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360裁员、改名、转型,互联网安全行业何去何从?

2022年9月27日 09:22  价值研究所  

忽然之间,360似乎走到了至暗时刻,负面消息一个接一个摆到了公众面前:安防业务被爆裁员50%,华南大区首当其冲;战略调整也在同步进行,360政企官宣更名360数字安全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9月22日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全面转型,部分岗位未来要竞聘上岗。

花了一生时间来“护你我周全”的360,反倒没能保护好自己。

虽然一次出现那么多坏消息令不少围观网友感到吃惊,但只要你用心观察就会发现,360势衰早有预兆——上半年出现回归A股以来首次亏损,就是直接的证据。

在财报刚出炉时,很多人将360的巨亏归咎于过于烧钱的投资业务。尽管周鸿祎本人将针对新能源行业的投资称为“战略性亏损”,投资者和分析师对这种说法也并不完全买账。

如今,在改名、裁员和全面战略调整等一系列动作之下,360用实际动作向外界表明,它们的问题绝不是投资亏损那么简单。

(图片来自360集团官方微博)

安防业务大调整,360加速转型

对于360内部的员工来说,危机可能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

在界面新闻等媒体的爆料中,不少内部人士表示华南区安防业务部门的裁员在“今年上半年就经历了几轮,现在整个安防业务基本上是停摆的。”报道指出,360广州安防业务部几乎全军覆没,深圳也仅保留少数几个岗位,包括开发、销售、售前、交付、业务经理等岗位都未能幸免。

而在职场人汇聚的脉脉上面,“360裁员”、“360大调整”“传360人员变动”等词条也轮番登上站内热搜。

不少认证为360员工的脉脉用户现身说法,“整个部门都没了”、“从4月份开始一直在裁员”等传闻也得到印证。除了媒体曝出的重灾区华南大区之外,也有360员工在脉脉上表示,裁员涉及到了更多区域的业务,“武汉其实也没逃过,很多条产品线直接没了”。

(图片来自脉脉)

虽然针对上述传闻,360没有一一作出官方回应,但很多答案都可以在周鸿祎22日发布的那封内部信中找到。

在信中,周鸿祎重点提及了几个问题。

第一是更名——360政企集团更名为360数字安全集团,发展战略也改为“着力解决数字文明时代的新问题”。第二是关于人员任免的新原则:关键岗位改为竞聘上岗,通过组织架构调整保持创新和活力。第三是有关集团其他业务的规划,包括成立城市产业群、继续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免费的SaaS服务等。

在谈到人员问题时,周鸿祎用了这样一句话:创业公司不能变成酒仙桥养老院,要保持饥饿、保持战斗力。这番话,加上上面提及的三个核心战略,基本上坐实了360的转型计划,以及裁员的举措。

在这一次战略调整中成为主角的,无疑是面向B端的政企安全业务,尤其是由360政企集团改名而来的360数字安全集团。那么相对应地,针对C端用户的互联网业务,就极有可能成为牺牲品。

梳理上述所有有关裁员的传闻也可以发现,C端安防业务员工的上镜率的确远高于B端。这或许意味着,在未来的发展路线上,360终于在To B还是To C中作出了选择。

事实上,这个决定并非没有预兆。从上个月发布的财报中,我们就可以看到C端业务的颓势以及B端的潜力。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360实现营收48.24亿元,同比下跌14.16%;归母净利润则录得-3.98亿元,同比暴跌169.63%。这半年,是360回归A股以来首次出现亏损,营收也跌至历史低谷,甚至低于2020年上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期。

从营收结构来看,360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板块: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智能硬件业务和安全业务,互联网业务占比最高。但在今年上半年,互联网和智能硬件这两个主营业务的表现实在糟糕。

数据显示,互联网商业化及增值服务上半年实现收入为28.49亿元,同比下降了21.96%。其中,占比最高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跌24.52%至23.09亿元。

这部分收入,主要就来自以360安全卫士、360手机卫士、360清理大师和360安全浏览器为主的一批面向C端的产品。从全面下滑的收入中,足以看到360 C端业务的萎缩。

