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硅谷巨头的冬天

2022年11月16日 00:57  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疫情早期的线上业务红利逐渐消退,在宏观经济风险“无孔不入”的情况下,硅谷巨头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消化过去两年间的大幅扩张。

硅谷的裁员潮并没有止步于Twitter和Meta。一位原本就职于硅谷的技术岗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裁员焦虑已经弥漫到整个科技行业,“没想到在国内没被裁,去了美国结果被裁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亚马逊公司计划最快从本周开始对管理和技术岗位裁员约1万人,这将是该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裁员。裁员将集中在设备部门,包括AI语音助手Alexa,以及零售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而硅谷人士称,亚马逊裁员人数可能达1.5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受益于疫情初期全球线上购物需求的飙升,亚马逊业绩与股价纷纷上涨,2020年,亚马逊营收3860.64亿美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为213.31亿美元,同比增长84%,至2021年7月,亚马逊市值也达到1.88万亿美元,与苹果、微软共同冲击两万亿美元宝座。

然而,随着海外疫情防控的放松,沉睡的线下零售开始恢复生机,而像Shopee、SheIn等在疫情期间迅速成长起来的新玩家以及沃尔玛等老玩家,在行业需求整体放缓的情况下,也正抢夺着亚马逊的市场份额。

亚马逊在疫情期间选择快速扩张。由于因病休假的员工比例大幅提升,亚马逊进行了大规模人员扩充,从2019年年底的79.8万人一路飙升至今年一季度的162.2万人,在整个电商以及零售行业进入内卷之后,这将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例如今年三季度,亚马逊收入同比增长20.27%的北美市场转盈为亏,而原因就是运输和履约成本增加,以及经营开支上升。

进入后疫情时代,吃尽疫情红利的互联网巨头不得不正视宏观经济的挑战,股价也进入“风声鹤唳”的状态,出现了在发布今年三季度财报后,硅谷巨头们遭遇集体杀跌的情况。

不过,简单梳理各家财报就能发现,除了严重“掉队”的Meta,几家科技巨头并没有暴露出重大的经营危机,只是广告、云业务、电子产品等领域无一例外地增速放缓,这也是所有科技公司面临的共性问题。

市场也在逐渐从高位回归理性,今年以来,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以及Meta的市值已经跌超3万亿美元。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盘和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经济大环境看,美国通胀高企,美联储激进加息,美国经济如今在过热到衰退的过程当中,宏观经济不佳导致裁员的企业增加。

“过去一直讲半导体驱动,现在我们也确实面临半导体接近极限的问题,如果未来硬件没法突破,软件的创新潜力也会大大受限,所以外界也在担忧科技进步是不是会放缓,并且思考未来经济的增长点在哪里,不过这是一个更长远的话题。像目前两纳米芯片还在突破,半导体的短期极限并没有到达,我也不觉得科技瓶颈跟股价下跌以及当下裁员有太直接的关系。”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广告业务减速

经济下行下,广告主纷纷捂紧口袋,作为广告“双雄”的Meta与谷歌无一幸免。

谷歌母公司Alphabet 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总营收为690.92亿美元,同比增长6%,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11%,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39.10亿美元,同比下降26.5%,不及市场预期。

作为谷歌最大的收入来源的广告收入为544.82亿美元,同比仅增长2.5%,而一年前的增长率为43%,而面临Tik Tok竞争的YouTube广告业务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甚至出现同比下降。

Alphabet首席财务官Ruth Porat表示,广告收入整体放缓是因为上季度表现非常强势,而YouTube营收下滑则是因为一些广告商削减了支出。

而Meta所处的局势更加严峻。根据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Meta当季营收同比下降4%至277.14亿美元,其中广告业务就贡献了272.37亿美元,占比超过98%。

