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一 >> 正文

中国游戏产业持续增长 日本游戏巨头加码投资

2020年8月6日 07:55  第一财经  

作者: 刘晓颖

[ 万代南梦宫方面表示愿意与中国的本土企业合作,“起初,我们以日本的IP和日本进口的产品为主,但我认为现在的主流更倾向于和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开发中国原创的产品。” ]

在今年的ChinaJoy上,记者注意到一个汇集了高达、吃豆人、龙珠、火影忍者、海贼王等IP的展台吸引了不少玩家的驻足围观,而这些皆出自日本万代南梦宫。

对于一家日本公司来说,进入一个新市场初期就能赚钱的情况并不太多,一些日企在进入中国十多年后才实现盈利。但若换到另一产业里,情况却变得不太一样。

“2014年我还在日本负责国外移动业务的时候,中国的娱乐产业市场就已经非常热门。所以,2015年我们在上海创立了以游戏为中心的公司。”日本万代南梦宫(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山田大辅向记者透露,成立五年,中国公司经营都是红字(指盈利)。

万代南梦宫的好运气也许是借了中国游戏产业大热的东风。这家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二年,中国超过美国跃居全球游戏产业排名首位:2016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达到1011亿美元,其中中国6亿游戏玩家贡献了246亿美元,美国玩家以241亿美元紧随其后。

此后中国游戏产业的增长势头可以用“高歌猛进”来形容,这个市场保持了全球第一的位置直至今日。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的市场规模超过了2300亿元。而即使在2020年这样特殊的年份,中国游戏产业也逆势增长。《2020年1至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的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大有赶超去年的势头。

“2015年我们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中国游戏产业排名全球第三,仅次于美日,但是现在已经排名全球首位,中国公司制作的游戏,很多已经出口到美日欧市场。(中国游戏行业的发展)这种情况,放在10年或者5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山田大辅确信当初进入中国市场的决策是正确的,“就市场规模而言,日本在饱和度或者说整体增长量方面已达到极限,现在,公司在争夺是现有的存量玩家。但是我认为(中国)新的玩家在不断涌入,而且IP和行业本身也会得到发展。”

经历数年发展后,万代南梦宫决计在中国将进一步加速其“IP轴战略”。山田大辅表示,好的IP是拥有旺盛的生命力且粉丝忠诚度和黏性都很高,公司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将这样的强IP持续运营下去,吸引到一代又一代的年轻玩家。“我们有两个强项,一个是我们拥有IP,另一个就是我们有对IP进行商业开发的能力(最大程度发挥IP的商业价值)。” 山田大辅强调。

以高达为例。这个IP今年已有40岁,拥有大量不同年龄段的粉丝。山田大辅告诉记者,他见过一些父亲自己是高达迷,现在还带着儿子到玩具店买高达手办玩具的。数年前万代南梦宫将高达这个IP引入中国,今年为了迎接高达的40周年,万代南梦宫又开启了“高达中国计划”:未来全面联动游戏、玩具、游艺、影视、演出这五个事业群,在中国市场的开拓中不断深化区域联动体制,推动各事业群的协同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日资企业在外界眼中通常被看作“过于保守”,不过,万代南梦宫却表示愿意敞开怀抱与中国的本土企业合作。

“起初,我们以日本的IP和日本进口的产品为主,但我认为现在的主流更倾向于和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开发中国原创的产品。” 山田大辅告诉记者,“作为外资企业,我们不谋求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来做,因为这样的话会非常困难。我们一直在寻求中国本土的合作伙伴(比如腾讯、网易等),如果不这样做,也就没有必要在中国成立投资公司。和中国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联通沃云康楠:做云计算市场的新锐追赶者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