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TikTok的搏命抗争:状告美国政府维护权益

2020年8月24日 08:00  CCTIME飞象网  作 者:吕倩 钱童心

8月23日,抖音海外版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表态:将正式对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6日颁布的第一道行政令提起诉讼,起诉时间在美国时间8月24日,当地的周一。

同时,TikTok正在做最坏的打算,以确保即使该应用在美国被关停,其员工也能继续获得报酬。即字节跳动在准备起诉美国政府的同时,也在积极准备“关停预案”。

字节跳动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一年来,我们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解决方案。但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为确保法治不被摒弃,确保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我们将通过诉讼维护权益。”

美国律所相关法律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次诉讼案中,最重要的是中国企业出具何种证据,是否能够支持法律上的论证。

根据8月6日特朗普发布的总统行政命令,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任何人或企业与TikTok母公司的任何交易,都将在45天后被禁止。该禁令的全部范围尚不清楚,美国商务部部长将有权确定交易的范围。

国际贸易和供应链管理律师、GSC Potomac 合伙人蒋兆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还要等美国商务部的具体措施,到底如何具体实施总统令。”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TMT业务部负责人王新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字节跳动起诉美国政府胜算不大,但诉讼程序是有意义的,可以将问题进一步澄清。

最后的抗争之举

8月,特朗普连续两次发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封杀字节跳动。除去8月6日的交易禁令,特朗普还在8月14日发布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之内出售或剥离该公司在美国的TikTok业务。特朗普同时授权总检察长(即司法部长)有权采取任何必要措施以执行此命令。

尽管中国这家互联网巨头没有透露将在哪里起诉美国政府,但美国奥斯顿国际法律事务所(Alston & Bird)一位合伙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TikTok可能会选择在其美国总部所在地加州的联邦地区法院对美国政府提起诉讼,也可能会在美国政府所在地华盛顿特区提起诉讼。

上述律师表示,基本上企业在美国发起诉讼,法院都会立案,但是立案不代表原告就会胜诉,法院看重法律的论证。“对于Tiktok来说,起诉美国政府算是最后的抗争之举了,因为也没有其他渠道可以宣泄,提起诉讼算是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公众听。”

她还向第一财经记者强调称,中国企业起诉美国政府要有充分的论证,因为政府行为某些情况下可以不受到司法审查。同时,美国的法律法规、决定、命令在制定中,要时刻考虑正当程序的法律原则。政府如果剥夺了任何个人或者企业的既有财产权,则需要经过正当的程序,所以“正当程序”的论证会变得更加重要。

TikTok计划在诉讼中针对特朗普诉诸的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进行辩驳,认为该行政命令剥夺了中国公司的“正当程序”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授权总统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规范商业的权力,以应对外国的任何异常状况或者“特殊威胁”。

特朗普曾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诉诸该法律威胁美国驻华企业离开中国。

美国过去未曾纯粹因为贸易纠纷,而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宣布紧急状态。此外,《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受美国《国家紧急状态法》制约,所宣布的紧急状态必须每年更新以维持有效。

诉讼的意义

王新锐对第一财经表示,特朗普第一道行政令主要法律依据为IEEPA与《国家紧急状态法》;第二道行政令依据《1950年国防生产法》修正案。两者制裁内容不同:前者的限制对象是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后者则强制TikTok剥离其在美业务和资产。

作为上诉方式,王新锐表示,虽然国会有权通过联合决议的方式终止国家紧急状态,或出台法律限制总统在IEEPA中的权力,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国会议员提出终止国家紧急状态的决议。

京师律所创始合伙人封跃平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特朗普发布的第一道行政令依据是其在2019年5月15日签署的《确保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供应链安全》行政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禁止交易、使用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经济构成特殊威胁的外国信息技术和服务。但特朗普并没有提供字节跳动对美国带来不寻常、非常严重的威胁的依据,这在较大程度上反映程序违法。

其次,封跃平称,IEEPA对总统签署行政令的权力进行了限制,即总统不能以此权力直接或间接地限制或禁止不包含价值转移的个人交流。如果通过行政令会阻碍TikTok作为交流工具的使用,将会突破IEEPA赋予总统的权力范围。

另外,第二道行政令针对的是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美国Musical.ly的交易无效,予以禁止,因此字节跳动、其子公司、关联公司和中国股东应按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要求剥离在美国的业务。

封跃平表示,CFIUS是联邦级别的跨部门委员会,有权审查一切外国对美国投资,判断其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但CFIUS的调查结果基本不会受到司法评估的影响,因此较难通过法院推翻。

封跃平表示,虽然字节跳动诉讼胜算不大,但从情感角度来说,通过实际抵抗行动,能够给到中国企业家、投资人以及国内民众以市场信心。

王新锐认为通过起诉,字节跳动可以起到对外宣示信心的作用。“如果对不公正的行政令默默接受,那等于对外承认自己理亏。哪怕最后不能赢,但逼迫对方把这件事说清楚,让规则更加清晰,对企业同样有好处”。

做好最坏打算

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在8月20日接受采访时,强烈反对CFIUS的结论。她表示,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能够支持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威胁的证据,她对CFIUS的裁定感到失望。

字节跳动方面表示,作为关停预案一部分,字节跳动正在积极联系海外银行和信投机构,寻求在总统令生效的情况下,也能够为美国员工支付工资以及维护员工其他合法权益的可能。

对于目前身处被动位置的字节跳动来说,王新锐建议公司层面可以做的主要是向用户去说明在隐私保护、数据安全方面的努力,反驳不实传闻,尽量争取国外普通用户的认可;其次,目前给字节跳动带来直接影响的就是行政令,因此公司采取的法律行动也必须具备针对性。

美国发布针对字节跳动的禁令后,市场上先后传出微软、推特、甲骨文、谷歌等公司竞购TikTok美国业务的意向。由于美国针对字节跳动的总统令范围极广,内容高度不确定,字节跳动无法确保在美国政府限制的时间内,达成各方均能接受的处理方案。一旦到达禁令截止时间,美国政府将可以强制关停或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这或许是字节跳动开始准备“关停预案”的原因。

TikTok在美国拥有超过1亿用户,1500多员工,以及数千家合作伙伴。除去官方诉讼,字节跳动的美国员工也在自行发起针对特朗普的诉讼。代表员工提起诉讼的互联网政策律师迈克·戈德温(Mike Godwin)表示,特朗普的禁令属于行政越权,会损害TikTok美国公司员工的宪法权。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王志勤:全球5G商业应用主要集中在中国和韩国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