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运营 >> 正文

王欣归来,快播不再 丨寻找中国创客

2018-02-08 07:52:26  新京报  

人们心照不宣地在互联网上转发王欣的归来信息,昨天下午,他完成了3年半的刑期,出狱即刷屏。

很少有哪类视频软件可以做到像快播这样拥有如此多的拥趸,宅男们对黑红配色的快播图标有着高度的认同感。在快播的鼎盛时期,你甚至可以在大街上看到有人穿着印有快播图标的短袖。它拥有近5亿的用户,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视频播放软件。

但它从未真正地走向台前。从本质上说,快播并不产出内容,只输出技术。所有的内容都来自于用户的分享,这使得它成为盗版与色情的温床,并最终将自己引向灭亡。

  1

  110天的逃亡与5亿用户

王欣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2014年4月18日,那一天他接连发布了2条微博,均是歌曲《领悟》的歌词。

这像是某种预兆。

4天后,警方查封了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的快播公司,王欣仓皇外逃,快播就此倒下。随之而来的还是高达2.6亿元的罚款。

快播的员工在出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王欣。110天后,王欣在韩国济州岛入境时被扣押,随后被押解回国。被抓的前一天晚上,他给自己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说到了。

法院在2016年9月13日下达了对快播一案的判决,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罚金100万元。

后来在焦点访谈的节目中,王欣对着镜头反思快播的过往。他穿着囚服,头发剃的干干净净,哽咽地说:“做到最后即便是做大最强了……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盗版和色情,是快播诞生之初就伴随的原罪。在互联网视频的草莽年代里,版权意识薄弱,盗版资源满天飞,快播是其中的“翘楚”。

王欣不是不知道快播可能存在的隐患,他曾经尝试着作出一些措施来限制盗版,但收效甚微。后来也就随之放之。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总要有人去做一些有益于用户,但看上去不是很风光的事。”

但市场总会走向正规。2013年11月,国内的几家主流媒体网站联合对快播提起了诉讼,快播被国家版权局认定具有侵权行为,被处以25万元罚款,并停止侵权行为。

风向就是在那时发生改变的。这时距离快播被查封还有4个月的时间,很难说快播是否作出了改变。它因方便快捷的下载盗版资源而受到用户的喜爱,而一旦封禁资源,势必会造成用户的流失。

有媒体曾向王欣提过快播的盗版嫌疑,王欣的回答颇有些无能为力,他说:“我们不是司法部门,也没办法抓他们,我们能做的只有通过自己不推荐来尽可能影响他们。”

在被查封的一周前,快播官方终于发布了一封致用户书,宣告快播已启动商业模式转型,从技术转型原创整版内容,将屏蔽快播中的盗版内容,并在未来一年内投资不低于1亿元购买版权、不低于3000万投入支持国内微剧创新。

只是为时已晚。

  2

  声称“技术无罪”的产品经理

王欣的微博昵称是“快播王铁匠”,简介上写着:能一辈子做产品是我最大的乐趣,做出的产品不管成功与否如果还能让一些网民喜爱,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不只一次地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其实就是一个产品经理,一直以技术为傲。过去,盛大的陈天桥称赞他是“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即便到了法庭上,面对快播涉黄,他也依然要高喊着“技术无罪”。

从这之中大概可以看出王欣做快

编 辑:马秋月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积极为“5G世界看中国”努力奋斗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9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