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高途居然赚钱了

2022年3月9日 19:27  中国企业家  

奄奄一息的教培市场,居然有一家公司赚钱了。

3月8日,高途集团发布其2021年7月“双减”之后的第二份财报,相比上一个季度净亏损10.4亿元,高途在2021年第四季度(2021年10月1日~2021年12月31日)实现了盈利,实现收入12.743亿元,现金收入10.065亿元,净利润为2.859亿元。

不仅自身有增长,对外相比好未来上个季度9940万美元的净亏损和新东方9.08亿美元的半年亏损,高途的财报表现确实亮眼。在3月8日热门中概股普跌的情况下,高途股价上涨0.13美元,涨幅9.03%,收于1.57美元,总市值4.06亿美元。

“这说明我们在第三季度所做的业务转型、人员和组织调整,在短时间内取得显著成效,这更坚定了我们对于战略方向正确性的判断和选择。”高途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在财报发布后对外表示。那个充满自信的陈向东似乎又回来了。

时间拉回到7个月前。2021年7月28日,“双减”政策落地后,陈向东与近400位管培生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对话和沟通,当场有小伙伴们问:“公司会裁员吗,我们该怎么办?”

面对行业的大变局,陈向东略显无奈地回答:“很多外在的变化,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专注于当下的事情,专注于事情的本质,疯狂地创造价值,唯有如此,才是最好的你,才是最好的做法。”

对于陈向东和高途来说,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公司活下去,并必须开始为未来做计划。

“我们必须活下去,高途必须活下去,如果我们今天不做变化和变革,不做调整和聚焦,我们一定是会加速走向灭亡;如果我们这一次的改革和变革能够真正到位,那么我们账上的现金足够我们活3年到5年。”陈向东在当时发给全员的内部信中写道。随后,高途开始了一场涉及上万人的大规模裁员。

回顾这段变化历程,陈向东在3月8日财报发布后感慨:“也曾感到受挫委屈,也曾有过动摇,但这些都将化作更大的为大家服务的决心和勇气。”

盈利之外,高途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率也达到历史新高的25.5%。截至2021年12月31日,高途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现金以及短期投资加总约为36.7亿元,虽然与好未来的59.375亿美元无法比较,但这都将成为陈向东和高途第三次转型出发的家底和勇气。

陈向东也指出了高途未来转型的方向:“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会继续遵守国家政策,继续专注于成人和职业教育以及智能数字产品。”

从2014年成立至今,高途一路闯过无数关卡:从已近乎全军覆没的教育O2O赛道冲杀突围;在A轮之后再无融资直接赴美上市;被机构做空16次,创造了在美上市公司被做空的纪录;“双减”后,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元,也意味着持股43.5%的陈向东160亿美元的个人财富缩水了九成。高途转型后季度盈利,让陈向东再次看到关卡外的一丝曙光。

单季盈利

高途能够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一直采用线上为主的大班教学模式。

翻阅高途的财报可见,高途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为12.74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2.11亿元下降42%,其贡献主要来自K12部分收入。至于收入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受此前披露过的政策影响,公司已停止提供K9学科类培训服务,在报告期内高中部分的学科培训依旧贡献了不少的收入。

不过,营收12.743亿元,与好未来该季度期的10.209亿美元营收相差甚远。但在成本方面,高途相较于好未来、新东方等以线下起家,且一直保留线下教培模式的教育公司相比,也大大减轻。

以好未来为例,2021年8月31日至2021年11月30日,该公司的运营成本和费用为11.39亿美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74亿美元,同比下降35%;一般和行政费用为3亿美元,同比增长5.7%;无形资产和商誉减值损失为4620万美元。

再看新东方,包括师资、教学设备与场地等为主收入成本为11.3亿美元,营销销售成本为2.8亿美元,变化最为剧烈的是一般与行政成本,该项支出高达12.9亿美元,同比2021财年同期的5.9亿美元,增加120%。

相比之下,高途的收入成本从2020年第四季度的6.164亿元人民币降至3.867亿元人民币,财报指出其主要原因是2021年第三季度重组导致教师和导师的薪酬下降,以及学习材料成本和租金支出下降。

