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共享电单车厮杀下沉市场:烧钱、押金仍是绕不开的老话题

2020年7月10日 07:22  贝壳财经  作 者:陈维城

“3月前后,泰安街头出现了好多共享电单车,有美团的,有青桔的,还有一个叫小遛的。”家住山东省泰安市的林女士突然感觉居住的城市一下子“潮流”了许多,“我骑过,体验还不错。”

与林女士所见相同的人不在少数。去年下半年开始,一批共享电单车企业“涌进”了二三线,甚至县城。这个过程还在持续,截至目前,已经在下沉市场屯兵的,除了美团、滴滴青桔、哈啰等巨头之外,还有小蜜、松果、小遛、芒果、永久等中小玩家。

一如当年共享单车“烧钱”竞争的场面,初入下沉市场的共享电单车也推出了不少优惠活动,比如美团的新手礼包免费卡,每天2次,前30分钟免费,青桔电单车则赠送2张10元体验券。

共享电单车在下沉市场崛起,与政策的松动不无关系,也得益于资本的加持。下沉市场就这样成了共享电单车的一个新赛道。但是,共享电单车驰骋下沉市场的同时,有用户却担忧,它会不会重蹈共享单车的覆辙?烧钱、押金、运维仍是绕不开的话题。

01

共享电单车的小城故事

小巨头与新玩家县城相遇

“去年以来,我们县城陆续进来不少共享电单车,现在至少有3家品牌在运营。”家住东部一旅游城市的陈先生说,目前他所在的城市已有松果、哈啰,以及一家小品牌的共享电单车。

其实,共享电单车并不是新事物。2017年随着共享经济的兴起,共享电单车也应运而生。当时共享电单车主要在一二线城市运营,就北京而言,小蜜单车与芒果电单车全城布点,7号电单车基本布局在北四环以北,小鹿单车则深耕朝阳区。

然而,没过多久,小鹿单车最先暂停运营。此后,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7号电单车陆续出现一些经验困境,玩家如流水。

行业调整的背后,有资本退潮的原因,也有政策因素。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到,“不鼓励发展租赁电动自行车”。

共享电单车在一二线城市发展的步伐放缓,但在下沉市场却慢慢萌发,2017年8月,松果电单车注册。当时还是共享单车行业“黑马”的哈啰出行,也在一年后开始尝试电动助力车业务。县域市场逐渐被拓荒。

2019年4月,电单车新国标的实施成为共享电单车发展的新机遇。这一年中,哈啰助力车、松果电单车、小遛电单车加速在县域市场布局。当年下半年,哈啰出行负责人曾对外表示,“目前哈罗助力车已经回本盈利,在没有新投车辆的情况下,助力车是整个公司最赚钱的部门。”

美团点评收购摩拜单车后,对出行业务更加审慎。不过,出于与外卖配送业务协同的考虑,美团还是把共享电单车纳进了业务边界内。近期,有传言称,美团与富士达、新日电动车等企业达成了车辆供应的合作。

2019年6月,滴滴出行将单车事业部、电单车事业部整合为两轮车事业部。今年4月,滴滴CEO程维公布未来3年战略目标时提出,两轮业务将更受重视。

目前共享电单车领域有美团、青桔、哈啰、小蜜、松果、小遛等全国性玩家,也有一些区域性玩家如芒果电单车、永久电单车等。小蜜是人民出行的前身;松果电单车背后有天天用车的人马。

“除了哈啰、滴滴、美团外,还有数十个家企业,说明大家都看好两轮车出行领域。”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

与此同时,与共享电单车相配套的共享换电业务也在发展。易骑换电、e换电获得多轮融资,腾讯、阿里等巨头资本参与。哈啰出行、蚂蚁金服、宁德时代战略合作铺设两轮基础能源网络;美团配送与铁塔能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滴滴出行旗下青桔品牌与国网电动汽车公司旗下国网什马围绕两轮出行能源服务展开合作。

02

你免费我补贴

竞争战火在下沉市场继续燃烧

在下沉市场,共享电单车企业在各地的收费标准并不相同,各家的起步价也有差异。泰安市有3家平台,青桔电单车收费标准是半小时内3元钱;美团助力车半小时内3元钱一小时6元钱;小遛电动车5分钟收费1元钱,依次累计。

初入县域市场,各家共享电单车推出不同的优惠活动,低价竞争的情况也时有出现。比如,美团在一些城市推出新手礼包免费卡,每天2次,每次前30分钟免费,为期3天。青桔在一些城市向用户赠送2张10元体验券。

