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5G 改变社会的真相在这里!

2019年9月2日 07:37  CSDN  

老子曰:“自天子以下,至於庶人,各自生活,然其活有厚薄。”

人的各种活动即谓之生活。人生在古代,或许只是生下来,然后活下去;现代人却衣食无忧,就念着活得更有生气,愿有人思,愿思有人。

于是我们的时代快速而又繁杂,每天人和事纷纷又扰扰,日复一日,再不复《诗经》里的宁静悠远;

于是我们的时代消弭了距离,随时随地联络挚友亲朋,简单直接,再不复古道西风瘦马的山水迢迢;于是我们的时代穿越了时空,三寸屏幕即可看贯古今天地,随手拈来,再不复不知有汉的惆怅。

这一切或许要归功于移动互联时代。

3G,4G以来,移动互联对生活的渗透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不知何时起,早上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查看朋友圈、新闻和回复已经是一天的开始,公交上、地铁上刷新短视频也成为了习以为常的景观;

网吧作为经典的网络接入场所正在逐渐落寞,与此同时,人们与互联网、与互联网另一端的人群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而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总和即谓之社会。

人与社会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如果我们从感官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不同技术可能通过改变人类感知世界的方式来改变人与世界的关系。然而更精确的说,我们也可以认为直接影响人类之间交流关系的,并不是古代社会学者认为的物质场景本身或者虚拟的媒介场景,而是信息流动的方式。

信息流动方式发生变化,人类的交流方式和社会关系就会随之发生变化。

信息流动与社交场景

传统概念里,不同的人隶属于不同社会场景。戈夫曼、罗格·巴克、 劳伦斯·佩尔温都对这种社会场景有过简单的界定[1],相较之下我更喜欢罗格·巴克的定义:”社交场景是一种有界的、临时的 ,有形场所“。每当个人的社交场景发生长时间改变时,往往代表着个人生活环境和社会关系的大幅度变化。

古代时候交通不便,社交场景往往以人本身为主,受限于物理感官范围,一切长期物理位置的改编,就对个人的社会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因此古人特别看重别离,离别之际往往设酒、折柳、赠物甚至吟诗饮酒以表心意,更进一步演化出了更加细腻的离别之情和数之不尽的离别诗词,有“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雄心壮志,有“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的依依惜别,也有“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黯然神伤。

所以在古代人走,即茶凉。

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一个人的社交场景逐渐随着电话、短信慢慢延伸,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消弭了时间和空间;

随着互联网、网页的这些新型信息展现技术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直接联系也逐渐转换为人虚拟空间人的间接联系。可以说,电子技术的发展打破了传统的物理距离,也通过虚拟空间的构造,打破了人类原本不同群体之间的信息间隔,也带来了个体身份角色的泛化,“新媒介通过改变各类社会人群所接触的场景类型,改变了我们对社会角色的认识”[2]。

我们可能把数个小时之前,大洋彼岸的一次蝴蝶震动翅膀拍摄录像上传网络,引起另一地点多种人群的惊叹、点赞。这种虚拟空间的构建,代表着由虚拟空间中转的“弱”社交关系形成。

所以在现代,不管人走没走,都有微信、天涯、豆瓣和知乎,带你看更大的社会。

社交场景与社会角色的形成与改变

在传统人际关系中,人们在同一固定的区域内实现彼此交流沟通,形成了关于此空间的相对稳定的认知,并遵循世代传承的文化模式和传统习俗生活下去[4],进而形成习俗、凝聚文化,把总结出的关系模式传承下去,进一步构成了我们的现有社会角色行为准则。“重要事面谈”,就是从古至今传承来的社会关系模式。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弱社交关系的形成,网吧时代人们的社交场景逐渐从单纯的人变为被电脑赋能的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则是被智能手机+人,此后随着手机的显示功能日益强大和通信速度的增加,逐渐扩展到文字、图片和视频,直接影响到虚拟空间的形成和弱社交连接的建立,也影响到了个人的行为方式和准则。

在虚拟世界中,人们会因为各种规则和兴趣形成社区,并且根据社区的规则(比如版规或者社区规范),天然划分出拥有部分特权的阶级,比如版主或者意见领袖,这些虚拟世界的阶级划分,也同样会反过来作用于真实世界。

更快的通信方式、更好的显示技术和交互方式显然会带来虚拟空间的变化,显示方式决定它可以怎么构建、有多么拟真,交互方式决定它可以怎么互动,通信方式决定虚拟空间可以怎么和我们相连,进而影响当前人类的社交场景和社会角色本身。

而在我们预测的5G应用场景中,因为海量传感网络、物联设备和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社交场景可能会脱离“人与手机”的绑定,扩展到无人的、预先设置的物体或环境。

猜测未来的社会

我想其中最让人兴奋的应该是社交场景与“人”这个传统实体的再度分离,变成人—虚拟空间—物—人的交流方式,虚拟空间可以与真实世界更加融合。人们可以远程操纵或者监控线下的某些实体,间接通过线下实体跨越时空交互,进一步扩展了人的社交场景和注意力范围。

或许在未来我可以打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秘密物联网山洞,把里边装满传感器,邀请亲爱的朋友们随时线上探索属于我自己的秘密洞窟;或许我可以远程漫步于伊丽莎白女王的皇宫,体验令人神往的皇室生活,不必局限于肉身前往;

或许我可以直接对无人工厂下单,监控生产状态,订制属于自己的iPhone;又或许我可以线上操纵机器人,与世界各地的连线朋友来一次激动人心的“遥控足球赛”。

其实就现在来看,也已经产生了一些类似”无人商店“的萌芽。

更理所当然的,人—虚拟空间—物—人这种新型交互方式有可能诞生一些新的社会角色和职业,比如物联场景规划师、机器人健康顾问、远程修复专家或者远程比赛裁判员。

我们愈发加强了与环境的联系,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一直在说”5G改变社会“的原因吧。

需要强调,技术的进步不一定意味着商业成功,以上涉及预测部分只是个人猜想,本文仅旨在说明通信和电子技术对社会的改变。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信通院许志远:ICT产业在未来五年将有七大增长点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