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运营 | 制造 | 终端 | 监管 | 飞象科技 | 业务 | 技术 | 报告 | 博客 | 特约记者 | 论坛 | 周刊
手机 | 互联网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计算 | 三网融合 | 芯片 | 电源 | 虚拟运营商 | 测试 | 移动互联网 | 会展 | 黄页
首页 >> 飞象访谈图文 >> 正文

高通量卫星弥补传统运营商短板 2019年将实现全网覆盖

2017年10月20日 17:00  CCTIME飞象网  

访谈时间:2017年9月27日

主持人:飞象网记者 李乐羽

嘉 宾:中国卫通集团有限公司 宽带卫星系统应用部 副部长 毛孝峰

记者:今年中国卫通发射了我国首颗高通量卫星,请您给大家介绍下,这颗卫星一些的基本情况。比如最大容量有多少?速率大约能到多少?

毛孝峰:是的,我们今年新发射的高通量卫星是国内第一颗高通量卫星,叫中星16号,是今年4月发射的,整个星的通信容量在20Gbps以上,对单个用户来讲,我们固定站的最高带宽能做到150Mbps下行。

记者:目标客户群一般是什么样的个人或者企业?

毛孝峰:目标客户群我们分几大类,我们的网络可以面向政府和企业,也可以面向个人家庭。第一个方面是互联网接入,可以类比常见的家庭宽带,主要面向农村、边远地区、沙漠等常规网络到不了的地方,对地面网络进行补充,这是解决边远地区的家庭、学校这些场所上网的问题。

第二类相当于应急,我们叫临时业务,临时应用,像咱们媒体用的视频回传,就是在临时的场景下,或者应急的场景下我们要做一些视频的信号回传,来解决临时点的网络接入,是不常发生的,也是面向企业、政府、个人,包括应急、常规应用都可以。比如说驴友出去了,房车出去了,没有网络,临时架的网就可以了,就是临时应用。

第三大类,就是像一些交通上的宽带,像飞机上、海上和部分高铁线路上等地面网没法涉及的宽带连接,中国卫通已经在测试,近期会有解决方案来做网络服务。还有一些应用,像政府的专网、企业专网,就是第四类的应用了,,比如中石油野外没有网络,就靠卫星。一些专网、森林救灾、水文监测,就是政府的专网。

再有就是面对运营商的,有些区域比如沙漠里面,或者草原、山区,他们可以租用卫星宽带网络,做基站中继传输。

最后一大类是物联网,就是IOT的应用,包括各种应用监测,现在物联网都是窄带的,未来的物联网会传一些图像,或者视频,需要一些宽带卫星的支持。

基本就是六大类应用,从互联网接入、临时应用、交通宽带、政企专网、运营商应用,还有物联网应用,应该说面向政府、企业和个人都可以做到。

记者:我上你们中国卫通的官网看到,租用有长租、短租?

毛孝峰:你说的普通卫星的方式,我们叫按转发器频率资源的方式来租,长租、短租,租赁方式还是兆赫兹的带宽租赁方式。高通量卫星的模式有点变化,我们已经转成和地面网一样的模式,家里包月是100兆带宽,手机是多少GB的流量,这两种模式是互联网消费者最常见的模式,就是说按时间包带宽和按流量计费的模式,我们都支持。

记者:我们如果用高通量卫星来接收信号,对终端的要求呢?是需要专门买一个特殊的终端吗?

毛孝峰:对。就像光纤接入需要光猫一样,卫星通信也需要一个专用的设备,简单来说就是卫星终端,包括室外天线,天线我们俗称叫锅,通过它把信号传过来。

记者:我去官网上看了一下,里面有提到很多卫星型号,比如中星10号、中星9A,它们的覆盖区域,有的偏东部,有的西部也有一些。您能具体说说,现在这些整体的覆盖情况大概是什么样?

