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一 >> 正文

揭秘苹果AR眼镜:投入研发不断 苹果生态新的突破口

2020年6月9日 08:07  创业邦  作 者:星河

1984年,在苹果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乔布斯曾以鲍勃·迪伦的一首诗开场,诗的内容是这样的:

用笔写下预言的作家及评论者们

请睁大眼睛看着,这机会将一去不复返

尘埃落定前,一切都未成定论

谁将留名青史,一切言之尚早

失意之人终将胜利,因为时代正处于变革之中

对于很多人来说,划时代创新的革命标签似乎永远停留在乔布斯发布 iPhone 那一天,到了 iPhone 4 的时候,这种光环上升到一个至高点。

如今,苹果的AR眼镜也被视为其下一个划时代的创新。

这个产品的传闻,某种程度上就像一则狼来了的故事。人们起初好奇、翘首观望,最后变成习惯。不过,近期陆续出现的新闻,让“狼来了”有了新的可信度。

不久前,知名爆料人 Jon Prosser 分享了一些关于苹果AR眼镜——Apple Glass 的细节,499美金的价格、没有摄像头、搭配LiDAR(激光雷达),支持无线充电、手势交互、 3D 映射以及显示场景信息,甚至还爆出会有“乔布斯特别版”。

紧随其后,有供应链消息人士又向台湾媒体 DigiTimes 爆料,预计苹果会在 2021 年推出该产品。该报道称苹果供应链合作伙伴正聚集努力,以在 2021 上半年开始小批量生产。这一时间也接近Jon Prosser所说的发售日期。

一些KOL认为,苹果早已在AR领域布局,Apple Glass 是其一定会做的产品,但具体发布时期和具体形态还不好确定。

“这个苹果眼镜里应该没有计算单元,也没有摄像头,只有雷达才是耗电大户,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它的续航问题,苹果也不可能在眼镜上做很大很重的电池。另外,无线连接iPhone的话,手机就是它的计算单元,这也解决了iPhone的算力过剩问题,因为现在没什么应用需要那么强大的算力。”资深从业者庞硕告诉创业邦。

对于真实性和日期,另一位AR行业的资深从业者Steven则表示:“苹果几年前就在做这种眼镜的尝试,明年推出的可能性没那么乐观,但三年以内的概率是非常大的。”

在Steven看来,苹果的企业文化决定了,做任何东西基本上都不会只是demo的时候就推出来。一个功能可能会花几年来打磨。

“我估计他们内部感觉眼镜各方面还不是特别理想。”

Steven所说的“三年以内”接近彭博社记者Mark Gurman以及郭明琪预测的时间。

无论如何,上帝的钟已经敲响。

一边自研一边买买买,堪比炼丹

苹果CEO 蒂姆·库克曾多次表达出对AR的兴奋与看好,这也具体体现在了苹果的AR产品战略上:比如2017年,苹果在WWDC推出的AR开发平台ARKit,今年新iPad Pro的激光雷达,以及传闻甚久的大杀器AR眼镜。

“苹果对AR的关注差不多有10年左右,它还收购了手势交互、光学、人脸识别等各种类型的公司,对AR产品进行全技术战略储备,内部AR相关的研发人员目前保守估计也在千人以上。”

正如Steven所说,为了这种布局,苹果一边招兵买马,一边收购相关的创业公司,研发专利。

2013年,苹果收购了以色列3D动作传感技术公司 PrimeSense,这家公司曾是微软 Kinect 体感操作早期的技术供应方。随着AR逐步走入大众视线,苹果近几年收购的步子迈得更大了。尤其是2015年,苹果收购了有“AR鼻祖”之称的Metaio,对于大众来说,其进军AR领域的意图正式拉开了大幕。

根据公开资料,创业邦将苹果近五年进行的收购动作进行了如下整理。

实际上,为了加速发展,这只是苹果收购计划中的冰山一角。去年5月,Tim Cook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透露,过去六个月苹果已经收购了20至到25家公司,平均每两到三周就收购一家新公司。

但苹果对新技术的投入一边热忱,一边又谨慎。

无论哪次收购,这家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地三缄其口。毕竟,这个手握近2000亿美金的巨无霸公司不需要融资、讲故事。在回复媒体时也是三言两语了事:“苹果公司不时收购规模较小的技术公司,我们通常不讨论我们的目的或计划。”

此外,媒体关于苹果专利的一系列报道显示,苹果目前已经掌握了AR眼镜、光波导、三维内容构建和呈现等诸多专利。这其中,光波导是一项对AR眼镜极其重要的光学方案,其主要分为几何光波导和衍射光波导两种,后者是目前最被看好的光学技术,可量产性和良率高很多。用业内人的话来说,它是一把金钥匙。

衍射光波导还分为两种,一种是表面浮雕光栅,一种是体全息光栅。被苹果收购的Akonia、(美国全息波导显示技术开发商)DigiLens属于后者,现在业界主要以前者为主,如微软、Magic Leap、WaveOptics等。

