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谁在“洗白”贾跃亭?

2021年9月30日 08:15  AI财经社  

撰文/魏帅 洪晗琪 韩玲

编辑/冒诗阳

贾跃亭被重新“洗白”

9月19日,中秋小长假的第一天,气温骤降,加上绵绵阴雨,让北京的街头变得行人稀少。

但在朝阳区的798艺术区,却是热闹非凡。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在这里举办“919未来主义者共创节”,同时,在美国洛杉矶还会举办一场相同主题的活动。

这是贾跃亭出走以后,其创立的公司首次在国内办公开活动。当天在798,FF中国高管首度亮相。FF中国CEO陈雪峰在现场宣布,公司与吉利的合作取得“实质进展”,首款产品FF91将“按计划交付”,公司正在加速寻找FF中国总部落户城市。

为了烘托现场气氛,一位FF粉丝冒雨登台献唱《野子》,“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这首歌是贾跃亭的最爱之一。

2016年乐视年会上,贾跃亭就曾献唱《野子》,虽然是假唱,但还是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了高潮,在场乐视员工以及公司高管们都在歌声中,沉浸在了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生态梦里。

然而,贾跃亭唱完《野子》不久后,乐视资金链断裂,他本人出走美国,至今未归。更关键的是,他欠下近百亿的债务。根据天眼查统计,目前贾跃亭关联被执行人信息已达12条,被执行金额累计超94.8亿,最新一条发在今年9月14日。

伴随着执行人信息的,是贾跃亭信用、名声的彻底破产。2017年之前,山西临汾人贾跃亭一直被视作“晋商骄傲”、“互联网生态巨擘”、“创业教父”,也因一手缔造的乐视网被称作“创业板首富”。出走美国之后,贾跃亭成了“互联网史上最著名的老赖”。

但令人惊讶的是,伴随贾跃亭创办的FF上市及各种造势活动,贾跃亭开始慢慢回归公众视线。今年7月,FF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贾跃亭虽没有上台敲钟,但在台下现身鼓掌。

在这一次FF共创节上,贾跃亭又在洛杉矶总部的活动中亮相。他一袭黑衣、头戴墨镜,显得异常兴奋,向参会人士热情介绍FF91。

在北京的活动上,贾跃亭也是话题人物。一位FF中国区高管对媒体说,贾跃亭是“精神领袖”,是“图腾式的人物”。

对于FF来说,贾跃亭当然是最重要的代言人。FF开设了许多视频账号,在官方的“循循善诱”之下,贾跃亭在“FF最前线”、“FaradayFuture”等多个自媒体账号中,已经由几年前的老赖变为“创业者能学到什么”等话题的正面案例。

AI财经社发现,在贾跃亭演唱《野子》视频下的留言,最初是“被大风吹走的贾跃亭”“贾老板唱的是下周回国”“坚持做老赖”“无数投资人:还我钱来”。但近期画风突变,已经被替代为“等待你王者归来”“有梦想的人”“一个真正为理想而活的人”。

于是,外界开始好奇,贾跃亭要被“洗白”了?

谁在为贾跃亭站台?

其实,贾跃亭在投资界“人缘”也不错,有不少人一直很挺他。

2017年中,始于上一年年底的乐视手机供应链债务风波,扩散至乐视整个事业版图。彼时,除了上市公司乐视网以外,其他业务线几乎全线收缩。也是在那个时间点,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在微博发文,“要为曾经在BAT丛林中蒙眼狂奔的贾跃亭鼓掌”。这背后是,2016年4月,他曾为乐视体育完成了一轮80亿元人民币的私募融资。

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谈及自己的支持言论,王冉表示:“(乐视)真正打动我的还是他们的团队,从最早接触的乐视影业张昭,到后来接触的乐视体育雷振剑,都让我感受到一种大公司身上很难感受到的创业激情。”

在2017年中那场口诛笔伐中,一些投资人也在暗地里为贾跃亭说话,他们呼吁对企业家“抱一份尊重”,“不要总是成王败寇”,“希望我们的文化能够有更多的乐见其成”。

在贾跃亭出走美国,名声降到谷底之后,为他公开说话的人少了很多。但伴随贾跃亭创办的FF声量越来越大,很多人开始公开为他站台。

去年11月底,曾经用3100万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表示,“是时候该给贾跃亭平反了”,他认为贾跃亭的乐视是“全世界仅次于特斯拉、最早进军智能汽车的上市公司”。一位投资人在社交媒体上也表示,贾跃亭当年的失败在于“太领先太超前”。

一些跟贾跃亭有过交集的人,也开始说老领导的好。FF上市后,曾在乐视影业工作的江薇(化名)在个人社交平台回忆:那段工作经历虽然又忙又累,却拥有很强的企业归属感,“老贾真的是个有梦且愿意去做的领导”。今年8月,一位跟随贾跃亭7年的乐视前高管也在朋友圈分享视频,里面集合了FF老员工对FF及贾跃亭的赞许。

伴随着风评的变化,贾跃亭本人似乎也想重新回到台前。

他的新浪微博粉丝数是1635万,出国后逐渐沉寂,但在今年6月FF借壳上市前夕,重新活跃了起来。从FF登陆纳斯达克到FF91产品宣传,再到向河南捐款,贾跃亭开始密集发布业务进展,参与公共话题讨论。

