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歌尔被“踢出果链”?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

2022年11月16日 00:59  伯虎财经  

近日,有传闻称歌尔股份被“踢出果链”、大幅裁员,连日来市值蒸发超150亿元。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歌尔股份就开始跌跌不休,至今累计跌幅超60%,市值蒸发近1300亿元,而背后原因也多与苹果等大客户有关。

作为“果链龙头”企业、曾经备受追捧的“苹果概念股”,歌尔终于还是随着苹果一次次的“砍单”风波跌落谷底。这一次,歌尔还能爬起来吗?

薛定谔的“良率造假”

11月8日晚,歌尔股份在深交所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性公告,其中的“境外某大客户”、“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十分耐人寻味。

很快,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调查表示,确认歌尔停产的产品是AirPods Pro 2,并指出另一家供应商立讯精密已经获得了AirPods Pro 2的所有订单,成为该产品的独家组装商。

(图源:网络)

与此同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疯传的“歌尔潍坊工厂裁员好几万人”、“被歌尔裁员后直接拉到立讯”等内容也从侧面证实了歌尔与立讯精密存在业务上的“交接”关系。

(图源:网络)

关于苹果为何让歌尔停产AirPods Pro 2,有果链人士透露是因为歌尔产品良率问题。而且此前外界就有传闻称歌尔代工的AirPods Pro 2良率不高,并存在良率造假,被客户罚款。

对于上述传闻,歌尔回应称 :“‘踢出果链’等传言明显是谣传,公司只是应需求暂停客户一款产品,其余的项目都在正常合作。包括罚款多少亿的传闻,都是不实信息,公司还在评估具体损失,会及时公告。”

不过,针对苹果此次“砍单”举动,不止一家市场分析机构认为:良率问题是代工厂的一个普遍问题。由于要完全达到苹果的高要求可能会亏钱,因此大家普遍擦着良率边缘出货。

而苹果对供应商容忍度并不高,尤其是涉及欺瞒。今年5月,面板供应商京东方被曝为了通过质量检测,擅自修改屏幕规格,就可能被苹果踢出 iPhone 14 供应链,原有的3000万块 OLED 屏幕订单或将交给三星和LG。

此次歌尔“砍单”事件,或许也是苹果的“杀鸡儆猴”之举。

回归现实,苹果没有歌尔还有“立讯精密们”可以代工,可歌尔能失去苹果吗?

苹果是蜜糖,还是砒霜?

“如果不是苹果供应商,谁知道你是干嘛的?”歌尔股份最早走入大众视野,“果链”标签便是重要原因。

以“声学技术”业务起家的歌尔股份,成立于2001年,2008年A股上市。2年后,凭借其在声学领域突出的技术,歌尔股份打入苹果产业链,开始为苹果提供蓝牙和微型麦克风等电子声学产品。由此,歌尔打开了成为“果链龙头”的潘多拉魔盒。

2018年,歌尔又拿下苹果 AirPods 30%的代工份额,成为苹果AirPods全球第二大代工厂,第一则为立讯精密。

得益于苹果的订单,歌尔开启了飞速发展的阶段。截至2021年的股价历史高点,歌尔的股价10年间上涨超过20倍,营收增长29倍,净利润翻了14倍。

随着苹果为歌尔带来越来越高的业绩增速,来自苹果的营收占比也从2016年的20%左右增长至2020年的48.08%,占比接近一半;虽在2021年有所回落,占比仍旧高达42.49%。

可随之而来的,是歌尔对于苹果越来越强的依赖。正所谓有得必有失,早前的歌尔因成为“果链”一员取得飞速发展,如今的歌尔则慢慢的尝到了“毒”苹果的代价。

众所周知,每台iPhone背后是横跨全球的供应商,整个“果链”所涉及的供应商数量多达110多家。而作为产品的设计方和销售方,苹果在供应商面前有极大的话语权。

与此同时,为了赢得市场,降低成本,苹果选择不断压缩供应商的利润空间,并引进新供应商,“扶持备胎”,而且每年都会有目的地踢出一些合作伙伴,通过这样的竞争和“敲打”令供应商让利。

苹果作为科技巨头,除了市值全球第一,还是品牌价值最高的公司。因此,供应商被苹果“相中”,往往意味着苹果及市场对其生产能力的认可,为了留住大客户,供应商竭尽所能满足苹果的要求,其结果就是斥巨资搭建的定制生产线,以及被苹果牢牢掌握的议价权。

