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国际 >> 正文

高通反诉苹果 对六模全网通和IoT市场有何影响?

2017年4月17日 10:58  创事记  作 者:通信观察

文/通信观察

苹果起诉高通,高通反诉苹果,双方其实各有道理,不能单纯说哪一方有错,但我们应该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1.苹果是否需要按照行业既定规则办事;

2.如果行业大部分玩家均遵守了同样的潜规则,是否允许苹果享有特权?

3.如果苹果推翻了它所认为不合理的规则,诸多签署授权许可的玩家是否会继续遵守以前不合理的规则,还是背负道德骂名,做了一个不遵守规则的玩家?

有多少终端厂商有资本和技术积累跟高通叫板,打一场旷日持久的专利战?现在看来也就苹果了,不过,苹果起诉高通、高通反诉不都是在维护自身的权益?

最近,吃瓜观众对此事展开了不同维度的评论,都有道理。

首先,comobs并不反对高通收取专利费,毕竟需要尊重知识产权;其次,苹果不仅在美国,还在中国起诉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及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许可条件纠纷两案,背后是自有研发实力、开放供应链的象征。

高通的反诉也证据满满,包括其指出的,在iPhone7手机中不充分使用高通Modem的性能……其总法律顾问指出,如果不是依靠高通的核心蜂窝技术,苹果公司不可能打造出如此成功的iPhone系列手机。在经过10年历史性的发展之后,苹果公司却拒绝承认这些技术广受认可和持续性的价值。

高通的一番言论,通过反诉,吊打苹果也不为过,也是在被迫应战中采取了更加主动的方式。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都在给高通支付专利费,才有了全球市场的发展。比如在《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2012年第一版P74页中提到,“2010年,华为向西方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费为2.22亿美元。仅支付给美国高通公司的知识产权费用已累计超过6亿美元。”

任正非曾说,华为只是通过购买的方式和支付专利许可费的方式,实现了产品的国际市场的市场准入,并在竞争的市场上逐步求得生存……没有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不通过保护使原创发明人享受应有的利益,就不会有人前仆后继……,但任正非在2010年时也问道,什么时候可以不让公司交专利许可费,以此鞭策华为研发。

但我们不应该以此忽视苹果、高通诉讼案的重要性,或许大部分人认为,苹果与高通的诉讼跟中国的用户没有什么关系。

不妨看待近期这几个事件,未来和我们关系密切:

媒体报道,爱立信在5G必要专利方面,收取每部手持终端固定的专利费,高端手持设备为5美元每部,低端手持设备最低低至每部2.5美元;

中国电信和联通共同推动六模全网通在全渠道的发展,希望在渠道、终端等方面掌控话语权;

从去年年底开始,各家运营商规划2017年~2018年将推进NB-IoT和eMTC的商用,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明确前期采用NB-IoT商用为主,之后商用eMTC;

其实,在两年前,国内相关部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中提升了业界对知识产权的重视,根据之前对高通的行政处罚依据和决定:

也就是说,在中国市场上,大家并不认可“以整机批发净售价”作为计算无线标准必要专利许可的基础,同时也认为,高通当时采取了“较高许可费率”。

因此,单方面降低许可费率只是高通的一厢情愿,高通专利授权按照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费,依然根本上依然阻碍了行业的有序发展,使得行业发展被迫走低,竞争门槛走高。

2017年Q1,本是存量换机高峰期,却成为大多数国产手机发展惨淡的季节,手机终端厂商不得不为利润空间博弈、站队。

苹果诉讼高通无不是寻求保持利润空间的有效手段,很难说苹果出于自身利益的角度做法有错误。所以,国产终端注重研发才是唯一出路,包括小米发力自研芯片、vivo布局5G等等均是积极应对举措。

在2016年年中,笔者写过一篇分析:按“整机批发净售价”收取手机专利费的模式不合理,其中提及:

前些天,comobs写过一篇《电信联通再度联手六模全网通,中国移动会加入吗》,网友在文后问,为什么我只用其中的两模却要花6模的钱?

这的确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六模全网通对于中国电信是有效市场,对于联通是联合电信打击中国移动的帮手,因此,六模全网通是中国电信和联通促进竞争规格升级的手段。但六模全网通对于中国移动是不是多此一举?

近日,有媒体称,中国移动的4G+手机就是六模全网通手机,其实中国移动从2016年便支持了六模手机的发展,只不过称谓是“五模及以上”。

笔者认为,因为国内有13亿的用户,国内终端市场应该更具包容性,不能仅仅只强调六模的重要性,三模等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终端形态,毕竟全球CDMA、GSM均在退网,国内的2G/3G市场,均在减容减频,不过退网是长期过程。

其次,六模全网通究竟在国内是推荐标准,还是强制标准?

