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在拉美“复制”一个阿里

2020年9月8日 09:06  虎嗅网  

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淘宝出世,阿里崛起。2020年新冠疫情横扫全球,经济下行之际电商平台却迎来春天,全球都试图“复制”另一个阿里,而这其中,总部位于阿根廷的美卡多最令人瞩目。

1999年,美卡多(Mercado Libre,西班牙语意为自由市场)成立,并于2007年成为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拉丁美洲科技公司。尽管美卡多堪称拉美地区访问量最大、交易量最高的电商平台,但由于拉美地区电商市场的乏力,这家公司长期表现平平,2001年买下美卡多19.5%股份的eBay甚至在2016年将其抛售。

然而,随着网购及电子支付在疫情期间的发展,美卡多终于迎来高光时刻。今年四月至九月,它的股价从每股447美元一路飙升至1209美元(9月1日收盘价)。狂飙的股价对应的是——拉美电商市场的苏醒。

美卡多今年的股价变化  

起点:1999

1999年,马云在杭州创办阿里巴巴,马科斯·加尔佩林(Marcos Galperin)同年成立了美卡多。从世俗眼光看,加尔佩林显然比马云拥有更高的起点。

马云曾两度高考落榜,第三次才勉强够上英文专业本科。而加尔佩林在1990年就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前往美国留学,入读沃顿商学院,并在1997年进入斯坦福商学院攻读MBA,每一步都踏在正统的精英之路上。因此,依靠商学院的人脉,美卡多在初创之际就获得了包括JPMorgan(摩根大通)在内的760万美元融资。

21年前,虽然美卡多看起来比阿里巴巴更有成功相。但是,中国市场的潜力远非南美市场的疲软所能比拟。21年间,马云缔造了淘宝、天猫、支付宝多个神话。2020年8月20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了截至6月30日止季度业绩,财报显示,2020年Q2集团营收1537亿,同比增长34%;季度净利润475.9亿,同比增长124%。8月21日,阿里市值7189亿美元。

马云,今年以388亿美元身家位列福布斯2020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7位。而他本人,不仅在2015年被邀请与克林顿对话,2017年与特朗普谈笑风生。无论身处达沃斯还是克林顿主持的论坛上,马云都能金句频出,赢下全场的笑声与掌声。

马云与克林顿谈笑风生

今天的加尔佩林就相形见绌了,尽管他绝对称得上成功企业家,也会被母校斯坦福邀请做讲座,但是美卡多离爆发总差点火候。

加尔佩林回到母校斯坦福讲述创业经历

这可能要归因于拉美市场二十年如一日的“停滞”状态。近日《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发表的文章指出了拉美经济难以发展的两大症结所在——小型企业和寡头银行。小型企业在街角处多如牛毛,科技不能影响它们一丝一毫,不少家庭经营的冰淇淋店、五金店顽固地只收现金,店员有时得抓耳挠腮计算该找给顾客多少钱。而银行则是高高在上效率低下,让你觉得只有头戴长筒袜、手持冲锋枪才能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两者互相制约了彼此的活力。中小企业因难以获得信贷而未能实现现代化,而寡头垄断的银行则依旧保持着对这些企业漠不关心的态度。因此,在拉丁美洲发展电子商务以及移动支付困难重重,大众依赖街角小店,传统小店坚持现金收账,没有人愿意冒太大的风险改变现状。

美卡多创始人兼CEO加尔佩林2019年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明,“拉美地区50%人口尚未接触任何金融服务,线上购物则在零售业中占比不足5%。”

变局:2020

拉美地区线上购物在零售业中占比不足5%,意味着糟糕的现状,却也代表着无限的潜力。要知道,中国的这个数字是20%,美国则是12%。

但是新冠疫情改变了一切。根据《经济学人》的文章,美卡多公司财务总监佩德罗·阿恩特(Pedro Arnt)表示,过去几个月里,拉美的电商化“快进”了三到五年。如果拉美地区首次网购的用户养成了习惯,美卡多会获得丰厚的收益。根据巴克莱银行的数据,去年拉美人在美卡多交易的商品价值为人均30美元,而亚马逊在其美欧核心市场的数字是405美元。

英国导演肯·洛奇在电影《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批判了近年来电商经济压榨快递员的现状

投资者期待已久的拉美数字革命正在通过疫情快速推进。街边小店在封锁期间无法实现创收,这让商家把目光转移到线上销售,“被迫”加速现代化转型。同时,消费者因为疫情也不得不选择网购,并开通电子支付账户。疫情期间,美卡多市值翻了一番,达到500亿美元。如果没有这次疫情,美卡多在2020年的收入预计仅为32亿美元,而且将连续第三年亏损。

在美卡多成立之初,它被当作eBay的效仿者。如今它不免被拿来与亚马逊进行比较,美卡多确实和早年的亚马逊一样,愿意为快速增长放弃短期利润,它也一直在发展物流网络。但是,美卡多很少开展自营业务,它从平台上买卖双方的交易中赚取费用,这一点和阿里的淘宝更为相似。

不过,美卡多的野心并不止于复制淘宝,它对于搭建电子支付平台从来没有懈怠,所以美卡多更想在拉丁美洲打造一个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帝国”。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上市估值2000亿美元,这令美卡多憧憬自己的未来。美卡多旗下的Mercado Pago就大致仿照了阿里巴巴的支付宝,并在2019年收到了来自PayPal的7.5亿美元投资,帮助他们扩大电子支付业务。

加尔佩林在彭博社的采访中表示,美卡多和PayPal已有长期合作,PayPal曾经属于eBay,而eBay曾经拥有美卡多20%的股份,两者在不同国家经营相似的生意,这笔投资可以增长彼此的优势。美卡多会加速电子支付在拉美地区的推广,包括发展二维码支付、线上信用系统。

美卡多CEO加尔佩林接受彭博社采访

光明前景

美卡多的前景是光明的。

后疫情时代,随着商家重新开放,二维码支付作为一种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可能会成为常态。拉美各国央行对电子支付的推动有助于提振Mercado Pago之类的金融科技平台。

拉丁美洲人口超过6.2亿,是全球互联网普及率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电子商务(E-commerce)和科技金融(FinTech)在拉美地区享有很大的机会。面对这片蓝海,众多竞争者都蓄势待发。

美卡多最大的威胁来自亚马逊,它们在墨西哥的较量尤为激烈,比起拉丁美洲,亚马逊目前还是更关注印度市场,但贝索斯的策略在将来可能会改变。再来,此次疫情让大型实体零售商意识到搭建线上销售平台刻不容缓,所以它们也会来分网购这块蛋糕。在支付领域,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像中国的微信支付一样在社交软件上搭载电子支付系统,成为Mercado Pago的强劲对手。

全球各地的电商平台龙头企业

被问及美卡多最大的挑战时,加尔佩林曾在采访中表示,两个关键能够使公司业务实现增长,一是电子支付、电子金融的发展能够支撑电子商务平台的搭建;二是物流,重点在于物品能快速、安全被送到消费者手中。拉丁美洲区域的地形复杂,群山、雨林、沙漠遍布,所以这需要在居民区设立服务站,整合公司的硬件软件来提供服务。

加尔佩林进一步表示,免费运送(free shipping)投入大,但能吸引用户多次下单。鉴于拉美市场的潜力,美卡多目前并不特别注重眼前利益,更在乎可持续发展。

这个战略与早期注重投入而非利润的亚马逊不谋而合,至于在拉美市场,当数字革命正在酝酿之际,国际化的亚马逊或许真的难敌扎根本土多年的美卡多。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徐文伟:后香农时代,面向数学的十大挑战问题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