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特斯拉裁员进行时

2022年7月13日 08:45  钛媒体  

文|深途,作者 | 黎明,编辑 | 艾小佳

对于特斯拉而言,裁掉一个人,或许比招一个人简单得多,因为它可能只需要一个通知。

6月底,美国加州圣马特奥县的特斯拉办公室,很多员工在一次会议中被告知,他们被裁员了。

这些员工被要求立即走人,只需要将笔记本电脑和徽章留在办公桌上,随后他们会收到一封邮件,辞退补偿等相关信息会在邮件中进行说明。

“之前有员工前一天晚上还加班到凌晨,第二天早上坐到工位上,发现后台系统进不去,随后得知自己被裁了。很突然的事情,让你就地走人。”她说。

反复无常的马斯克,这次似乎没有开玩笑。一场跨越太平洋的风暴,来了。

10%的裁员KPI,不只针对美国市场

但这次裁员,与他们加入特斯拉的时间长短无关,甚至也与他们的工作表现无关。

社交平台上的信息显示,Adella是在6月底被裁员的,她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了三年,是一个小团队的leader。

她于2019年加入特斯拉,因为表现突出,一年内升职两次,从自动驾驶部门的数据分析岗,做到团队负责人,再到主管。在担任主管的两年里,她每周工作50多个小时,很多周末每天工作16个小时。

然而她还是被裁了,连同她在圣马特奥的团队一起。

这并非一起毫无来由的裁员。事实上,这只是特斯拉原计划的一部分。

6月初,马斯克在一封发给特斯拉高层的邮件中表示,他对经济形势“感觉非常糟糕”,需要裁员约10%,且暂停全球招聘。

“我仍在试图理解这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自己和我的团队身上的。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选择了善良,就像我在特斯拉领导团队期间一直做的那样。”Adella在社交平台写道。

中国区也可能受到了波及。有猎头表示,特斯拉中国区开始裁员,销售N+3补偿,但不涉及研发生产部门。

不过,特斯拉的一线销售岗位人员流动性很大,平常也会有人员优化,“特斯拉是末位淘汰制,每天、每周、每个月都会有排名,隔一段时间就会淘汰一批业绩垫底的人。”她表示尚不知道此次一线销售的裁员是否属于特斯拉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

招聘也在收缩放缓。

马斯克的“裁员令”发出之后,特斯拉中国取消了原定于6月16日、23日、30日举行的涉及销售、研发和供应链职位的招聘活动,未说明原因。此前,特斯拉中国在6月每个周四晚上7点都开启直播招聘。

除了美国和中国,在特斯拉一直大力招聘的新加坡,裁员也在进行。

以效率著称的特斯拉,各部门努力完成老板定下的裁员KPI,即便没有明确裁员计划的部门,扩张的步伐也要先缓一缓。

截至目前,特斯拉方面并未对此次裁员做出公开回应。

冰冷的特斯拉机器,松开加速踏板

不论从什么方面来看,特斯拉现在都处在历史上增长最快的阶段。柏林、得州工厂在今年3、4月份正式投产,4680电池呼之欲出,上半年它交付了56.47万辆纯电动车,遥遥领先其他电动车公司。而且,它完全不缺订单。

然而在马斯克眼里,他担心的不是增长,而是成本和效率。

也就是说,特斯拉有一半的员工(5万人),是在过去两年内新增的。

图片来源:路透社

而这段时间也是特斯拉股价上涨最快的阶段。疫情之下美联储放水,市场上流动着大量的资金,推动了车市和股市的双重繁荣。

马斯克认为,繁荣快要结束了。从6月初开始,马斯克多次谈到越来越不稳定的经济环境,“经济衰退在某个时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裁员是必要的。

高歌猛进的美国经济和股市都踩下了急刹车,这是大部分公司变得谨慎的开始,特斯拉也不例外。

由于过去两年的急速扩张,特斯拉的各项费用都在上涨,刚刚投产的得州和柏林工厂,更是在加速烧钱。

建设一座超级工厂,要花费数十亿美元,建成后的运营维护,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得州和柏林工厂的建设花费不菲,但现在还没有大规模量产。马斯克称,这两座工厂正在遭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损失。

现在柏林和奥斯汀的工厂都是巨大的赚钱熔炉”,马斯克在5月底的一次采访中说,“它应该像一种巨大的轰鸣声,就像金钱着火的声音。”