同样立足C端的智能硬件业务,虽然在上半年推出了可视门铃双摄5Max、儿童电话手表10X等新品,但收入同样在倒退。根据财报数据,360的智能硬件业务上半年实现收入9.12亿元,同比下跌13%。

相比之下,主要面向B端的安全业务虽然收入只有10.38亿,但是保持了13.78%的同比增长,是360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业务板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便市场大环境确实不乐观,360曾经利润丰厚、躺着数钱的互联网业务也不可能一下子从云端跌到谷底。很多问题,其实一早就出现苗头:比如用户对广告的不满,监管规则的变动,以及网络安全行业的固步自封。

作为行业龙头,360的遭遇某程度上也是整个网络安全行业的缩影。需要改变的,也远不止360自己。

天下网民苦安防软件久矣

今年7月份,在被曝出未经允许私自删除用户本地文件的消息后,为了平息众怒,WPS连续发布了多份声明进行澄清。其中,在官方公众号的一份声明下方,有用户评论道“除了安全之外,能不能也减少点广告?”

WPS的公关人员巧妙捕捉到了这个机会,用一条回复为自己转移战火,分散评论区网友的注意力——“老板已经说了,最迟明年彻底关闭广告。”

这番话,CEO章庆元真的说过。而在章庆元的回应中,除了WPS之外,金山软件旗下的另外几款知名软件,比如猎豹移动浏览器、金山毒霸,都在“彻底关闭广告”的考虑范畴内。

在金山软件率先作出表态之际,网友再次将质疑、不满的目光齐刷刷投向360。本来也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章庆元,就这样将战火烧到了周鸿祎家的后院,完美地为自己转移了许多压力。

不怪舆论如此苛刻。广告太多、捆绑软件泛滥成灾,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为了网络安全软件的固有标签,或者说主要争议。

引入广告模式,固然为这些企业带来了实打实的收益,但也导致和用户的关系破裂。如今收入下降了,已经撕裂的信任却很难修复,广告成为了360、金山毒霸们现代版“饮鸩止渴”寓言里的毒药。

“现在谁没事会主动下载杀毒软件?捆绑下载和广告弹窗真的太恶心了。”95后的子晗(化名)告诉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他身边大多数同龄的朋友、同事都有一样的看法。

即便是存着不少重要文件的办公电脑,这一批年轻用户都不再信任各种杀毒和安全软件。如果真想多加一层保险的话,他们会宁愿将文件保存云盘或者用USB进行备份。“网络攻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但是弹窗每时每刻都会有”,子晗如此抱怨道。

在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360卫士真的有那么不堪吗?”,聚集了超过600个回答。前面的高赞回答,几乎无一例外给出了肯定答案。答主“白鸡梦游中”就毫不客气地表示,如果说其他厂商的安全软件全是小流氓的话,那么“360就是大流氓。”

“不否认,360本质的杀毒能力很强,但各种全家桶把口碑搞坏了。如果你对电脑一概不知啥也不懂,那你可以用360。”

这一个主观倾向极为明显甚至带有个人情绪的回答,获得了超过800个赞和近百条评论,说出了很多用户的心声。

事实上,当初360通过免费杀毒软件撬走金山毒霸、可牛、卡巴斯基等竞争对手大量用户的时候,就应该明白命运的馈赠从一开始就暗中标好了价格。当年急着保护电脑安全的用户,可以忍受广告和捆绑软件换取免费的杀毒软件,但这一套模式不会永远行之有效。

消费者的需求、态度一直在变,没有跟上潮流的360,自然会被无情地拍在沙滩上。从这个角度讲,主动转型,或许真的是必然。

值得注意的是,周鸿祎等集团高层近段时间的发言中,越来越多地透露出对B端业务的重视。

周鸿祎就在上半年表示,360全面转型数字化安全公司之后,核心目标是为政府、城市和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数字化保驾护航。

“4000万中小微企业能否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直接关系着国家数字化战略的成败。”

一场由To C向To B,由广告向数字安全的全面转型正在360上演。对于360以及其代表的网络安全行业来说,这也是一场输不起的自救运动。

数字安全,画大饼还是真出路?

