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终端 >> 正文

手机操作系统20年,挑战安卓的窗口?

2022年4月20日 06:30  伯虎财经  

“科技无国界”终究只是某些群体的一厢情愿。过去几年,这个谎言被中国的科技公司捅破,现在同样的戏码在俄罗斯上演。

俄乌战争后,美国挥舞“反战”的大旗,开始针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科技制裁便是其中之一,苹果、谷歌、微软、英特尔等世界顶级科技公司加入制裁序列。

随着制裁的加码,上个月谷歌已经停止了向俄罗斯BQ公司的智能手机提供安卓系统认证。

作为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手机操作系统,谷歌的这项制裁对于BQ公司而言极为致命。此外,美国几乎垄断了全球的手机操作系统,BQ并没有多余的选择,于是就有了BQ公司正在测试鸿蒙的报道。当然,华为很快回复,目前没有向外推出搭载HarmonyOS手机的计划。

不过,鸿蒙OS能进入国外公司的视野中,确实让人意外,也不由的让人想象,在面对安卓多年的统治后,能否有新的手机操作系统冲出来?现在,冲出重围的机会又在哪?

霸主更替

1998年,主打PDA(掌上电脑)的英国公司Psion为了在手机终端上取得先机,联手当时的手机巨头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组建了Symbian(塞班)公司,一年后针对手机设计的操作系统塞班出世。

2004年,诺基亚收购塞班股份获得控制权,随着诺基亚手机的热销,2006年,塞班系统的市场份额超七成,地位相当于如今的安卓系统。

然而,塞班的手机操作系统生意早已经被科技同行们盯上。2005年的时候,微软发布了Windows Mobile 5.0,黑莓也在这年推出了BlackBerry OS 4.1。这年,谷歌则收购了Andy Rubin开发的Android(安卓)系统,并把安卓系统的应用方向从数码相机转向智能手机。

手机颠覆性的一年是2007年。这年苹果发布了搭载iOS的初代iPhone,从设计到操作上都让人耳目一新,这款手机也就奠定了智能手机的发展方向。

同年,谷歌与84家制造商、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成立开放手持设备联盟,一起研发安卓系统,随后谷歌更是通过开源的方式,一步步走向全球第一大手机操作系统。

另一方面,曾经的手机操作系统霸主塞班的市场份额却不断缩小,进入下坡期,这除了竞争对手的挤压外,更重要的还是自身原因。

塞班是由Psion的EPOC操作系统继承而来,而EPOC系统主要用在当年的掌上电脑上,这意味着把它套在屏幕小得多的手机上就存在问题。

比如2007年的手机机皇诺基亚E90,搭载塞班S60v3系统,采用的侧翻全键盘式设计,相当的厚重。

(2007的诺基亚E90 图源:网络)

从上图可以看出,塞班系统就像是在做功能机和电脑的耦合,这就导致了它在操作上的复杂性。针对这个问题,当年一个记者曾给诺基亚反映,在交流过程中,一高管也承认了塞班种种的不合理设计,并提到自己4岁的孩子接触iPhone后,很快学会了iOS的基本操作。

但意识到问题的塞班并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随后塞班系统逐渐被诺基亚抛弃,并开始与英特尔、微软等合作。

数据显示,2010年,塞班还是全球第一的手机操作系统。但这年安卓已经爆发,从2009年3.5%的市场份额,瞬间成为仅次于塞班的全球第二大手机操作系统。2012年,安卓占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49%。

2013年,诺基亚808(PureView)成为最后一款搭载塞班系统的智能手机,而诺基亚最后被微软收购。从此,一代神级操作系统塞班随着功能机消失在历史中,安卓和iOS一起开始一段长达十余年的统治。

围剿:不战自退

2012年,阿里云OS正式发布,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国内第一款手机操作系统。不久,宏碁找来阿里合作,准备发布采用阿里云OS的CloudMobile A800的智能手机。

然而在手机新品发布会前,该发布会忽然宣布取消。第二天,谷歌承认他们向宏碁施压,原因是宏碁承诺建设唯一的安卓平台,而阿里云OS是安卓系统的非兼容版,如果宏碁手机搭载阿里云OS,谷歌公司将会解除与其Android产品的合作和相关技术授权。

阿里方面的解释是,阿里云OS是基于开源的Linux,仅使用了开源的安卓应用的框架和工具做为补丁。

但此时,事实到底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当时宏碁的智能手机,超9成搭载的安卓系统。阿里最后只能表示强烈反对,然后转向了电视机顶盒。

同在那个时代有心做手机操作系统的还有腾讯和百度。

2012年4月,腾讯推出了第三方ROM(刷机包)系统tita,并搭载在三星和谷歌的某些机型上;同年6月,百度推出公测版的百度云ROM,并在三星、HTC、华为等品牌上获得应用。

但不管是tita还是百度云ROM都是基于安卓系统设计的刷机包,跟手机操作系统不是一个级别。而且腾讯的tita上线没多久,就被悄悄关闭;后来百度把百度云ROM更名为百度云OS,似乎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刷机包,但更名一年后,百度云OS宣布暂停更新。