同时,今年三季度Meta净利润为43.94亿美元,大幅下降52%,并且是连续四个季度下降。对此扎克伯格表示,这是宏观经济低迷、竞争加剧和广告市场表现疲软所致。

盘和林认为,美国社交网络应用遇到竞争对手,包括Tik Tok和微信等新兴社交应用让社交网络巨头的用户份额缩水,尤其是用户时间和注意力争夺上落于下风。

另外,由于苹果的新隐私政策允许用户更严格控制自己的数据,意味着应用开发商更难获取定制化的用户数据,限制了广告投放的收益。Meta CFO David Wehner就曾表示担忧,苹果的隐私政策或使Meta损失超过10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根据AppsFlyer此前披露的《广告平台综合表现报告》第15版数据,App 激活广告支出预算在经历2021 年第四季度到 2022 年第一季度期间 2% 的增长后,2022 年第二季度环比下降 14%。App 的平均预算亦下跌 12%,其中 Android 端预算降幅达到13%,略高于 iOS 端9%的降幅。

缺少业务增长点提振市场信心的情况下,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的孤注一掷,也引发了众多投资者的不满。

2021年底,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高调宣布将在2022年投资约100亿美元研发元宇宙相关技术。在元宇宙短期无法上岸的情况下,扎克伯格并没有给出明晰的战略规划,所取得的成效寥寥,元宇宙开发部门Reality Labs也更像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2021年,Reality Labs亏损攀升至102亿美元,同期收入还不到23亿美元,而今年三季度,Reality Labs花掉36.72亿美元,却只收回2.85亿美元。Meta方面还预测,2023年Reality Labs的运营亏损将同比大幅增长。

“Meta有种被时代抛弃的恐慌感,因此扎克伯格在元宇宙这样的新赛道中,比其他公司更加激进,也是希望能够通过战略调整,重振公司的长远发展的潜力。”胡捷表示。

云业务想象力淡化

经济下行对B端业务的影响也在蔓延到更具成长性的云计算业务。

据分析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数据显示,第三季度企业在云基础设施服务上的支出超过了5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0亿美元,同比增长24%。若保持去年的汇率,则该支出增长率将超过30%。而在市场份额比例上,亚马逊以34%位居第一,微软21%第二,谷歌11%位列第三。

有分析师观点指出,尽管云计算业务得到迅速增长,但经济放缓意味着各行各业的企业都需要削减预算,并在接近历史最高水平的通胀、不断上升的利率和对衰退的担忧中寻找节省成本的方法,削减开支将给予这些科技公司不小的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仅有的实现大规模盈利的亚马逊和微软,三季报也显示云业务增长放缓以及前景疲弱。

2021年,亚马逊云业务(AWS)凭借13%的贡献营收,创造了亚马逊大约四分之三的利润额,成为最值得关注的业务点。而在今年三季度,AWS实现营收205亿美元,虽然同比增长27%,但低于去年同期的39%,这也是2014年以来的最慢增速。亚马逊CFO Brian Olsavsky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宏观经济不明朗,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控制开支,亚马逊正积极帮助客户优化成本。

作为微软的三大业务之一,今年三季度,微软云业务的营收为203亿美元,同比增长20%,但其中作为重要市场信心支撑的Azure云计算服务增速正在降低,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5%,增幅较过去四个季度的平均值46%大幅放缓,并预计Azure四季度营收增速将进一步下降5个百分点。

微软CEO Satya Nadella将云业务放缓归咎于经济前景暗淡,致其客户优化支出以节省资金。微软还表示,运行其巨大的云计算数据中心所产生的较高能源成本正在侵蚀其利润率。

而作为谷歌第二增长曲线,谷歌云业务还没有走出盈利困境,今年三季度,谷歌云业务营收为68.68亿美元,同比增长37.6%,运营亏损为6.9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小幅增长。与此同时,谷歌云也开始收缩,相继宣布砍掉市场反响不佳的物联网云服务、云游戏等相关业务。

