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会展 | 黄页 | 百科
首页 >> 观察列表 >> 正文

压死分享通信的最后一根稻草,虚拟运营商还有出路吗

2017年4月21日 10:26  CCTIME飞象网  

导火线:虚拟运营商“批零倒挂”致长期亏损负债

那么,分享通信面临当前困境,究竟是运营状况不景气,还是因为股权之争所导致的呢?先从运营角度来看,虚拟运营商是如何诞生的?

说白了,虚拟运营商的存在需要看运营商的脸色,其通过与运营商在某些业务方面合作,运营商按照一定的比例为其分成,不难看出,其实虚拟运营商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推进国内电信行业的发展和创新,所以在2013年到2014年,工信部先后两批共为19家民营企业发布了虚拟运营商牌照。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虚拟运营商的发展需要严重依赖运营商,其只是在运营商所提供的业务基础上做创新,所以其势必受到运营商的限制,同时,它也是在和运营商“抢饭碗”,可以说是“虎口夺食”!而在2017年3月份,运营商已经表示将会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如此一来,虚拟运营商在“无漫游”、“无长途费”的优势荡然无存!

据中国移动人员称“虚拟运营商难以与传统运营商比拼,特别是三大运营商落实提速降低费用以后,虚拟运营商想要做到低价更是难上加难。”

再从虚拟运营商本身盈利来看,上文已经提及,虚拟运营商想要盈利的话,得看运营商的脸色,那么,虚拟运营商真的盈利多少呢?

对于该问题,据业界人士称,其实绝大部分虚拟运营商处于亏损状态,有些企业只有当季实现了盈利,只有个别企业实现了累计盈利。而据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也称,该公司从拿到虚拟运营商营业牌照开始,公司就一直处于负债经营状态,虽然分享通信用户破千万但平均每个用户需要补贴300元,这也就是说,光这笔补贴就高达30亿。而早在去年,虚拟运营商华翔联信就因业绩亏损被控股方挂牌出售。

那么,导致虚拟运营商难以短期内盈利的主要原因又是什么呢?简单说来就是“批零倒挂”,意思就是批发价比零售价还高,而这样做的目的则主要在于“求快”,急于把用户规模或者用户数量提上来!

据联通某高管对媒体强调称:“为了发展用户可以把资费降到9毛,倒挂1毛、2毛,这倒是无可厚非。关键在于你发展的到底是不是真用户,能不能真正经营用户,再收回来这一毛两毛钱。”

这也就是说,前期“亏损”1毛、2毛并不是主要问题所在,而主要问题在于,通过“批零倒挂”方式发展而来的“客户”是不是真的已经成为“客户”,如果真的已经成为了“客户”,又通过何种方式将“亏损”的部分赚回来!

深层诱因:大股东与二股东之间的股权之争

显然,分享通信也存在上述的问题,该问题直接导致其出现了资金周转问题,而在此之际,资金对于分享通信而言,并不是最大的危机,此前,蒋志祥曾对媒体表示,分享通信并不是拿不到钱,而是因为“钱进不了公司”!

如果说资金周转困难是导致分享通信面临当前危机的导火线的话,那么,“钱进不了公司”则是导致分享通信直接面临当前危机的原因所在!而“钱进不了公司”的原因则在于股权之争!

在分享通信资金问题爆发以后,曾试图通过以下两种方式解决:一是引进“特许合伙人”和公司员工总资金2亿元占分享通信集团40%股权,分两家“特许合伙人”公司每家投资1亿元,分别占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二是,引进一家“特许合伙人”公司资金1亿元占集团公司20%股权并参与集团公司决策,现股东天润以借款形式贷给集团公司1亿元,贷款按年化收益10%计算。

然而,无论是何种方式,都无法通过另一股东天润伟业实际控股人贾树森的同意,据蒋志祥的说法,“尽管分享通信已经面临着很大的欠款压力,并且向天润伟业两次发出告知函,但由于增资扩股意见不同,天润伟业实际控制人贾树森自去年12月底开始一直避而不见,导致融资事且停顿,欠款无法及时偿还。”

此外,据蒋志祥对媒体表示,早在去年10月份其将把分享通信实际困难告知贾树森,但是每次提出融资后者都避而不谈,后来贾树森让其女儿发来退出股东的短信,其条件是需要给其12%的年化收益,然而,在蒋志祥筹到款项后需要贾树森办理退出手续以后,后者又表示不想退出。

据蒋志祥讲述:“在这种情况下,贾树森告诉想自己投资两个亿。这样一来,我就由原来的大股东变成小股东,只占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但考虑到公司的实际情况,也就同意这种方案。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双方在淮备协议的过程中,贾认为当时分享通信用一个亿也可以渡过难关。又过了几天,贾又变了,认为投5000万,也可以过度一下,增资的金额不断减少。”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两者并未在该问题上达成一致,原因主要在于,最终贾树森要求投资5000万就要占公司14.28%的股权,甚至还要求“先做完股权变更再打款”,这导致两者最终没能把谈判继续下去出现了当前的局面!

整体看来,分享通信走到当前的局面,诱因在于长期的“批零倒挂”导致公司运营资金出现困难,而在此之际,公司内部股权之争更是导致资金问题处于“封锁”状态,进一步出现当前濒临倒闭的难题。当然,面对离职率如此之高的情况,哪怕资金最终进入了公司,但对于分享通信而言都是已经伤筋动骨了!

回到当前虚拟运营商的“通病”——批零倒挂!归根结底,分享通信出现当前的困境,主要源头还是在于经营不善,其内部的管理混乱所导致,而大股东与二股东之间的“不配合”直接引发“定时炸弹”的爆炸,分享通信以及此前的华翔联信就是虚拟运营商中最为典型的案例,如何在“批零倒挂”以后维持公司的盈利已经成为虚拟运营商最大的难题所在。

更重要的是,当前市场上存在的虚拟运营商已经太多,但是国内的运营商只有三家,这就存在“僧多粥少”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其竞争环境势必将会恶化,竞争矛盾也会升级,如何在这种环境生存下去成为关键所在。尤其是在当前三大云因素今年取消国内长途和漫游费用以后,虚拟运营商将面临更为尴尬的局面,此外,作为专为“创新”而生的虚拟运营商,势必在业务创新方面走在运营商之前!

编 辑:初夏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
3·15 网络诚信 消费无忧
MWC2017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聚焦中兴2017MWC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