你可以这样理解这项技术,AR眼镜中,光可以通过被称为衍射光栅的微结构在设计好的路径中传播。

Steven向创业邦描述道,光线通过光引擎进入藕入光栅,然后通过全反射进入扩瞳光栅进行一维或二维的扩展以增大eyebox(眼动范围),最后通过藕出光栅将扩展后的光导入人眼。其他很多AR光学很难或甚至无法进行二维扩瞳,因此eyebox会偏小。

“衍射光波导可以进行二维扩瞳,它有较大的出瞳距离、eyebox和高透光度,可以在更轻薄的镜片上投射出大FOV(视场角)画面。

但它也有一些缺点,比如设计门槛比较高,由于工艺的原因镜片上可能会出现彩虹条纹,还可能存在一定的色散、偏色等问题。如果后面做得好的话,这些都问题应该会减少。”

Steven认为,除了衍射光波导,苹果眼镜可能会在无线传输、手势交互、SLAM等方面占据技术和体验优势,而且会拉升整个产业。当然,还有5G。“现在5G刚刚开始,三年左右苹果眼镜其实正好和它产生共振。”

对于5G,庞硕也有相同的观点:“苹果眼镜跟5G肯定是相关的,它可以高速入网,渲染和计算都可以在云端进行,然后映射到眼镜里,包括语音辅助,你用语音发指令,在很短的时间就可以得到语音反馈。”

反哺增长,苹果生态的新突破口

苹果去年的年报显示,2019年总营收为2601.74亿美元,净利润552.56亿美元。这些数字接近该公司2015年的表现,增长乏力。(下图)

其中一个有意思的变化是,苹果在去年的年报中,开始更加强调可穿戴设备。此前财年年报中的“Other Products”变成了“Wearables, Home and Accessories”(可穿戴设备、家居和配件产品),这一类别表现抢眼,营收244.82亿美元。同比2018年增长41%。具体数据如下图:

不难看出,iPhone依然是苹果硬件营收的主要来源,但其可穿戴设备、家居和配件产品的营收已经超越iPad,直逼价格相对高昂的Mac。而要与市场一片叫好的iPhone、AirPods、Apple Watch以及软件服务形成联动,眼镜是最落地的可穿戴新型载体。

“从生态上来讲,苹果眼镜是其用户体验的一个突破口,比如刚才提到的iPhone算力过剩问题,苹果很可能会从产业布局解决这个问题。另外这也能给用户带来一些新的刺激点,如果想用苹果眼镜,那你也必须要买一个iPhone才行。”庞硕说到。

如果狼入场,谁会撞枪口上

先来看一则有趣的报告。

去年,AWE联合AR/VR行业咨询公司Digi-Capital发布的一份AR眼镜调研报告显示,微软HoloLens、Magic Leap和苹果被视为三大重要的智能眼镜,他们分别有77%、67%和43%的支持者。有趣的是,苹果并未发布任何AR或智能眼镜。

显然,以体验和质量为标尺的苹果,在产品上的动作一定程度代表着技术普及的信号。

Digi-Capital今年的一份报告也认为,长期来看,2024年AR/VR市场规模依然有潜力达到650亿美元。在此之前,还有许多技术和内容上的挑战需要解决,市场目前很难出现拐点,除非苹果在2022年推出AR眼镜。

而放眼国内,华为、联想、歌尔、OPPO、vivo以及一众创业公司都活跃在这个领域。

“如果苹果AR眼镜的价格是499美金,这会将国内AR小厂的生存空间压榨得非常厉害,尤其是对to C的硬件创业公司来说,基本上就顶枪口上了。但错开这个枪口,to B是没问题的。”庞硕表示。

的确,AR眼镜to C的道路依然艰难,一些标杆企业产品Google Glass、HoloLens、Magic Leap等都先后将目标对准了B端市场。比如,对于DHL,Google Glass帮助其员工提升拣货速度;HoloLens 2面向企业远端会议、职场训练、工程、维修引导等,Magic Leap也在觊觎微软HoloLens的企业市场……

在Steven看来,如果苹果AR眼镜进入市场或许也是个好事情,这意味着行业格局会改变,并衍生新的现象级软件。他认为,AR眼镜是手机厂商的必争之地,甚至会有手机厂商在短期内推出3000块钱左右的AR眼镜,借此机会提升自己的地位,甚至弯道超车。

“这是一个新的计算平台,5G时代依然会出现现象级的内容软件,比如AR云就可能是未来的一个超级软件。”

苹果是一家积累非常深厚的公司。基本上10年一次变革,乔布斯被流放了10年,1997年回到苹果推出iMac,10年之后的2007年推出iPhone。

那么,苹果会成为下一个革命的引领者吗?

曾从事Palm、PocketPC等系统开发现在又深耕AR的Steven说道:

“iPhone的变革离不开当时的多点触摸,以及3G、4G等的发展。整个产业链到了一个阶段,自然会有东西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就需要英雄,他要有整合产业链的能力,而且还需要经历很多努力、失败,只有做了前面很多成功、失败的产品才有后面革命性的爆发。”

那么,供应链出身的库克,会成为这个英雄吗?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联通沃云康楠:做云计算市场的新锐追赶者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