就连大众汽车CEO赫伯特·迪斯也提醒马斯克:新工厂可能会给他带来越来越多的痛苦。“马斯克必须同时在美国奥斯汀和德国格林海德这两家高度复杂的工厂实现产能爬坡,同时还得扩大上海工厂的生产。这会让他筋疲力尽。”他说。

供应链中断带给特斯拉的影响在加剧。

上海工厂在今年4月因为疫情停产了20多天,让特斯拉损失了约7万台的产能。这导致特斯拉二季度的交付量暴跌,首次被比亚迪反超。工厂停产代价高昂,不仅花费了金钱,也浪费了时间。

精明的马斯克,不会容忍在牺牲效率的同时,还增加额外的成本。他在5月31日发出“强制到岗令”,要求员工不再远程办公,每周到岗办公至少40小时,达不到要求的,就算自动辞职。此前,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员工习惯了居家办公,突然蜂拥回办公室的员工发现,办公桌不够用了。

马斯克对效率有着极致苛刻的要求,尤其是当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他会让员工加倍努力工作。

徐丹对此感同身受,她对深途说,“特斯拉就像是一台大型机器,它有各种各样的数据指标来考核你,特别机械化,比较模糊人的情感这些客观存在的东西。”

在被裁的员工起诉特斯拉“大规模裁员”违反了美国劳动法之后,马斯克在一场论坛采访中对裁员进行了解释,他将原因归结为供应链的混乱和美国经济的衰退。此前他声称要裁员10%,现在他补充称,计划未来3个月将全职员工裁员10%,同时增加时薪兼职员工数量,整体员工数量将减少3%至3.5%,但一年后公司员工人数将会增加。

自动驾驶没有尚方宝剑

目前,尚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特斯拉出现明显的衰退,即便它开始裁员。但一个让人不安的信号是,这次裁员波及到了自动驾驶部门,甚至关闭了一个自动驾驶办公室。

在新造车行业,自动驾驶人才是各公司争抢的重点,高薪挖人是过去两年的主题词,少有公司拿自动驾驶团队开刀。而特斯拉的核心优势,有一部分就来自其自动驾驶能力。

圣马特奥办公室被裁掉的员工,属于自动驾驶部门,很多是数据标注专家。

这属于特斯拉庞大的自动驾驶系统的一个关键环节。简言之,他们审查和标记图像数据,帮助训练特斯拉的深度神经网络,改善驾驶辅助系统。特斯拉对外出售的FSD(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就有他们的功劳。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和深途的了解,这些人中有一些是小时工,也有一些是全职员工。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不完全是工作表现的原因。此前,特斯拉在布法罗招聘数据标注团队时,曾让圣马特奥团队过去培训,这一定程度上说明圣马特奥团队更有经验。

布法罗团队是新培养起来的。布法罗数据标注团队的现任主管Alec,去年3月才加入特斯拉,一年之内连跳两级,他一开始的职位就是数据标注员,几个月前刚跟圣马特奥团队就培训进行合作。

因为那次培训,Alec跟当时的圣马特奥自动驾驶数据团队主管有过接触。在他晋升为布法罗团队主管一个月之后,圣马特奥办公室就被关闭了。

“我对发生在你和圣马特奥队身上的事感到非常遗憾。然而,我也欠您一个真诚的感谢,您给了我这个机会,帮助我成长为今天的主管。”Alec在社交平台上对这位前主管说。

还有一种说法是,随着特斯拉的技术进步,它或许不再需要那么多的数据标注员——特斯拉一直试图用机器替代人力,就如同用自动驾驶系统替代司机

一位自动驾驶行业从业者分析:“不依赖海量数据标注的非监督学习应用,包括半监督学习的应用,会成为判断技术规模化能力、公司成本-技术预期控制、技术估值的关键因素。”这是行业技术演进的大方向。

除了数据标注员,这次被裁的还有数据分析师等跟自动驾驶相关的岗位,其中既有Adella这样的老员工,也有一些入职不久的新人,他们已经开始找工作。

好在特斯拉的员工在市场上很吃香,不少公司盯上了他们,主动抛出橄榄枝,趁机吸纳人才。只要人工智能不过时,他们就不愁找不到工作。

而对于那些留在特斯拉的人来说,并不能因此而松一口气。挑战还在,竞争犹存,扩张与裁员,一直都是相互进行时。

(应受访者要求,徐丹为化名。)

参考资料:

《特斯拉将削减约200个Autopilot职位,并关闭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办公室》,CNBC

《埃隆·马斯克想要削减特斯拉10%的工作岗位》,路透社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工信部赵策:坚持适度超前原则,持续提升5G覆盖深度和广度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2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