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一 >> 正文

止不住的亏损 裁员能救爱奇艺吗?

2021年12月2日 07:14  21世纪经济报道  

爱奇艺还是走出了这一步。

12月1日,据新浪科技消息称,当天,爱奇艺开始进行一轮大规模裁员。多位被裁员工称,此次裁员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部分部门几乎全员被裁,即使是诸如内容、智能硬件等盈利部门也有指标。

据透露,爱奇艺此次裁员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结构扁平化。所以,中层(总监级别)被裁的比较多,另外还有司龄比较长、年龄比较大、薪水比较高的员工,多在被裁之列。

同时,爱奇艺预算收缩,花钱为主的部门比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最多的能到50%。没有过试用期的员工,几乎都在裁员之列。爱奇艺研究院、爱奇艺游戏中心等部门几乎全员被裁,短视频产品随刻会和其他产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被裁员的员工会获得N+1的赔偿,交接完工作就可以离开,不过,司龄长的员工及中层员工,可以待到月底。

独立的爱奇艺智能(有VR等产品)也有裁员比例,只是相对于花钱部门来说比较低。内容部门的裁员比例在30%左右,很多工作室都没了。原则是同等职责岗位只保留成本低的员工。

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爱奇艺方面求证上述消息真伪时,其相关负责人称对外暂无回应。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阿里大文娱等多家互联网平台人士处了解,爱奇艺总体薪酬并不占优势。且由于长视频暂未找到盈利模式,整个行业收入在互联网生态内偏低。

止不住的亏损

裁员传闻背后是,爱奇艺净亏损扩大。

三季报显示,当期,爱奇艺营收为人民币76亿元(约合12亿美元),同比增长6%;净亏损17亿元(约合2.68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为12亿元。

原因来自增长乏力。

当期,爱奇艺会员服务营收为43亿元,同比增长8%;在线广告服务收入为 17亿元,同比下降 10%;内容分发收入6.271亿元 ,同比增长60%;其他收入为10亿元,同比增长 3%。

作为最大营收来源的会员业务,增长背面是,用户数下滑,靠涨价赢得8%增速。截至三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36亿。而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 1.048 亿。

去年末,爱奇艺推出新的会员定价方案。 调价后多端价格统一,共分六档,连续包月、月卡、连续包季、季卡、连续包年、年卡定价分别为19元、25元、58元、68元、218元和248元。

客观上,这一价格实际涨幅有限。以往视频会员通过iOS端付费的价格一般会高于通过安卓端/PC端付费的价格,本次爱奇艺价格调整为多端统一定价。对比提价前后的价格,iOS端基本持平,安卓端/PC端各档会员费用涨价约25%。

但走低的会员数,很难撑得起收入长期增长。

爱奇艺广告业务收入仍在下滑。

这有着大环境因素。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5%,前值为8.5%,增速出现了较大幅度放缓。8月份消费数据明显低于预期。

同时,重要广告主所在行业持续震荡。以腾讯为例,广告增速放缓主要由于教育、保险与游戏行业的广告需求疲弱,以及互联网广告整治所致。

百度也表示,广告业务中,地产、 装饰、教育、旅游等板块均受到负面影响。当前,教育、地产等行业,均为重点调控对象,旅游则深受疫情影响。

“投放越发谨慎,且必须看回报率,压力很大。”有世界500强饮品企业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爱奇艺还面临着特殊的行业背景。

“会员数量下降,有内容缺失原因。因为疫情关系,院线电影不上院线,所以也拿不到院线电影。第二是电视剧受疫情影响,受审核影响,延期播出。第三是综艺节目受广告主停止投放广告、停止赞助的影响,也导致延期。还有一些其他的影响,比如说动画的制作等等。这些都是导致用户,就是会员数量下降的最主要原因。”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年初称。

此外,爱奇艺成本控制有限。三季度,收入成本70亿元,同比增长10%。其中,内容成本53亿元,同比增长13%。

由此,爱奇艺处在盈利模式未打通且成本上升的逆循环,裁员成了必选项。

裁员效力有限重在整肃风纪?

根本问题未解决,裁员能有效降低成本吗?

目前来看,只能局部缓解。三季报显示,爱奇艺研发费用为6.83亿元 ,同比增长 2%,员工收入主要体现在这一门类。

这与爱奇艺17亿元亏损额相比,不到一半,且裁员空间毕竟也有限。

另据媒体报道,爱奇艺将缩减市场投放预算,这个实际作用或相对大些。三季度,爱奇艺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为12亿元,同比增长9%。

对爱奇艺来说,裁员的实际意义,或在于整肃风纪,从而结构性省下成本。对视频平台来说,部分员工收入大头来自灰色收入。

包括爱奇艺、腾讯、阿里在内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公司项目存在回扣空间。这在非标的影视业更加明显。

近期,腾讯在反舞弊调查中发现,腾讯视频影视项目制片人张萌存在违反公司“高压线”行为,并涉嫌违法,现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张萌任职于腾讯视频旗下天蓬工作室。

去年,裁判文书网公布了《陶燕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因在电视剧投资方面违法收受488万元,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已于6月24日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2018年12月,原阿里文娱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因经济问题被警方调查。判决书显示,在担任优酷总裁期间,杨伟东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人民币855万余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013年8月,原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刘春宁离职后,入职阿里。2014年,腾讯内部审计时发现当初刘春宁主管的视频团队存在贪腐疑点,于是,重拳出击。

2016年4月,刘春宁被控受贿一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财新当时报道,刘春宁被控涉嫌两宗犯罪事实,均是发生在其担任腾讯在线视频部总经理期间。第一宗指控,是涉嫌干涉电视剧《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评级,从中受贿143万元。

检方指控的第二宗涉嫌犯罪事实,是刘春宁在采购《宝贝》《兰陵王》两部剧时,受贿70万元。

“这个行业太市场化了,从抢IP、明星等项目前期起,充满了变数与水分,拍摄阶段成本亦不透明,后期价格更是一团迷雾。根本说不清楚是市场价格还是有操作,本来就是一体两面,水分有时候是必要生存条件。”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

经营压力下,裁掉中层、老员工,对爱奇艺整肃体系,或也有帮助。

“我们经常说一鱼多吃:在内容上的投资产生了与内容相关的IP,然后将IP开发成不同作品形式,比如原来是小说,现在变成了电影、剧、动画、游戏,之后把IP做商品化的授权,变成了文具、道具等等这些综合性的收入,包括广告收入以及向用户直接收取的会员费或是单片点播费等等,只有这些综合起来的收入超过了对内容的投资,这种商业模式才会成为一个稳定的、健康的商业模式。这需要时间,爱奇艺离这天不远了,因为我们积累的IP越来越多了。”11月,龚宇在财报电话会上表态。

这是他少见的直接喊话。

编 辑:值班记者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长飞总裁庄丹:光纤光缆行业迈入第三轮增长周期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