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新闻 >> 正文

后王雪红时代的HTC:去往没有专利和敌人的荒野

2019年10月18日 07:03  脑极体  

或许是台商固有的质朴实干气质,又或许是王雪红更适应于传统的电子产业,王雪红并没有像很多手机厂商的CEO一样,成长为一位煽动能力的商业领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脑极体

2019年9月17日,亲手创立了HTC的王雪红宣布卸任CEO,交棒给来自电信行业的Yves Maitre。虽然王雪红仍然担任HTC董事长并保持着一定的商业活动,但这仍然意味着,HTC正在进入后王雪红时代。

科技世界最接近“女王”的人

二代台商、女首富、权势女性……在一系列关键词的堆砌之下,王雪红一度是最符合人们对于“科技女王”想象的女人。

王雪红的出身,可以说是东亚典型的Old Money阶级。她的父亲有台湾经营之神之称的王永庆,王永庆共有妻妾四人,子女十三人。王雪红一度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位——她十五岁赴美,去伯克利音乐学院实现音乐梦想,似乎踏上一条很多富二代都会走向的艺术之路。

但转折发生在她真正进入伯克利音乐学院后,意识到自己相比他人天赋有限时,她立刻做出了一个相当务实的决定,转学经济专业。

此后王雪红的发展也与台湾电子产业的崛起相互绑定,她毕业后之后并没有回到家族企业任职,而是来到了姐姐的大众电脑担任销售。投身于IT产业之后,王雪红迅速捕捉到了其中的机会:电子产品迅速普及,但其中的主板元件却被Intel牢牢垄断。于是在工作几年后,王雪红大胆抵押了母亲留给她的住房,用500万的价格收购了一家硅谷濒临破产的小芯片公司威盛电子。

此后台湾本土给予电子产业的高度欢迎、更低廉的成本结合更加通畅的人脉依靠,让王雪红在1992年将威盛电子回迁到台湾。从此台湾电子产业、威盛电子和王雪红一起进入了黄金时代。

在这十余年年间,威盛电子在台湾的市值一度达到1258 亿新台币,被称作台湾英特尔;台湾厂商在各个电子元件的全球市场占有率上飞速上升,占据了十余个第一名;同时王雪红也与并肩创业的威盛电子创始人陈文琦走入了婚姻殿堂。

企业、人生与时代,一起走进了命运之书的高潮章节。在这一阶段中,没人知道移动互联网究竟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1997年成立的宏达电(HTC)像是一个捎带手准备的后备计划。大部分时候HTC在移动终端代工寻找机会,直到在2000年第一次打出“掌上电脑PDA”的概念时,HTC的名字才真正走进大众视野。

无数个“X布斯”在HTC背后悄悄成长

王雪红的黄金时代起源于PC市场的繁盛,因此在早期的HTC身上,也能明显看到PC思维的延续。处于功能机之后又在智能机前夜的PDA,旨在将PC的核心功能(办公、娱乐、学习)集中在更轻量、移动性更强的产品中,用今天的话说,当年PDA的定位是“生产力工具”,而不像智能手机以打通信息流动为重点。

但一切都因第一代iPhone的出现而改变。

横空出世的iPhone不一定比PDA更符合市场对为未来移动设备的期望,但毫无疑问引起了当时以Google为代表的科技互联网新贵的注意力。

于是在iPhone出世的第二年,谷歌找到了最适合的合作对象——掌握着熟练代工经验、产品也最接近智能机形态的HTC,合作推出了HTC Dream G1,第一款安卓手机。

从2008年开始,HTC开始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征程。

此后便是一系列的革命与自我革命,PDA彻底被智能手机取代,也失去了向平板进化最终与PC会师的机会,HTC在智能手机的英雄榜上一路过关斩将,在2011年达到了319亿美元的市值,新王换旧王,超过了诺基亚。

HTC Butterfly、HTC One等等经典产品,先iPhone一步成为了中国厂商模仿的对象。HTC当时的辉煌,也让王雪红夫妇也因此成为了台湾首富,鼎盛时期的王雪红甚至从邵氏手里拿下了部分TVB股份。

很多时候,这个世界都像一条在天空中盘桓的巨龙。世界中的每一个普通人,则是依附在巨龙脊背上的芥子,在巨龙向上俯冲时抓紧鳞片,便也能看一眼更高的风景。而抓不住机会的,就会被甩下高空。