Canalys副总裁Alex Smith曾指出,在宏观经济的影响下,企业客户往往会选择通过减少IT预算来降低运营风险。头部云厂商此前虽获得了大额订单,并且仍有挤压的合同需要履行,但由于一些客户对未来经济前景保持谨慎态度,项目延迟不可避免,企业将同时面临着成本上升和收入增长放缓的困境。

C端市场低迷

自2022年以来,全球消费电子市场便开始持续低迷,成为一直笼罩在苹果、微软硬件业务上的迷雾。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数据,2022年三季度,全球个人电脑(包括平板电脑)出货量同比下降14%,连续五个季度下跌,全球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9%,连续三个季度下跌。

行业“水逆”背景下,苹果却保持了坚挺,今年三季度,苹果营收901亿美元,同比增长8.1%,净利润207亿美元,同比增长1%,其中iPhone 业务同比增长 9.7%,Mac业务同比增长 25.4%,核心硬件业务“可圈可点”。

今年苹果提前了iPhone新品发布会,iPhone14系列的新机发售作为业务增长的刺激点,也更早地在第三季度得以释放。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数据,今年三季度,苹果以16%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第二,达到过去12年来Q3的最高水平。

值得注意的,iPhone14和14 Plus上市首日便遭市场冷遇,被视为下一季度业绩的重要支撑的iPhone 14 Pro和14 Pro Max两款机型则面临供应链问题。苹果CEO库克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苹果在手机销售方面的表现依然强劲,但高端手机iPhone14 Pro和14 Pro Max上市以来的供应始终受到限制。

以河南富士康受疫情影响为例,此前Strategy Analy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表示,按照预估富士康郑州厂区的产能占全球iPhone总产量的50%测算,全球iPhone8%至10%的产能或受影响。

而涉及PC业务的微软则没能像苹果一样走出独立行情,作为三大业务之一,今年三季度,微软的个人计算机业务营收小幅下降至133亿美元,其中Windows OEM 收入下降15%,并且预计下一季度Windows OEM收入下降幅度将达到30%,设备收入预计下降30%左右。

Strategy Analytics高级总监隋倩表示,地缘政治问题、经济低迷、能源短缺和价格上涨、汇率波动和新冠疫情将继续削弱消费需求,预计2022年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9%至10%,并且不利因素将持续到明年上半年,直到2023年下半年情况才会缓解。

海外收入受到打击

在面临长期的行业低迷与短期的供应链紧张挑战之外,美元强势给苹果等科技企业带来的影响同样不能忽略。

受今年以来美联储多次加息影响,美元持续走强,硅谷企业在承担成本上升压力同时,还要面临外币不断贬值,海外收入下降所带来的冲击。

苹果有超过55%的收入来自非美元市场。苹果CFO Maestri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基本上世界上所有货币兑美元都在贬值,强势美元在多个领域给我们带来了挑战,这让我们在新兴市场的定价变得更困难,同时这些收入转换回美元的过程也受到了影响。

例如在影响最明显的日本市场,今年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持续大幅下跌,贬值幅度一度超过30%,迫使苹果不得不提高新iPhone的起售价,由iPhone 13时的98800日元提升到iPhone 14的119800日元。此外,在英国、德国和澳大利亚等多个市场,新iPhone的起售价均有明显上涨。

库克也在财报电话会中强调,汇率问题已经显著影响了苹果的营收,如果不是美元走强,该季度本可以实现两位数增长。在展望下一财季表现时,苹果预计公司整体营收或将同比放缓,汇率便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关键因素,预计汇率的负面同比影响将接近10个百分点。

亚马逊CFO Brian Olsavsky也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此前亚马逊曾预期,美元走强将拖累三季度营收放缓3.9个百分点,然而实际影响更大,令上季营收减少9亿美元。“展望四季度,我认为外汇仍是影响业绩的最大单一因素,可能拉低季收4.6个百分点。”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分析指出,从宏观角度来看,美联储加息提高了科技企业的资金成本。