从去年的战略发布会开始,周鸿祎已经有意识地摘掉360身上的网络安全标签。取而代之的,是涉及范围更大、前景也更广阔的“数字安全”概念。

“网络风险已经从虚拟空间溢出到现实世界,远超传统网络安全的范畴。在强大的需求下,网络安全也该随着升级为数字安全。”

必须承认,周鸿祎对行业发展脉络依然有着清晰的认知和足够的前瞻性。

和网络安全相比,所谓数字安全行业涵盖的范围更广:从底层基础软硬件到上层各类应用、系统,都在保护范围内。根据官方规划,2022年是新一轮数字经济建设周期的开局之年,全国数以万计的大中小企业都在主动拥抱数字化浪潮。

在国外,数字安全行业的起步更早,规模也更加可观。早在2018年,欧盟就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强制执行隐私保护条例,对企业在数据安全、储存、保护等环节的工作提出了全新要求,也迫使后者加大对数字安全的投入。甚至毕马威、德勤等机构的数字安全咨询业务量,也因为该条例的出台而大幅增长。

在此背景下,数字安全早已不再是空中楼阁,而是十分现实的需求。尤其是在B端,需求爆发趋势十分明显。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最新报告,69%的受访企业表示会在2022年增加数字安全方面的支出,26%的企业甚至表示支出增幅将达到10%以上。

基于上述企业的调研数据,普华永道预计,2022年全球企业的信息安全和数字风险管理支出总额约为1720亿美元,较此前两年的1550亿美元和1370亿美元进一步增长。

当然,360在这条赛道上的征程不会一帆风顺,竞争对手也并非等闲。市值突破千亿的深信服,还有近年来增长趋势喜人的奇安信、中孚信息、云涌科技、卫士通、国盾量子、迪普科技等企业,共同推动了中国数字安全行业的繁荣,也将行业内卷推到了一个新层次。

横向对比这几家头部企业的经营数据,360没有优势可言,要补的功课也不少。数世咨询统计的数据显示,深信服和奇安信是数字安全这条赛道上的头部玩家,营收规模、市场份额、用户心智和研发支出都处于领先位置。

上一财年,奇安信实现营收58.09亿元,同比增长39.6%,过去五年的复合增长率更是高达63.08%;深信服2021财年总营收则录得68.05亿元,同比增长了24.29%。而根据数世咨询统计的用户心智占有率,奇安信以超过8.5的成绩独自领跑,远超6.9左右的行业平均值,品牌影响力毋庸置疑。

要比总营收,360当然和这些企业不在一个量级。但如果单独把安全业务拎出来,那就是另一番境况了。

不过相比营收增速,深信服和奇安信在营收和利润两项数据上的分化,更加值得360警惕:数字安全是一个标准的“双高”行业,成本和收入一样高企。数据显示,上一财年深信服净利润同比暴跌66.29%至2.73亿元。研发投入和维护成本的增长,持续压榨利润空间。

360的安全业务起步时间并不长,面向B端的政企安全服务,直到2019年才为集团提供稳定收入。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作为插班生,360要想在数字安全行业站稳脚跟乃至弯道超车,首先要好好吸取这些前辈的经验教训。

写在最后

让我们再次将时间轴拉回到去年年底。

12月28日,360召开“2022年数字战略发布会”,周鸿祎亲自站台向外界描绘了360的成长蓝图。在发言中,周鸿祎将360的业务与当时大热的元宇宙概念结合在一起,断言未来几年将是数字安全行业的爆发机会。

“元宇宙的挑战本质上也是数字安全的挑战,在元宇宙的强大需求下,网络安全也应该随之升级为数字安全。”

表面上看,当时的360还是一派王者风范。谁能想到,叱咤风云多年的网络安防巨头内部已是风雨飘摇。如今,元宇宙风口日渐凋零,360更是走到全面转型的关键节点。等待周鸿祎的,或许将是一场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加艰难的苦战。

诚然,网络安全也好,数字安全也罢,其市场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但对手和竞争者,同样一直都在。用户已经丢失了对360,以及很多老牌网安企业的信心与信任。怎么重建双方的关系,是摆在360面前的首道难题。

编 辑:马秋月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中国移动李慧镝:强化数智基建驱动 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2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