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国内 >> 正文

不服不行!韦乐平把脉网络“动脉硬化症”,药方已出

2017年4月20日 07:10  CCTIME飞象网  作 者:路金娣

飞象网讯(路金娣/文)未来网络的灵魂是网络架构的变革,尤其是在面对患有 “动脉硬化症”且已堵塞75%的互联网来说,变革更是重中之重!

近日,在“2017全球未来网络发展峰会-未来网络学术发展与产业进展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一语中的直指现行网络存在的症状,并表示网络架构必须重新审视、重新架构、重新设计、重新定义。

现行网络重病症结何在?

“架构角度来看有四个大问题”,韦乐平讲到:“一是网络刚性。资源无法快速配置;二是设备封闭。设备专用,软件昂贵,基本被厂家锁定;三是业务烟囱。资源不能共享,业务不能融合,新业务提供非常难;四是运营复杂。规划、建设、运维都十分复杂,运维成本高居不下。”

这些很致命的弱点靠现有架构解决不了,未来网络应运而生。

未来网络不是学术上的定义,按照韦乐平的理解有两个维度:第一,满足未来老百姓不断变化的信息通信和娱乐消费的需求;第二,满足企业不断变化的信息通信和生产需要的网络。

显然这样的网络,网络质量要足够好。那么,如何来评价网络质量是否优秀呢?韦乐平给出了四个指标:丢包、延时、抖动和可用性。响应要足够快,分钟级,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要求;组网足够灵活、敏捷,要快;覆盖足够宽,所谓泛在,能够连接人和万物;性价比足够好的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

如何强效打破顽固症结?

据了解,要支持未来网络复杂多变的要求,首先必须打破现有刚性的网络架构的制约,构筑一个简洁、敏捷、开放和集约的新的网络架构,才有可能。

无论是IP、光通信、移动,都是技术,一种实现技术,真正灵魂性的东西是架构。这是架构的重要性。所谓灵魂就是隐藏在内部核心的,但是又起决定性作用的。所谓架构是确立了技术方向和后续技术设计的基础,架构不仅是一套抽象的准则和目标,而且是用于每一个技术决定的基础。

韦乐平指出现有网络已经不适应互联网时代,现有网络的架构实在电话网时代建立的,如今当时的前提条件和准则都已不在或失效,所以必须要重新架构。“当然网络架构有很丰富的内涵,不仅是我们所说的SDN/NFV,包括层级的减少、核心节点的转移,网络的可编程和虚拟化等等,其中基于SDN/NFV的新架构是网络重构的主线,特别是以网络控制与转发以及网元软硬件双解耦,为基本特征的新架构是全局性、革命性的架构。”韦乐平强调。

他指出,新的架构有三大技术支撑:一是网络层面, SDN打破控制转发一体的封闭架构,实现网络软件可编程的新纪元;二是网元层面, NFV打破软硬件一体化的封闭网元架构,实现网络资源虚拟化;三是资源的变革,Clouding打破网络与IT资源分离的局面,构筑统一云化的虚拟资源池。

架构技术支撑调研结果如何?

据了解,75%的运营商在2010年就开始部署SDN,89%会在今年部署SDN。2016-2017年,多数运营商都会从概念验证和评估走向商用部署阶段。

韦乐平表示运营商希望在网罗大部分领域都部署SDN,所以SDN不是单向技术,是横跨所有专业领域的。此外,韦乐平认为DCI(数据中心之间的链路),DC(数据中心内部)、商用接入是2017年的三大重点。

NFV调研方面,韦乐平指出81%的运营商将在2017年部署,100%运营商会在合适的时间部署。

电信CTNet2025战略怎样转变?

关于中国电信关于CTNet2025的战略考虑,韦乐平也给出了答案。他指出中国电信要完成三个根本性的转变:一是从互联网应用被动地来适应网络向网络主动、快速、灵活适应互联网应用的转变。二是从传统烟囱式分省、分专业的网络架构向水平集成的One ChinaTelecom而转变。三是从PSTN为核心的组网向以DC为核心的组网新格局转变。

据韦乐平介绍,CTNet2025目标架构,分基础设施层、网络功能层、协同编排层,跟国际标准化组织所制定架构是一致的,且具备三大特点:新的三层架构,关键是开放的API、基础设施+网络功能+协同编排。新网络能力,运营集约+资源统一+快速响应+网络开放。新的技术特征,SDN/NFV/Cloud。

谈到如何演进,韦乐平表示2015年-2020年是起步阶段,分为两个过程。一是网络虚拟化和云化。在部分网元会引入NFV,包括vIMS、vEPC、vBRAS、vCDN等。以此同时部分端局进行DC化改造,随选网络的商用化,希望今年年底能够开始商用化。二是新一代运营系统。需要引入分层的SDN的控制器,同时网络协同与业务编排要引入,实施网络自动化配置,支撑随选网络。

2020-2025年第二个阶段,即统一全网云资源。80%网络功能软件化。100%的业务平台云化,实现网元DC化部署,及DC为核心新架构。部署顶层网络协同和业务编排层,统筹实体和虚拟世界。此外,新一代系统还要实现网络可编程,下一个指令,几分钟搞定一个。

最后,韦乐平表示这次网络架构冲击,第一冲击最大是设备制造商,第二是运营商,对于软件开发商、IT厂商是很好的机遇。在这场史无前例的生或死的抉择中,韦乐平再次强调:“逼着你动,不想动也得动。现在让你主动动,不愿意动,到时候逼着你动就来不及了。这种危机性,前端部门一定要充分认识。”

编 辑:路金娣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
3·15 网络诚信 消费无忧
MWC2017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聚焦中兴2017MWC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