一方面,以美元为代表的加息收水,使大量资产、资金向特定的区域聚集,影响了全球股市、汇市和投资信心;另一方面,由于通胀持续飙升,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成本大涨,包括粮食价格、能源价格高涨,使得美国科技企业成本大幅提高;此外,受到全球经济周期影响,在经济飞速发展时期,需要人力资源,美国科技企业迅速扩张,随着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临近,消费者对科技企业的产品和服务需求下降。

胡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美国GDP的同比增长应该是2.3%,“也就是说今年还可以的,但是随着不断加息以及通胀的影响,普遍预测是明年美国经济会减速,悲观的观点甚至认为会进入衰退,我个人预测增长大概是在零附近,这种情况之下,所有的科技公司都面临未雨绸缪的问题”

积极扩张转向保守

在过去的两年疫情中,科技巨头们却一直保持着逆增长态势,市值水涨船高,业务扩张下的疯狂扩招成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的常态。

据统计, Meta在2020年和2021年总共增加了超2.7万名的员工,今年前9个月增加了1.5万人,截至2022年9月底,员工规模是8.7万人,同比增加28%。截至今年9月底,谷歌员工总数达18.7万人,同比增长24%。截至今年6月底,微软员工总数达22.1万人,同比增长超20%。亚马逊人员由于容纳大量的物流员工,其规模也在2022年一季度达到162.2万人的高峰。

“科技行业并没有普遍性的经营困境,只是随着股价下跌,以及明年预期的经济减速,管理层必须拿出点降本增效的动作跟股东交代,而Meta的经营战略失误以及马斯克进入Twitter后引发的两波大裁员相当于起了个头,其它的科技企业们即使没有裁员计划,或者说收缩计划本来是放在后面一段时间,未来可能也不得不加快迎合市场和投资人的预期。”胡捷对本报记者表示。

截至目前,几家头部科技公司几乎都已明确表示停止人员扩张的计划,即使是业绩相对最好看的苹果,也在财报分析会上表示已经放缓了招聘步伐。

今年7月,谷歌就曾表示不能免受经济逆风的影响,将在今年剩余时间里放缓招聘步伐。Alphabet CFO Ruth Porat透露,该公司三季度招聘了12,700人,预计四季度的招聘人数将不及这一数字的一半。Alphabet CEO Sundar Pichai在财报电话会中表示,“我们减缓招聘的步伐将在明年变得更加明显。”

10月26日,扎克伯格在今年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大多数部门的人员规模将在明年持平或者缩小。Meta直线下坠的经营情况显然给这件事踩足了油门,11月9日,扎克伯格在写给员工的信中表示,决定将公司团队规模缩减约13%,超过11000名员工将被辞退。

“由于经济形势不明朗,并且考虑到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已经雇佣了很多员工,Andy (亚马逊CEO)和S-team(亚马逊内部的最高管理团队)本周决定暂停公司新增员工的招聘。我们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将保持这种暂停状态。”亚马逊人力资源主管Beth Galetti本月在官网发布的公司招聘声明中写道。

不过,Galetti 还在声明中表示,“我们仍然打算在2023年雇佣大量的员工。”

“未来美联储的加息动作还是会直接关系这些科技公司的改善机会,我个人预期明年前三次左右的美联储会议都还会加息,经济减速甚至衰退可能持续到明年年底才能看到转折点,但这些科技公司在股价以及行动等方面的反弹,倒也不会说要等到衰退结束再来,应该会提前一些,乐观观点甚至认为今年年底美国股市就会见底,我个人也倾向于这个看法。”胡捷说。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胡厚崑:释放数字生产力,激发行业新增长
精彩专题
直播丨2022全球移动宽带论坛
专题报道丨喜迎二十大 打通经济社会信息大动脉
专题报道丨2022世界5G大会
直播丨北京电信5G“京品网”暨AI智算中心联合发布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2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