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被“踢出果链”,则会给与苹果深度绑定的供应商带来巨大打击。去年横遭此难的欧菲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作为苹果手机镜头模组供应商,苹果订单一度占据欧菲光总营收的30%,2021年3月遭苹果“抛弃”后,欧菲光当年上半年的营收近乎腰斩,净利润也暴跌93.25%,濒临破产。

即使保住苹果订单,代工厂们赚的也是“辛苦钱”、“血汗钱”,为苹果组装iPhone十多年而净利润率不到2.3%的富士康在这方面可能最有发言权,歌尔股份也是如此,甚至毛利率还在不断下滑。

Wind数据显示,歌尔AirPods所属智能声学整机业务板块毛利率从2020年的14.87%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9.12%,而歌尔股份的整体毛利率也从2018年的22%以上大幅下滑至2021年的14.13%,当年净利率仅为5.51%。

(图源:市界)

如果苹果给到的订单稳健也还好说,可除了苹果在供给方面的主动“砍单”,苹果自身的市场需求也并不稳定,多次因为市场需求缩减供应商订单,同样造成歌尔营收及股价的跌宕起伏。

例如,在2018年,由于苹果新品iPhone X 与 iPhone 8 全球出货量下跌,叠加苹果引入立讯精密蚕食歌尔股份的市场份额,歌尔股份全年的营收和净利出现下滑,股价更是跌回了2010年的水平;

今年3月29日,有传言称苹果将对AirPods砍单1000万台以上,理由是预计需求疲软,希望降低库存水平,也导致歌尔股份股价大跌,当日盘中一度触及跌停。

由此看来,趁早离开“果链”,撕掉“果链”标签,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为了摆脱对苹果的依赖,歌尔选择押注元宇宙。

逃不过的代工厂宿命

早在2014年,歌尔就提出过战略转型,谋求多元化发展,其中VR/A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为其重点发展业务。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之后,VR游戏、虚拟会议、AR测温等需求快速崛起,VR/AR 产业发展按下加速键。同年7月,歌尔拿下了元宇宙公司Meta旗下Oculus新一代VR设备Quest 2的独供大单。

截至2021年末,歌尔VR产品所在的智能硬件业务营收占比已达到42%,并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35.52亿元,同比增长95.87%,占总营业收入比重上升至58.73%,其VR头显(头戴式显示设备)出货量也占据了全球80%以上份额,歌尔对苹果的依赖度随之下滑。

(图源:网络)

但在智能硬件领域,歌尔依然扮演代工厂的角色,难逃以“沉重的资产负债表”换取微薄利润的宿命,只不过依赖的对象从“供应链管理大师”库克的苹果转为了“元宇宙画饼第一人”扎克伯格的Meta,后者占据了全球VR头显市场90%的份额。

就在几天前,扎克伯格决定将团队规模缩减13%,全公司裁员11000人。这与Meta去年至今在元宇宙项目上近200亿美元的巨亏不无关系。

而在此之前,已有消息称Meta推迟了2024年之后的所有新头戴设备/AR/MR硬件项目,并将2022年的出货量预测下调了40%,从1000万至1100万件降至700至800万件。与此同时,全球第三季度的VR头显出货量也同比下滑42%至138万台。

可见,Meta的元宇宙项目如今可谓是自身难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可惜的是,面对代工厂的既定命运,歌尔并非没有过挣扎。2015年,歌尔声学VR团队就创立了VR公司Pico小鸟看看,歌尔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但由于Pico与Oculus(后更名为Meta Quest)为竞争关系,或为保住Meta的代工大单,2021年8月,Pico被出售给了字节跳动。

成为苹果的供应商,曾经一度是歌尔等供应链企业视以为傲的荣耀,或者说业绩快速增长的“捷径”,却不曾想因为眼前看似美味的蛋糕而透支未来,一再错失加强研发能力、打造自研品牌的良机。

曾经的歌尔,或许也未曾料想如今的自己会陷入此番困境:从苹果的附庸,再度沦为Meta的附庸。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胡厚崑:释放数字生产力,激发行业新增长
精彩专题
直播丨2022全球移动宽带论坛
专题报道丨喜迎二十大 打通经济社会信息大动脉
专题报道丨2022世界5G大会
直播丨北京电信5G“京品网”暨AI智算中心联合发布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2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