一定程度上说,贾跃亭在业内风评的转好,最大的受益者是FF。其实早在2019年,贾跃亭就已经辞去了FF的CEO职位,身份转变为“FF首席产品及用户官”。

有趣的是,虽然贾跃亭与FF在公司层面已经解绑,但他自带的品牌效应和话题性却让他成为FF91最强的带货人。

“与其他新造车企业的创始人不同,贾跃亭自带话题性,而且颇有些传奇色彩,他真的做到了将创始人和品牌深度绑定。”一位贾跃亭的粉丝在某社交软件对他的评价。

另一个可以说明贾跃亭巨大号召力的例子是,乐视手机。

9月27日下午,乐视在北京召开媒体沟通会,宣布旗下乐视手机正式回归,并计划在9月30日推出回归后首款产品乐视手机S1。这让人再次将它与贾跃亭联系起来。

事实上,此乐视手机已经跟贾跃亭没直接关系了。乐视手机背后是乐视电视,而乐视电视背后的企业是乐融致新。乐融致新的“爸爸”是地产商融创。这个体系与当年乐视手机所在的乐视移动实为两家。

但这款乐视手机却又时刻在蹭贾跃亭的流量。今年5月18日,乐视高调宣布很快会推出“乐视超级手机”时,特意发布了一个“我回来了”的海报。占据海报大幅版面的是一个人的剪影,虽然没有点名道姓是谁,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个人很像贾跃亭。

而当S1正式发布前,乐视手机的海报打出了“只要能回来 比什么都好”的字样,这似乎还是在蹭贾跃亭的流量。

在乐视宣布手机即将发布的新闻下面,网友们的问题依然是有关贾跃亭的,比如“贾老板啥时候回来”“放心,贾老板下周就回国盘活整个乐视”“这必须期待啊,当时老贾还是有眼光的”。

当然也有明白人会直接点明,“牌子还是那个牌子,老板已不是那个老板。”

贾跃亭回国能做什么?

贾跃亭当年的七大生态中,乐视手机在2017年早早退出了历史舞台。要知道,2016年峰值时,乐视手机的销量曾飙至近2000万台,仅一年后乐视手机就已经消失在各大销量榜中。

除此之外,剩下的乐视云、乐视体育和乐视金融都已停运。另一个业务乐视网在质疑声中于2020年5月退市,此后的经营状态持续堪忧。根据年报,乐视网2020年亏损近25亿元,净资产为-168.62亿元。

作为最早在国内上市且盈利的视频网站,乐视网市值曾达到过1500亿元的高度。到2019年4月26日,乐视网开始长期停牌,市值缩水到近67亿元。而根据最新的证监会处罚,乐视网因2007年至2016年间财务造假等违法事项,被罚款超2.4亿元,此外对贾跃亭的罚款也达到了2.4亿元。

与上述业务形成对比的是,近年来,乐融已经乘乐视电视之名多番上演复活戏码。2019年3月乐融基于乐视电视打造LeTV品牌,宣布高调回归。当时,乐视电视产品线已经搁置了两年。

乐视电视之前是互联网电视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时过境迁,电视到了乐融手里之后的境遇已不可同日而语。作为乐融第一大股东的地产商融创,并没有互联网产品基因。本来应该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的LeTV很大程度上需要从零开始。

如今,贾跃亭与老的“乐视”早已切断了关系,他只是在“追寻”他的汽车梦。“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2020年7月,贾跃亭在公开信中仍提到,希望踏上“还债回国之路”。

如今看来,相比于其他多个生态项目的殒落,贾跃亭的造车梦想看似越来越近了。

9月19日,FF中国区CEO陈雪锋表示,FF的量产时间就是之前上市时给出的时间点,即“12个月以内量产”。陈雪峰对量产时间的自信来自“资金充足,生产技术和产品线人员已经顺利到位,同时还包括生产制造副总裁Matt Tall的加盟”。此前在8月份,FF官方就曾表示,新高管的加入将全面加速FF的量产交付。

不过,此时的新能源车市场早已剑拔弩张,各个品牌的营销大战此起彼伏。

事实上,如今的新造车势力“蔚小理”等,他们的营销手法很大程度上也借鉴了当年贾跃亭的营销套路。以蔚来汽车为例,2014年蔚来成立,2年后发布了EP9电动超跑,打着“超豪华无人驾驶电动跑车”的名号进入大众视野,此后才陆续发布旗下其他几款量产车型占领市场份额。这其实与早年贾跃亭主推FF91的路数极为相似。

另一方面,将品牌和创始人进行深度绑定,这是继FF和贾跃亭后,“蔚小理”等一批新造车企业的共同做法。这样一来,创始人的个人性格特征将直接和品牌挂钩。

比如蔚来的创始人李斌,就一直在塑造自己的“人设”。在蔚来车主眼里,李斌不是蔚来高高在上的CEO,他是日常生活中可以接触到的蔚来车主,彼此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互相分享的朋友。李斌的形象塑造非常成功,让蔚来在几次危机面前得以顺利过关。2019年四季度,当时蔚来现金储备还不够10亿元人民币,8000多位车主在没有售后的前提下,付款提车,给蔚来雪中送炭。

“师从”贾跃亭的蔚来已经学到手艺,但“师傅”贾跃亭却还没能回国,真正施展身手。

现在,无论是贾跃亭的旧部,还是跟他有利益关系的人,甚至是FF本身,当然很希望他回来。他们为贾跃亭“洗白”也好,说好话也罢,肯定都明白贾跃亭重新出山的的重大意义。

毫无疑问,当贾跃亭真正下场为FF代言,他释放的声量将是如今这些新造车势力创始人,所不能比拟的。

贾跃亭依然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如他当年最爱唱的那首《野子》里说的那样:“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我会成为巨人,踏着力气,踩着梦。”

编 辑:值班记者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徐直军:憧憬6G,共同定义6G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