毛孝峰:我们中国卫通的常规卫星已经把网络覆盖到西到非洲、欧洲、东到澳大利亚,我们全球网络都已经搭建好了。高通量卫星刚发第一颗,叫中星16号,只覆盖了中国的东部、中部和部分的西部和北部,后续我们会在2019年发射中星18号,会把空的地方补上,到那时中国卫通就会实现对中国网络全覆盖了。随后我们在中国的东部和西部,再各发几颗卫星,来补充我们的网络,实现东到

西的整个覆盖,实现对一带一路区域的全覆盖。

记者:现在高通量卫星能解决很多的问题,和传统的运营商相比,您觉得在资费上,或者在用户使用方便度上,怎么能更贴近咱们的生活,优势在什么地方?

毛孝峰:中国光纤网络发展非常发达了,在全球都是屈指可数的,处于领先地位。我们不能照搬国外的卫星运营模式,我们定位是这样的,高通量卫星网络首先是对地面网强有力的补充。其次,在一些新兴领域,比如机载宽带和船载宽带领域是光纤网络无法触及的。机载有约5亿的乘客,高铁有30亿的乘客规模,大的交通体系对带宽需求还是很大的,高通量卫星宽带网络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在使用方面,我们把卫星的带宽转换成WIFI接入,或者别的网络,通过用户常用的手段接入到网络里面来。

记者:高通量卫星在它特有的领域上是没有什么敌手的。在同样的高通量卫星,比如国内有没有其他的友商,或者竞争企业,您觉得他们做得怎么样?

毛孝峰:我们是地面基础运营商的补充,不是竞争者。到目前为止,全中国只有第一颗高通量卫星,可能有别的公司会发布计划,到目前为止还是只有我们这一颗高通量卫星。做一颗卫星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投资也很大,都是几十亿的投资来作为成本的,时间上、投资上都是要下很大的决心。

记者:您能谈下高通量卫星目前的系统建设情况吗,对运行方法、商业模式和推广有哪些思考?

毛孝峰:我在建设高通量卫星分两大部分,高通量卫星是天地一体化网络,不仅建设卫星,还要在地面建设一套地面系统,我们在地面建设了三个关口站,同时也建了北京的数据中心,形成天地一体网络,实现直接面向用户的网络。不管是专网用户和还是个人家庭用户,都可以直接用了。我们在北京建了宽带卫星网络运营中心,管理整个网络。

我们4月12号发的卫星,系统建设基本完成了,我们现在正在做功能和网络应用内部测试,宽带卫星网络的运营模式,和地面移动网和宽带网的运营模式都是一样的,仅仅是通信的手段不一样。我们对用户管理也是管到每个终端,所有用户的账号也是可以网上APP交费,或者支付宝付费的,付费之后就可以开通了。

记者:我们和移动4G、5G的速率价格相比是个什么情况?

毛孝峰:在网络方面,卫星宽带网和地面网的类型差不多,在价格里面,我们区分一下,在北美的高通量卫星资费和地面网的资费是类似的,因为他们地面网并不发达,咱们中国光纤网非常非常发达,手机网络也很便宜,卫星成本还是比较贵的,卫星会高于地面4G网,我们尽量和地面网络速率和速率靠近。

记者:高通量卫星用了哪些先进的技术?它的应用方式怎么样?未来对国家战略还有经济民生有哪些影响?

毛孝峰:这颗星是国内第一颗自主研发的高通量卫星,使我国真正进入到宽带卫星的时代,这是我们目前国内航天技术、制造技术在高通量卫星的应用。像频率复用的技术,就是把有限的频率多次用之后增加网络带宽容量。这和地面网的移动基站是类似的,我们通过不同的点波数,把频率在不同的区域重复使用,来实现卫星通信容量的增加。

其实在宽带中国战略中,三大运营商做了非常大的贡献,从工信部的口径来看,还有一些村子,或者一些区域光纤网不能到达,我们通过卫星的方式对这些网络盲区进行补充。

无处不在,无时不待,在时间上,在空间上,我们都可以为国家的宽带建设做出贡献。

记者:谢谢您!

编 辑:章芳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业界老说..
精彩专题
聚焦2017年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
2017年上海MWC——势在人为
聚焦2017年IMT-2020(5G)峰会
聚焦鹰潭移动物联网产业园开园大会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