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一 >> 正文

字节跳动要做二手车,继续入局实体交易

2022年4月20日 06:38  钛媒体  

2021年,中国二手车市场累计交易量1758.51万辆,同比增长22.62%,比新冠疫情到来前的2019年增长了17.84%,是为数不多疫情期间还在快速增长的市场。

字节跳动也看上了这个市场。

钛媒体App编辑从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处了解到,字节跳动的二手车项目早已在内部启动并筹备多时。项目名称很有可能被定为“懂懂好车”,以与旗下汽车媒体懂车帝做出区分。

如上图钛媒体App编辑查询所示,早在2021年4月,重庆万象优车科技有限公司在重庆市江北区完成登记,企查查数据显示法人代表李飞同时也是北京懂车帝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重庆万象优车的经营范围内包括“汽车新车销售、汽车旧车销售、二手车经销”等业务,其最终受益人一栏中张一鸣赫然在列。

六个月后,字节跳动通过关联公司北京有竹居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新增对外投资,100%持股注册地位于四川广安的岳池千鹿优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这家经营范围涵盖了“汽车新车销售、汽车旧车销售、二手车经销、二手经济”的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李翰与12家企业有关联,同时担任着字节跳动曾经在K12领域的主力军北京瓜瓜龙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今年1月,李翰再次成为重庆空间变化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同样出现了与岳池千鹿相同的内容。

难道这是字节跳动折戟在线教育业务后的果断转身?但曾经群雄逐鹿又群雄折戟的二手车市场,并没有那么容易。

流量巨头想做线下实体生意

字节跳动一直很赚钱。

2021年,字节跳动的总营收约为58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700亿元,相当于每天开门营业便会收入10个王健林的小目标。

但是张一鸣对此并不满意,2021年营收同比增幅仅为70%,与2020年111%的同比增幅相比略有逊色。此外,广告营收在字节跳动的总营收中占比过高,2019年广告收入在字节跳动的总营收中占比超过85%,2020年1830亿元的广告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依旧接近80%,可见字节跳动对广告收入的依赖始终无法摆脱。作为流量消耗产品,广告天然与用户体验是一对矛盾,在依靠广告变现的这条路上字节跳动已经触摸到了天花板。对于被估值4000亿美元的这家公司而言,想要在资本市场讲出一个动听的故事,就必须做好现有流量的运营。

字节跳动旗下官方营销服务品牌巨量引擎的营销副总裁陈都烨曾说:“我们要从流量驱动型转为生意驱动型。”

于是从2019年开始,字节跳动全力布局教育赛道。好好学习、大力教育、瓜瓜龙、你拍一、GOGOKID、清北网校、学浪……一个个项目相继上马,字节内部人士告诉钛媒体App,近百亿元人民币在短时间内被砸在了上述内部创业项目上。

郁闷的是,2021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落地使其教育帝国一夜之间大厦崩塌。如果不是内容平台为字节跳动赚回了来自其他教育公司的百亿广告费对冲了风险,字节跳动在教育产业上的损失几乎无法弥补。

在布局教育赛道受挫之后,字节跳动重庆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在2021年7月出现了房地产经纪业务,不久之后,字节跳动香港公司在经营范围中增加了房地产经纪业务后增设了福建好房有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字节跳动(南京)科技研发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奉坤成为这家福建公司的法人代表,他同时还与另外34家企业有关联,其中绝大多数与字节跳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随后,字节跳动又先后成立10余家房产经纪公司,法人代表均为王奉坤。值得一提的是,王奉坤曾任北京学海扬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分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北京学海扬帆教育科技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便是开篇时提到的北京有竹居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2021年9月28日,字节跳动全资收购了北京麦田房产旗下的北京福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获得了《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中对于开展房地产经纪活动要求的必备条件——备案证明文件,这使得字节跳动终于可以合法合规地开展线下房产中介业务。

但是房产中介生意并不能满足字节跳动对于实体生意模式的追求,于是,非常传统的二手车生意又成为字节跳动的新目标。

二手车的浑水或许没有那么好趟

在重庆开设二手车线下门店之前,字节跳动旗下的汽车媒体懂车帝,曾在山城开设了新车展厅。与今天我们看到的多家经销商提供的多品牌车源展厅不同,据钛媒体App从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处了解,最早懂车帝计划以直营的模式运营这家位于春风城市心筑的体验店,但是在当地经销商的联手抵制之下,不得不将店面租给当地经销商由其在店内卖车。

既然环境如此恶劣?为什么字节跳动还是将二手车业务的第一站选在了重庆?

看一下2021年中国二手车六大区域市场的交易量便会发现,重庆所在并可以辐射到的西南地区在去年卖出了250.35万台二手车。在六大区域市场中,西南地区名列第四,成绩不算坏,养一家用于试点的公司绰绰有余;成绩也不算好,不会引起外界更多的注意。

不过,二手车市场的混乱依然不可低估。

尽管近年来中国二手车每年的交易量都在逐年增加,但是其销售的车型多以低端产品为主。在2021年中国市场上卖出的1758.51万辆二手车中,成交价格在3万元以下的车型占比为32.55%,这便导致了整体的二手车市场交易总额仅为新车市场的四分之一不到,缺少资本的想象空间。

其次,二手车生意在中国的本质是上下游之间的信息不透明产生的差价。其中不透明的不仅仅是价格,更是上游车贩子故意隐瞒事故与维修记录带来的用户负面口碑,稍有不慎便会由此为字节跳动带来难以意料之外的公关危机。

再次,二手车是一个高度依赖线下的重资产生意,凡是深度介入交易的商家都会陷入成本高企的困局,长时间占用资金导致毛利水平大幅下降。作为一家习惯高利润率的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是否能够接受高单价、高成本与低利润、低交易频次之间的极大反差?

更有甚者,字节跳动将要面对的是来自于在这个市场内摸爬滚打多年的家庭作坊式车贩子,他们的经验更多、底线更低、手段更多样化。曾有北京花乡的车贩子开心地表示“最喜欢薅这些互联网大厂的羊毛”,因为实在是“他们浑身上下都是漏洞,太好骗了。”

曾经的二手车三强已成昨日黄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前车好多、人人车、优信,包括瓜子二手车电商的日子都不好过。

优信(NASDAQ:UXIN)截至2022年4月19日,市值仅为3.22亿美元,财报显示,优信在2021年第四季度收入为5.07亿元,二手车销量为4865台。这两项数据在优信二手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戴琨看来很是理想,但不要忘了这是优信在2019年先后将二手车金融业务、事故车拍卖业务与B2B二手车网上拍卖业务先后断臂甩卖之后换来的瘦身结果。

曾以复制美国Beepi的C2C模式在国内火过一段的人人车在2019年被曝出资金链问题之后进行了大规模裁员,员工人数从近万人减少到了200余人,线下的收车与评估业务都已无法进行。近日,更是传出了其关联公司由于拖欠推广费而被强制执行的消息,令人唏嘘。

由瓜子二手车、毛豆新车与车多少车后三大业务整合而来的车好多集团,则几年来都始终无法让瓜子二手车拥有一张漂亮的财务报表,即便多轮融资宣告成功,距离IPO看上去似乎遥不可及。

字节跳动,真的已经准备好跳进二手车这个泥潭了吗?

希望二手车业务能够让张一鸣不再困扰于流量驱动与生意驱动之间的界限。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华为郭平:方向、重构、价值, 2022年继续求生存、谋发展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