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原创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移动互联网 | 会展
首页 >> 终端 >> 正文

手机产业链2018年业绩两极分化 掀技术“引领”之争

2019年1月29日 07:19  21世纪经济报道  

过去一年里,手机行业的两极分化态势延续到了产业链公司的发展趋势中。

开年后不久,手机产业链上市公司相继对过去一年的业绩进行预告。受行业普遍的马太效应影响,产业链公司业绩两极分化趋势同样明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公告发现,这也与公司所处的产业环节有关。比如金属精密件厂商的业绩普遍承压,但镜头、光学模组供应商的业绩则各有分化。

Gartner副总裁分析师盛陵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手机行业整体快速增长的年份,供应链厂商往往可以通过融资-投资-产能扩大的路径不断循环,从而占领更多市场份额。但在行业走弱的形势下,这样的路径越来越难,供应链之争开始从海外集中到中国厂商之间,这导致如果无法从技术上快速引领市场,则会过得相对辛苦。

业绩两极分化

近日,包括ODM厂商、核心元器件厂商以及金属精密件厂商在内的主要手机供应链厂商,相继公布了未经审核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

头部ODM厂商闻泰科技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0.35亿-0.60亿元,同比减少74.14%-84.91%。公司解释为,这是由于客户结构调整导致经营成本增加,元器件涨价导致采购成本增加,汇率波动导致海外元器件采购成本增加,以及提前预研5G导致研发成本增加。

闻泰科技或许算是ODM厂商中的特例,作为行业内唯一的上市公司,其2018年的业务也有所调整。盛陵海向记者分析,常规而言,ODM厂商的业绩波动不大,闻泰开始并非仅仅关注手机业务,因此失去了一些订单。只是代工行业价格竞争越发激烈,厂商之间把控竞争策略和产品竞争力就很重要。

核心零部件厂商方面,声学器件公司歌尔声学则预计2018年盈利8.56亿-10.7亿元,同比下滑50%-60%。公司方面解释,原因在于行业竞争加剧影响到电声器件产品毛利率下降;公司在虚拟现实市场投入的收入下降;而新布局的智能无线耳机业务尚处于产能爬坡阶段。

光学器件公司舜宇光学虽未公布具体业绩预告,但从公布的产品销量数据来看,2018年公司旗下手机镜头、手机摄像模组等手机相关产品总体仍是同比上涨态势。

同为光学模组厂商的丘钛科技业绩表现则没那么好看。据披露,公司预计2018全年股东除税前应占综合溢利可能较去年同期减少约95%。公司解释道,年内摄像头模组虽大幅增长,但产品结构优化需要时间,影响到整体毛利率表现;涂层式指纹识别模块售价明显下跌,光学式屏下指纹模组占比有待提升。同时外部环境影响到资金和采购成本,联营公司累计亏损也是主因。

对此,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手机产业的马太效应,导致供应链企业中,与头部厂商的合作越紧密,其业绩也更有保障。但供应商还细分为一级、二级等,后者与头部手机厂商的业务联系不甚紧密,就导致业绩会更易受到影响。歌尔声学就是一个例子。该公司虽属于苹果供应商之一,但属二级供应商。

整体趋势而言,一级供应商的特点,是引领着行业的创新,这意味相对较高的利润水平,以及被手机厂商优先考虑订单供应量的支持。

盛陵海则提到,这与具体公司的业务布局时间点有关。比如舜宇光学在双摄产品布局较早,具备一定优势。其他业绩下滑的企业则难免面临核心产品需求下滑、抑或价格较低影响业绩的情况。“现在可以理解为,低技术水平的扩大再生产。市场没有预想那么大,大家就拼低价抢市场。问题是摄像头是近年更新和升级较快的零部件,如果原先的摄像头产品产能和技术无法满足现在的生产要求,那自然影响到了业绩表现。”

孙燕飙尤其指出,当前手机产业链的一大共性,是净利润普遍下滑。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阶段,手机厂商成本比拼氛围浓厚,这导致目前很多零部件、模组都处于购销倒挂阶段,产能普遍过剩。

对于金属精密件厂商而言,压力则不言而喻。随着苹果品牌引领着手机行业开始更多运用玻璃材质原料,包括胜利精密、劲胜智能在内的金属件公司业绩开始承压。1月23日,胜利精密发布公告称,为缓解公司资金流压力,高新资管委托苏州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资金规模不超过6亿元,年利率10.50%,总期限不超过24个月。该公司表示,旗下智能制造相关业务仍保持了高速增长。

技术迭代加速

在手机行情整体低迷的年月,产品创新或深入区域市场成为销量的支撑点。这导致对于手机供应链技术的响应和革新速度要求越来越高,与此同时,在高性价比市场上的竞争也越发激烈。

仅从摄像头模组角度,2018年手机厂商相继在双摄之后推出三摄产品,并对更高倍数的光学变焦等技术进行研发;摄像头嵌入形态也在快速变化,包括水滴式、挖孔式、升降式等在一年之内相继出现。

光学模组方面,从开年出现的固定位置屏下光学指纹解锁方案,到了年底,开始扩展到黄金区域的光域屏下指纹,甚至全屏幕指纹解锁方案。

与此同时,OPPO和vivo在内的厂商也相继把包括屏下光学、面部识别在内的新兴技术快速普及到高性价比系列产品中(即1500+元产品甚至以下)。

形态的加速迭代,对于产业链而言,则是技术的快速研发匹配、成本把控能力的考验。

孙燕飙向记者举例道,在约1个月前,他曾在长盈精密公司看到类似3D曲面壳技术,在近期vivo发布的APEX2019中应用到的正是这一技术。“从厂家创造实验性产品,到模型机出现,时间已经短到1个月以内。如今vivo和魅族都宣告运用到这类‘无孔’技术,未来产能如何配备,新设备如何快速改进打磨都很重要。”

回归行业趋势来看,多数机构都对2019年的走势表示出悲观态度,也有部分机构表现出谨慎乐观。但对于供应链而言,就意味着在2018年的基础之上,是更进一步的考验。

研究机构TrendForce在研报中称,预计2019年全球智慧手机市场全年生产总量将在14.1亿只,较2018年衰退3.3%,若全球需求进一步恶化,不排除衰退幅度将扩大至5%。

中国市场方面,调研机构Canalys研报指出,2018年出货量为3.96亿台,这一规模回到了2014年的水平;预计2019年中国市场将继续下跌3%至3.85亿台。

盛陵海向记者表示,在此过程中,产业链厂商需要想办法创新,引领趋势而非跟随趋势,这样才能得到更好的业绩回报。“要掌握技术进化的方向,走在趋势前面。这就要求供应链企业需要与关键手机厂商达成战略协作关系,二者配合规划,共同定义接下来年份的产品,才有机会有更大的突破。”

面对即将到来的物联网+5G时代,供应链厂商也在将产品线扩围到汽车、门锁等智能场景中。但孙燕飙指出,当前供应链面临的最大难题,是行业尚未出现能够在产能方面媲美手机的第二个产品,在应用落后于产品的当下,这会成为行业发展的一个掣肘因素。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在2018世界物联网博览会无..
精彩专题
中国信科首秀2018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
中国电信绽放2018国际通信展
聚焦2018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
遇见美好未来--世界移动大会·上海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