共享电单车企业的用户,是这样一个群体:考虑出行时间和舒适度,3-10公里的通勤。这是靠人力骑行的单车已难以满足的出行需求。因此,体验性对用户群体而言很重要。

“比共享单车省力,骑着挺舒服的,但运营区域有限,超出区域就断电了,还有停车有限制,需要在规定的区域停,要不然要扣10-20元的调度费。”用户陈先生说起他的感受。

陕西的张先生则表示,“体验不好,价格贵,服务范围小,支付必须充值,不够人性化,超出区域不提前提醒,功能优化不够。如果改进,还考虑继续使用。”

尽管用户提出很多意见,但艾媒咨询调研的数据显示,当前共享电单车用户对共享电单车的价值认可度逐渐提高,对于共享电单车行业的持续性发展,58.7%的受访用户持积极态度,34.3%的用户持观望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行业发展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单车是淘汰的出行工具,效率不高,使用场景局限于休闲运动。人们出行更需要省时方便的体验,共享电单车未来会取代共享单车。”人民出行CEO李如彬认为。

“中国有上千个县区行政单元,几亿人口,长期以来未被关注。这些群体的出行需求也是很强烈的,他们也要追求有品位的产品和服务。”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

深耕县域市场的松果出行,深谙下沉用户的使用特点,将车身带货的空间加大,满足了一些用户使用习惯,这个配置也令松果电单车的使用率高于哈啰助力车等车型。青桔、美团、哈啰最新车型车身都有带货的空间。

李如彬认为,任何一个好的产业,一旦被发现、被验证,就有无数的创业者,无数的投资人加入进来。县域市场火热是正常的现象,但会有大浪淘沙。

“行业应该也容不下这么多玩家,未来将会出现并购事件。”人民出行CEO李如彬说。

03

运维“公主病”尚未治愈

先充值后消费又被嫌弃

如同押金难退压垮ofo一样,前期采用押金模式的共享电单车企业也面临困境,后来者免押金情况增多,却出现了充值消费的现象。

“我们县城也有共享电单车了。”陕西的张先生体验了小遛电单车,他发现无法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支付,需要提前充值才能消费,充值金额10元起。

截至2019年底,起家于宁波的小遛已经覆盖全国60城,注册用户突破千万。而在网络投诉平台上,小遛充值消费的投诉量不少。

如同共享单车的出现侵蚀了“摩的”生意一样,共享电单车也触动了县城出租车的利益,不断有媒体报道出租车司机藏匿或破坏共享电单车的事情。比如,2019年8月,四川仁寿县部分出租车司机涉嫌丢毁共享电单车,被警方要求写检查。

除此之外,各地对共享电单车的态度也影响着行业的发展。目前,已有昆明、长沙、银川等地明确发文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但还有一些城市的“限摩限电”的政策依旧严格。

今年3月,武汉市交通运输局发布消息称,哈啰出行未办理相关手续违规投放电单车,紧急约谈哈啰出行武汉地区负责人,要求立即终止违规投放行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去年下半年以来,县域市场成为共享电单车重点投放的方向,但主要玩家的布局策略并不同。哈啰、松果、小遛深入城镇市场,青桔、美团、人民出行更看重大城市。

县域市场车辆翻台率高,但破坏率高,运维成本重;城市市场单一客单量大,但受城市管理政策影响大。两条路线都有实践者,但吸取共享单车的经验,共享电单车依旧是一门易受政策影响的生意。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谷树忠在今年两会期间表示,“从国家层面来看,仍未给予共享电单车明确定位,缺乏准确的发展政策导向和鼓励发展的政策环境,各地政府对政策方向仍持观望和审慎的态度。”

共享电单车还面临另一项新规的考验——骑车须戴头盔。尽管目前这一要求尚未在全国严格执行,但是这无疑会给共享电单车企业带来技术上的问题:头盔是车企配备,还是骑手自备?据了解,目前,哈啰、小遛等平台已着手解决共享电单车配置头盔等问题。

驰骋县域市场,降低运维成本也是一个考验。运维,是共享出行企业在大城市都没治好的“公主病”。目前各平台倾向于采用定点停车的方法,但是这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用户体验。

“共享电单车整体挺方便快捷的,目前价格都挺实惠,但以后收费是否合理,以及充值消费是否会出现退款难,这些都不好说。毕竟有共享单车是前车之鉴,用户现在很谨慎了。”林女士说。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闻库:5G按下快进键 开始走近大家的生活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