高途运营支出从2020年第四季度的22.908亿元人民币降至6.293亿元人民币;研发费用从2020年第四季度的2.747亿元人民币降至1.25亿元人民币;一般和行政费用从2020年第四季度的2.177亿元人民币降至9590万元人民币。

虽然高途和好未来、新东方一样,都会涉及到员工辞退的薪资补偿,但高途因为基本采用线上模式,并不涉及到线下教室场地、设备、桌椅等费用。更重要的是,市场被浇冷水后,回归理性竞争,教培巨头们不用再开展营销竞赛烧钱了。

2020年开始,教育行业疯狂扩张、大力烧钱。以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高途前身)为首的在线教育公司是各类广告位的常客。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20年暑假期间,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和跟谁学四家在校教育机构的推广费用分别达到15亿元、12亿元、10亿元、8亿元,整个市场在暑假的广告投入远远超过45亿元。

烧钱大战熄火,为高途节省了数十亿的营销费用。2021年第四季度,高途销售支出降至3.73亿元人民币,同比2020年第四季度的17.984亿元人民币下降了近80%,“双减”未出台前的2021年第一季度,高途在营销上更是花了近23亿元人民币。

此外,高途在转型后,非学科类培训业务收入和现金收入都有相应增长,其中,现金收入较上季度增长72.8%,实现连续两个季度增长。

第三次出发

“双减”之后,高途开始转型做成人和职业教育。这是陈向东在离开新东方之后的第三次出发。

2014年,陈向东刚创业时,为了摆脱新东方标签带来的路径依赖,创办了O2O教学平台“跟谁学”;2016年,陈向东从O2O的战火中脱身,开始聚焦K12在线直播大班课,开始第二次创业,其中,经历过“至暗时刻”,也经历过连续多季度超5倍增长的“辉煌”;如今,“双减”之下,陈向东不得不第三次出发。

让陈向东庆幸的是,即使在K12学科培训高速发展时期,他始终没有放弃成人教育培训业务。

目前,高途业务覆盖了成人教育培训、职业教育培训和智能数字产品等。2021年第四季度,陈向东进一步增加了新的成人及职业教育培训品类,如招录和学业考试辅导、成人职业技能培训、能力提升、心理咨询及企业培训等,基本覆盖目前市场所需的多种培训类型,满足不同年龄、不同学历和不同工作背景的用户的学习需求。

在成人职业教育市场规模方面,根据教育部及沙利文咨询公司的数据,2022年非学历类培训的市场规模达到4000亿元人民币,2023年将达到4400亿元。2022年国内大学生毕业人数将破纪录达到1076万人,考研人数将达到457万人。此外,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教师及公务员等编制类工作岗位也已经开始扩招,成人教育市场广阔。

为此,高途已经启动了2022年校园招聘及社会招聘工作,覆盖北京、郑州、武汉、成都、上海、太原等城市。查阅各招聘网站,高途目前招聘的职位非常多元,其中包含了多个直播和留学相关的职位。

回顾过去几年K12在线教育领域的疯狂发展,陈向东在3月8日财报发布后反思:“在2021年,由于市场的快速变化,高途曾因短暂追求大规模增长而进行了大规模的市场投放,如今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高途重回发展正轨。”

陈向东表示,高途未来将不会一味追求无意义的大规模增长,而是把重心放在追求健康、稳定、可持续的业务增长上。在开拓每一个新业务前,高途都会坚持仔细打磨其盈利模型,在发行每一个新产品之前,都会坚持仔细打磨其课程质量,确保可以真正从客户角度思考。“高途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高途的团队和组织力。”

创业初期,陈向东很乐意在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号“陈向东”分享创业心得。他在2018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到:“我自己在创业之后,跟所有创业者一样,经常遭遇困境,那时脑海中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坚持走下去,千万别放弃’。”他还说很喜欢一句广告词——“跑下去,天自己会亮”。

编 辑:值班记者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中国移动李慧镝:5G网络覆盖10亿人口,年底5G基站数将超100万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