相比BAT在手机操作系统上的昙花一现,智能手机巨头三星的战线就拉的很长。

2009年,三星就以Linux自研出了BADA。

2011年,三星手机销量首次突破3亿台;2012年第一季度,三星手机销量破了诺基亚连续14年的不败神话,首次登顶全球第一。

遗憾的是,三星并没有用自家的BADA,而用的安卓。前期大概是没有精力和信心,在尝到了搭载安卓系统带来的甜头后,更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到了2012年2月,在两大Linux联盟LiMo基金会和Linux基金会的“撮合”下,三星和英特尔整合自家发展不顺的BADA和MeeGo两个操作系统,推出了Tizen系统。

凭借三星手机全球第一的销量,铺开Tizen、与安卓iOS三分天下似乎轻而易举,但事实并非如此。

准备首搭Tizen系统的是三星Z,该手机曾计划在俄罗斯首发,但后来发布会忽然取消,之后转战印度市场,Tizen成为低端手机的操作系统,这时已经是2015年,而且因为低配置以及Tizen系统缺乏软件生态,三星Z销量惨淡。

数据显示,2015年三星手机总销量3.2亿台,使用Tizen系统的三星手机仅有1%。2017年,三星Z4成了最后一款搭载Tizen系统的三星手机。2021年底,三星永久关闭了Tizen商店。

不管是做软件出身的互联网公司BAT,还是做硬件的手机厂商三星,都未能在手机操作系统上溅起水花,此后也没有公司踏入这条赛道,一条铁律潜移默化中形成:所有要在手机操作系统上与安卓硬刚的公司,都会铩羽而归。

消灭偶像的时代?

安卓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AOSP,另一个是GMS。

AOSP即“安卓开源代码项目”,这也是国内民众普遍认知中的“安卓”——国内GMS应用范围有限。AOSP因为开源的特性,获得的世界各地手机厂商的使用(除了苹果),如今共同贡献的代码量达到亿(行)级。

GMS即“谷歌移动服务”,包括谷歌应用商店、谷歌地图、谷歌搜索、YouTube等。据谷歌公布的数据,GMS已经有了300多万个应用程序。

(图源:安信证券)

如果知道AOSP,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公司再挑战安卓;如果了解GMS也就理解为什么三星这样的全球手机销冠,都不敢支持Tizen系统。

而且,安卓系统最具诱惑性的地方在于——打个比喻,AOSP就是毛坯房,GMS就是家具,这两个现在谷歌已经为你做好了,你付点房租就可以拎包入住,作为手机厂商,何乐而不为?小米的MIUI、魅族的Flyme、华为的EMUI、OPPO的ColorOS等都是基于安卓系统开发而来。

本以为幸福的生活从此开始,但2020年,谷歌停止了对华为GMS的授权,严重影响了华为的海外市场。而且根据这次谷歌对俄罗斯BQ公司操作系统的制裁来看,谷歌对华为可能还保留了后手。

所以我们看到,不愿放弃手机业务的华为只能在软件上与谷歌“正面”硬刚。

2020年,华为在全球发布了自己的移动服务“HMS Core 4.0”,随后应用在华为P40手机系列上。家具有了,华为又准备建房子。2021年,鸿蒙OS替代了即将更新的EMUI 12,成为国内华为手机的操作系统。

华为进入手机操作系统的决心已现,但效果如何?在2021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云CEO张平安说华为目前集成HMS Core开放能力的全球应用已经超过17.3万个。这个数据与GMS相差甚远。

此外,据知乎账号“醉卧沙场”的观点,民众认知中的鸿蒙OS与真实的鸿蒙OS有一定区别。其认为,华为手机上使用的“鸿蒙”是基于AOSP的,而其它的智能设备则可能是修改过的安卓或者Linux或者LiteOS。总而言之,鸿蒙OS虽然有技术实力,但是面对数亿级的代码,仅仅凭华为一家之力仍然任重道远。

难道,就没有其它手机操作系统能从安卓阵营中跑出来了吗?

回顾手机操作系统的历史,功能机成就了塞班系统,然而就算这个像安卓系统一样无解的操作系统,在智能手机到来的时候也不得不轰然倒塌。

不可否认,如今安卓系统建立的壁垒足够高,按照智能手机的逻辑,不可逾越,所有硬刚安卓的都撞的头破血流。不过现在,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之外,却在发生改变。

2021年5月的时候,谷歌研发5年之久的新操作系统Fuchsia OS发布,除了支持智能手机外,还支持智能设备的互联。这不就是鸿蒙OS一开始要做的万物互联!

现在不管是AliOS、TencentOS,还是在手机操作系统一直坚守却没有起色的微软,都开始把自己的重心推向物联网。

如果只站在智能手机的角度上看,安卓系统看不到破绽,但是从物联网的视角看,智能手机就成了物联网的其中一个入口,这意味着过去安卓建立起来的300万个应用生态壁垒,就会被“万户互联”的生态所弱化。

从塞班系统出现到瞬间消亡,用了十多年,如今安卓系统站上手机操作系统之巅也已过去了十多年,物联网能不能带来挑战安卓系统的机会,撼动全球第一手机操作系统的地位,拭目以待。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郭平:方向、重构、价值, 2022年继续求生存、谋发展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