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上市后麻烦更多,网约车巨头仍要面对一场6000万美元的斗争

2019年9月6日 07:28  IT之家要闻  

Uber和Lyft声称要对加利福尼亚州在2020年推出的一项“法案”投票斥资6000万美元,用于支付各种法律人士、专业机构和行业主管部门的相关支出,目的很简单——阻止自己平台上的司机被法律归类为“正式员工”。

近一段时间,Uber和Lyft一直在与《议会法案第5号》(AB-5)进行着斗争,因为这项法案可能会迫使他们将平台司机重新归类为员工,而不是单纯的合约雇佣者。对于这两大巨头而言,这项旨在保护平台司机劳动权益的法案,无异于是一场灭顶之灾。

正式员工还是合同工

公开资料显示,该法案于今年5月已经通过加利福尼亚州议会的审核,目前在州参议院进行进一步审批。根据最新的媒体报道,这两家公司预计要花费6000万美元,在这个审批过程中施加压力,阻止该法案通过。

这项法案的威力究竟有多巨大?其主要诉求,就是希望改变加利福尼亚州的员工分类,并挑战共享出行市场的商业模式。这势必对上述企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因为这两大共享出行企业目前的经营形式,是视平台司机为“合同工”,然而实际上这些“合同工”可能比普通出租司机的工作时长更多。

关于网约车司机是否应被归类为正式员工,从而有资格获得劳动福利的争论,目前在全美仍在继续。Uber和Lyft表示,将他们旗下的平台司机归类为员工,将危及自身的业务。

Uber和Lyft将他们的平台司机归类为个体经营性质的承包商,利用平台提供的网约车应用程序作为社交网络,寻找有乘车出行意向的乘客。根据当地相关法律的要求,“承包商”的角色意味着这些平台司机的劳动权益被大打折扣,例如他们失去了加入工会或领取加班工资的权利。

“我们的工作时间很长,也尽职尽责承担了职责,但这些平台不断降低我们的费率,”洛杉矶居民、Uber司机瓦尔迪维亚对媒体表示,“Uber和Lyft获得了我们大部分的收入,我们得到的收入却非常低。这就是我们在这项法案中参战的原因——改变现状。”

尽管Uber和Lyft坚持认为司机的收入在上升,但近年来,很多司机都发现,乘客出行的费用的确是增高了,但是他们的待遇(实际收入)却没有改变。

Uber和Lyft似乎在面对员工(而非合同承包商)这样的前景感到害怕,并且一直在加紧努力保护公司的利益,以防止相关法案通过。这两家共享车公司的商业模式都依赖于低收入“合同工”,这些“合同工”不享受正式员工福利,也无法获得相关的劳动权益。

不过,即使这样的谨慎态度也没能实现公司的收支平衡。Uber在过去3个月亏损了超过50亿美元,而Lyft的季度亏损为也达到了6.44亿。

Uber司机在纽约金融区的雕像旁抗议。

投机方案“Plan B”

在今年八月底,Lyft发起了一项公开提议,向平台上的250万加州骑手和司机发送电子邮件,要求他们对该法案发表反对意见。该公司对外强调,公司希望用一个折衷方案取代现在的这项法案。

“我们正在研究一种解决方案,为平台司机和骑手提供强有力的保障。”Lyft的发言人阿德里安·德宾(Adrian Durbi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仍然专注于最终能够达成协议,并有信心在必要时将这一协议提交给加州的市民。”

根据Lyft和Uber提出的相关措施显示,加利福尼亚州的平台司机能够获得更多的保护和福利。例如,对于每周至少工作20小时的司机有以下的福利保证:保证司机的最低收入为每小时21美元、受伤人员的保险、带薪病假和带薪家庭假期。

来自洛杉矶的司机瓦尔迪维亚对两大平台提供的“协议”显然不感兴趣。“这是个大谎言,”她愤怒地表示。

“他们不关心我们司机的利益,否则他们早就应该在法案提出前就做出改善举措。”目前,她和周围的司机只把希望寄托在了法案投票的相关工作上,包括希望成为网约车司机工会的一员。她强调:“我们非常乐观,决心继续前进。”“无论需要付出什么。”

▲相关工会组织的司机抗议活动

据《洛杉矶时报》本周四的一则报道显示,Uber和Lyft正在游说参议员,以便他们能在法案审批中获得一些支持。这一举动与众多司机的诉求正好相反。

Uber和Lyft并不是唯一利用员工分类方式受益的企业。这样的“捷径”延伸到了食品配送公司和其他类型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期待着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包括给法案通过施加压力,阻碍相关法案的通过。而他们的折中方案可能会像以前一样,一方面许诺给司机一些利益,争取更多司机反对这项法案;一方面给政府部门施加压力,阻止对自己不利的政策实施。

加利福尼亚州第80区的一位议员蕾娜·冈萨雷斯公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那些说他们不能给工人支付最低工资保障的亿万富翁表示,他们将花费数千万美元来逃避新的劳动法。为什么不把这笔钱给你的员工?”

总而言之,已经在加州议会通过的AB-5很可能确保共享经济中的“参与工人”,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各类补偿和其他福利。这也意味着Uber和Lyft的商业模式很可能在全球发生重大变化,因为劳动权利的保障是所有驾驶(送餐)业务参与者的共识。当然,Uber和Lyft也有机会,只要能通过巨额支出阻止这一法案的顺利通过。

编 辑:章芳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崔根良:把企业办好 亨通将聚焦主业 做精做专
精彩专题
MWC19 上海 - 智联万物
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
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
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