如果六模全网通是强制标准,那么,六模通过整机基准收专利费这一规则,相对三模需要“贡献"太多不必要的专利费,压缩了终端厂商微薄的利润空间,对于2017年伊始的国产终端行业发展是极大的负担。

如,在上述对高通的调查文件中,相关部门提及:

因此,作为存量用户最大市场的中国移动,不应该过于跟风六模全网通手机的发展,应该为用户降低购机成本,为终端厂家减负。

前年,笔者在《联通电信共推六模全网通手机之九大看点》一文中提及:

对于六模全网通,中国电信和联通这一年多的协同策略没有错,逼迫中国移动就范才能通过规模市场降低六模全网通的成本,但也需要看到上述市场的后续发展。

基于今年年底,中国移动、电信均有超过百万4G基站,联通接近百万4G基站的发展进度,及中国电信近期推动800MHz VoLTE公版的发展,中国移动今年规划发展1亿VoLTE用户的愿景,行业对于双VoLTE手机的支持,笔者也写过一篇分析,三模双VoLTE手机2018年将普及,提及:

从六模全网通、苹果诉讼高通(及反诉)案,以及高通被仲裁向黑莓退还8.15亿美元专利费看,按照整机基准收取专利费的规则有望在2018年年内得到业界正确对待。

其次,笔者预计,三模VoLTE手机2018年将普及。如果4G网络实现无缝覆盖,VoLTE全网得到广泛应用,那么,2018年业界推进GGE+TD-LTE两模低成本终端的发展是有可能的。

毕竟在两模手机中,高通并不具有太多的话语权,因此按整机收专利费的规则也不是高通说了算的。苹果起诉高通只不过是利益之争,而按整机收专利费的不合理性才是苹果与高通诉讼案的关键所在。

如果按照整机收费的模式取消,两模4G终端有望实现仅收4G专利费,用户购买4G终端的成本将达到大幅度下降,从而有效提高换机率,给新兴终端企业带来更大的市场规模和利润的提升。

再次,对于NB-IoT和eMTC的发展,此前笔者看好eMTC的前景,比如移动性、支持VoLTE等等特性,并认为eMTC对NB-IoT的替代效应,但如果NB-IoT首先在国内规模商用,eMTC的替代效应将转化为互补效应。

其实,苹果诉讼高通、高通反诉苹果,对于推动手机行业未来采取何种收取专利许可费的模式,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无疑对于蜂窝物联网行业的规模商用将具有借鉴意义,也将实质促进NB-IoT和eMTC市场的发展,未来蜂窝物联网市场是否也会按照整机基准收取专利费?

对于NB-IoT而言,高通是华为的盟友。尽管业界希望NB-IoT模组尽快降至5美金以下的成本,但NB-IoT专利费是按照芯片自身成本的专利进行收费,还是按照模组的出厂成本基准的百分比收费,或是按照一个NB-IoT产品(水表、智能停车地磁)成本基准的百分比收费,也将实质影响到NB-IoT的发展规模,居然没有媒体报道……

无疑,NB-IoT能否实现专利许可费用在产品成本中占极低比例,将有利于大规模推动NB-IoT的商用。在国内NB-IoT专利收费模式还并不清晰的现在,2G物联网模组注重低成本依然是行业当下的首选。

那么,高通推eMTC和NB-IoT多模物联网芯片,而非单模芯片,除了降低模组厂商商业的风险,是不是也夹杂了其他目的?但愿是笔者多想了。

再看看爱立信在手持终端中,5G必要专利只收取固定费用的做法,是否合理?

首先得明确什么是5G手持终端?手机之外的市场,究竟是儿童手表,一把搭载NB-IoT的万元螺丝刀,还是搭载骁龙X50 Moedm的某款带手柄+VR,或是搭载5G IoT芯片的共享单车?比如VR强调低时延+沉浸式体验,但有的用户会用5G手机进行VR,有的用户只用5G手机发微信、朋友圈;儿童手表可能只需要低功耗的连接,大多时候出于睡眠状态;共享单车需要频繁的实施开锁和定位……每种产品对于5G的需求特性均不一样,固定的专利许可费是否足以体现各种产品对于5G必要专利的不同定位?

看来,未来500亿连接的终端怎么收专利费成了难题,笔者建议,按照场景应用的服务次数收费……嗯,笔者也在瞎扯不是……

不过,弱国无外交,规则制定永远掌握在强者手中,国内厂商在5G研发上需要足够重视,才能实现对于行业发展的引领,并掌控一定话语权。

编 辑:马秋月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
3·15 网络诚信 消费无忧
MWC2017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聚焦中兴2017MWC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