破基础上实现4G赶超、5G引领、跨越发展。中国不仅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通信市场,同时也拥有最大的通信产业链,其中华为也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商。

在全球统一标准的共识下,中国在5G标准制定中正在贡献越来越多的技术文献,并在标准制定中掌握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日前,工信部部长苗圩在2018年全国工信部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提出“扎实推进5G研发应用、产业链成熟和安全配套保障,补齐5G芯片、高频器件等产业短板,完成第三阶段测试,推动形成全球统一5G标准。”

早在2015年9月,由工信部牵头推动成立的IMT-2020(5G)推进组已经启动5G关键技术验证和性能测试,并在2016年5月完成测试。2016年11月,由华为主推的Polar Code方案被选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同时,中国移动又在3GPP成功牵头5G系统架构设计。

进入2017年,中国5G技术取得更多进展,IMT-2020(5G)推进组对5G技术的第二阶段测试已经完成,中国移动牵头提出的SBA架构在2017年6月被确认为5G系统的统一基础架构。此外,工信部还正式划定了3.5GHz、4.8GHz作为5G商用频谱,这一频谱规划不仅提供了我国5G系统先期部署的主要资源,也为全球频谱规划提供了参考路线。2017年底,发改委又发布了《关于组织实施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通知》,明确提出了2018年5G试点的相关规划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的市场、产业链的支撑下,中国通信产业有能力继续提升话语权。在中国移动牵头5G系统架构设计时,主要通信设备商、国际运营商已经基本认可“中国移动已经是目前技术研发实力最强的运营商”,在5G NR标准制定过程中,以中国移动等为代表的中国声音在需求、设计、架构、频段、天线等NR包含的各个方面,都参与并主导着工作的进展,仅中国移动就向3GPP提供了1000余篇5G空口标准提案,共计160余万字。

而从通信设备商角度来看,在2012-2016年间,爱立信年收入从350亿美元跌至260亿美元,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两大设备商通过并购抱团取暖却依然处于亏损状态,而中国设备商华为、中兴却在逆势上涨。2012-2016年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从254亿美元增至436.5亿美元,而中兴则从66亿美元增至85亿美元。

不过,需要指出,芯片、器件依然是中国产业的薄弱环节,而5G核心芯片、高频器件业已成为我国5G产业需要突破的关键环节。

虽然距离5G商用只有不到3年时间,但5G距离完全成熟尚有距离。当前5G正处于核心技术、标准的关键阶段,不仅仅中国,全球主要国家和运营商都在相继启动5G实验,出台国家战略进行产业布局,以期尽可能抢占战略制高点。在合作大于竞争的主旋律下,中国5G综合实力的进一步提升,在接来下的两年仍至关重要。

编 辑:路金娣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年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
2017年上海MWC——势在人为
聚焦2017年IMT-2020(5G)峰会
聚焦鹰潭移动物联网产业园开园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