随着HTC的步步辉煌,人们开始关注起王雪红这个连续两次都提前踩中世界高点的女人,不论是提前意识到台湾电子产业的商机,还是选择与从未有过硬件经验的谷歌一起开启安卓盛世,不论是时运所致还是她对于未来强大的预见性,都让她站上了风口浪尖。她的台商身份,从美国到台湾的传奇经历,甚至她的宗教选择,都被人们不断咀嚼。

或许是台商固有的质朴实干气质,又或许是王雪红更适应于传统的电子产业,王雪红并没有像很多手机厂商的CEO一样,成长为一位煽动能力的商业领袖。但在外面的世界,那些不能依靠电子产业高枕无忧人们,正在成长成一个又一个“X布斯”。

她的秘密有关“未来”

相比真正的霸主诺基亚,HTC坐在王座上的时间相当之短。

从PC到移动时代熟练的代工厂经验,让王雪红能够及时感知到硬件产业变化,也为威盛电子和HTC两家企业都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专利。

处在产业链的一环,就意味着会不断被两端牵制。在2001年,Intel和威盛电子开始了一系互相诉讼,不论是Intel的禁售政策,还是诉讼本身带来不确定性,都导致了威盛电子在股市上的颓败,并且伴随着台湾整体电子市场的衰退急转直下。十年之后,安卓阵营与苹果之间再次掀起专利大战。专利储备不足又风头正盛的HTC自然遭遇集火,先是在其主要市场美国遭遇禁售,在和解后更是赔偿了苹果巨额费用。

与此同时,一度被HTC忽略的中国市场正在迅速扩大,经过残忍的内部争斗后成长出了一批在日后足以和苹果在专利能力上抗衡厂商。此后的故事大家就已经非常熟悉了,危难之中王雪红出任了HTC的CEO。同时台湾电子产业的优势快速消褪,就连TVB也不复以往的荣光。一个时代就这样过去了。

在间隔十年的两场败局后,王雪红再次被反复讨论——她对于大陆市场的态度和立场、她对于宗教的狂热甚至她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都被一一列入HTC失败的原因之中。

但即便如此,人们仍然对王雪红充满希望。如果查看2015年到2018年间讨论HTC的文章,可以发现大多数评论者都把HTC的指望押注在王雪红与VR身上,留下疑问——王雪红能否依靠VR带HTC走出困局。

但如今的结局是,CEO易主,不久前新的CEO Yves Maitre在接受采访时承认,HTC在手机上创新确实一度停滞,VR的增长速度也并没有预期中快。但HTC仍然会保持对于未来的投资,其中包括5G和XR(拓展现实)。

如果非要说王雪红有什么成功秘诀,投资未来一定是其中一条。相比曾经的手机和芯片,2015年的VR市场更具“荒野感”,可以让HTC更好的避开有关知识产权和专利问题。

只是相比90年代电子产业和2000年的智能手机,VR未来到来的要更慢一些。相比索尼、微软和Oculus,HTC VR设备的销量并不算差,但这片市场的体量太小,以至于排名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后王雪红时代的HTC:去往没有专利和敌人的荒野

就在最近,HTC发布了全新的VR头显产品HTC Vive Cosmos,媒体测评几乎一致给予好评,尤其是5899元的“实惠”售价,几乎不符合HTC VR产品一贯的定价策略。

在接受采访时,Yves Maitre表现出了相当职业化的自信。5G与AI的到来,让VR时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或许HTC此前的一系列准备,将会在此时发挥作用。

但不同的是,今天的数字世界已经被建设的更加完备,即使VR真的是荒野,前来的也都是经验丰富的拓荒者。

HTC此时面对的不是垄断,或是选择一位在移动设备上毫无经验的合作伙伴,而是武装全面的竞争者们。例如掌握着PlayStation VR这样掌握关键内容平台的游戏厂商;又或者与巨型社交平台紧紧联系的Oculus;甚至还有刚刚加入战场,站在5G近水楼台上的华为VR Glass。

相比这些企业,HTC又像以往一样,站在了产业链上孤立的一环。他们亲密的合作伙伴谷歌,在VR平台DayDream上的收获相当有限。或许是因为AI和VR不能两全。

在提到Oculus时,Yves Maitre表示Oculus仅仅专注于社交娱乐市场,但B端市场仍然存在海量VR机会,因此Oculus不是敌人。以这种逻辑来说,主打游戏的PlayStation VR和主打影音内容的华为VR Glass都不是敌人。在正在逐渐成型的VR娱乐市场之外,还存有大量机会,办公、工业、教育……荒野之外,总有荒野。

只是不知道,对于后王雪红时代的HTC来说,面对敌人和没有敌人,哪一种情况更加可怕。

编 辑:章芳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积极为“5G世界看中国”努力奋斗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