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三星掌门人李健熙的一生:“二次创业”带领三星走向帝国

2020年10月26日 07:39  界面新闻  

10月25日,78岁的李健熙辞别世界,对于他执掌近三十载的韩国三星电子集团而言,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1987年11月,三星创始人李秉喆去世,其三子李健熙不得不在45岁的年纪便成为韩国三星电子集团的二代掌门人。而就是这个当时在世人看来还不够有资历的继承人,让这家科技企业成功走向世界一流。

企业家

李健熙的独断力在他继位之前便有迹象,三星的成功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他的商业人格的一种验证。

1974年,李健熙在了解半导体行业后就对其倍加重视,向父亲建议进军半导体产业但受到了拒绝。颇为果决的李健熙以个人资产投资,并获得韩国一家半导体公司的50%股权,这也是三星半导体部门的前身。

其父在后来的内部会议中逐渐意识到芯片对于三星及电子行业的战略意义,终于开始加大力量探索三星自研芯片的道路。

1983年,历经坎坷的三星首家芯片工厂落成于京畿道器兴地区,尽管一开始量产的64位芯片仍旧落后于日美两国,但随着三星自身技艺的精进(包括李健熙曾先后数十次前往硅谷挖人、学技术),以及上世纪80年代美国对于日本半导体行业采取贸易制裁的时代背景,三星很快在256位芯片和486位芯片的生产中抢入全球市场竞争之列。

如今,在英特尔、高通、台积电等强劲对手面前,三星始终保持世界一流水平。

上任董事长之后的李健熙开始展露锋芒,令外界印象深刻的大变革就至少有两次。

第一次发生在1988年,在当家的第二年,李健熙大胆提出三星要进行“二次创业”,重组了电子、通讯、半导体等部门,明确了电子和重工业两大战略重点。

尽管从当时的实质效果来看,这一次改革的“雷声大过雨点”,但它向公司全体员工释放了一个强信号:李健熙势要领导三星更上一层。同时,它也让施令者李健熙本人意识到了三星体制的顽固性,这种根深蒂固又盘根错节的弊病,不是小动作、短时日可以撬动的。

这间接塑造了第二次变革。1993年2月,无法说服一众社长继续改革的李健熙,带领下属在美国洛杉矶考察,发现成本高居不下的三星产品被搁置于商场不起眼的角落——这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在韩国站稳第一的三星,在全球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这样的画面刺激到了李健熙作为商人的敏锐神经。这年6月,李健熙发表了有名的《法兰克福宣言》,与三星的核心管理人员在美国开了一场长达16天的会议,确定三星新的战略目标是成为世界级超一流企业。

为了实现这一高难度追赶,李健熙提出“新经营”思想,摒弃“以数量为中心”的经营思想,将生存和发展的重心放在“质量”之上。那句“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的著名口号,也是李健熙此时喊出的——他知道,总会有人担心保质就无法保量,但这件事不能留余地。

此后,为了践行自己的战略,李健熙下过召回15万部手机的号令,提出过记录每件次品的生产全程以方便溯源。三星的研发人员一度过上了以实验室为家的生活,其他员工则迎来了“朝七晚四”的坐班制度,把“朝九晚六”耽误的学习时间补回来。

当然,李健熙也是个会犯错误的商人,例如对汽车产业的判断。在1994年三星进场时,韩国汽车市场已有供大于求的趋势,他的投资最终转化为汽车公司的债务累累。但这次失误也由他本人在1998年为公司捐出20亿韩元个人财产弥补,甚至还落了一个“有担当”的名头。

略过中途其他无数的运筹,在李健熙的带领下,1999年的三星实现3.17万亿韩元收入,实现了一次标志性的成功——其中的反转在于三星上一年才刚刚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并在这一年赤字超过1700亿韩元。

21世纪的三星电子在公司管理上很少再出现如此戏剧化的变动,而是以巨人的身份开始了稳中求进的路途。不过,2010年3月,重返一线操持集团业务的李健熙曾表示,彼时是三星真正的危机时期,并对三星难以预测的前途表示担忧。

“我认为代表三星的事业和产品中大部分将会在十年内消失。”他说。

路透社曾形容李健熙,“他打一个喷嚏,整个韩国都会感冒。”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打过一个喷嚏后,没有留下解药便永远地离开了。

普通人

1942年1月9日,李健熙出生在韩国庆尚南道。他的传记作者朴相河给他取的书名是,“从孤独少年到三星帝国引领者”——从有限的资料看来,这好像是最契合他一生的总结了。

据说,作为最小的儿子,李健熙并没有得到家族尤其是父亲的格外恩宠,一出生便被送去给爷爷奶奶抚养。前往日本学习期间,由于独立不久的韩国还未在国际上取得广泛认可,李健熙的身份也没有为他带来太友好的社交氛围。

作为韩国的“商业帝王”,李健熙很少在非必要的时刻在媒体前露面。他也不是一位擅长演讲的企业家,留给世人的形象更倾向于稳重、寡言。2011年,平昌成功获得2018年冬奥会主办权,李健熙在电视机里露出眼噙泪水的一幕,是他鲜有流露出的温情一面。

在外界的描述中,年轻的李健熙不仅善于韬光养晦,也很会为自己筹谋。在爷爷奶奶膝下时,他就不忘长期对远方的父母致电问候,也特意为了父亲学习高尔夫球。

后来李秉喆对继承人的安排证明,这些行动一一奏效了。李秉喆的确在对大儿子与二儿子的培养中大失所望,并被自己曾经认为太过温和以不能经商的三儿子所打动。

事实上,一直有报道分析认为,李健熙的多次改革在发展公司之外,也有极力脱离父亲影响的动机。

即便如此,他与父亲在重大人生节点面临的问题仍是相似的。当年,长子李孟熙不受集团高层认可,李秉喆不得不收回一切管理权以“废太子”,又亲自重回一线掌权。

而对于2010年重回三星的李健熙而言,独子李在镕和3个女儿李富真、李叙显及李尹馨共4名子女中,更受器重的李在镕能否替他掌舵也颇受外界的质疑,毕竟这位接班人当年投资互联网企业的损失也是由集团兜底,而后便没有太过高光的时刻。彼时,李健熙已经68岁。

2012年12月,在确立了李在镕三星电子副总裁身份后,上天没有留给李健熙太多的时间为他保驾护航。2014年5月,李健熙自急性心肌梗塞病倒在家中后,开始长达6年多的住院治疗。而这是一次强制性的退休,李在镕正式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回顾李健熙雷厉风行的一生,其实也险些遭过牢狱之灾。从属于商界的阴暗面,李健熙在掌门三星的27年时间中,曾经历两次判刑、两次豁免。

第一次是1996年,李健熙因行贿背叛2年缓刑,次年豁免;第二次更严重,2008年,他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被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不过后来因“以助力韩国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受到了韩国总统的豁免。

在人生的弥留之际,想必他是幸运的。根据三星在李健熙逝世后的说法,李健熙周日去世时,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儿子和实际的公司负责人李在镕,都在他身边。“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地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强国,”三星在声明中表示,“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从李健熙的管理理念来看,无论何时,他总能看到事物光鲜背后的危机。对于三星在公司和产品层面的发展,他没有留下一个确切的战略。但对于三星背后李氏家族的历史与未来,他在离世之前得到了一个答案:

今年5月6日,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召开记者会,明确表示公司经营权将不会继承给子女。

这意味着,从李秉喆、李健熙再到李在镕,三星作为家族企业的三代世袭即将宣告结束。作为中坚一代的李健熙,经历过家族之间争夺和被争夺。外界无从得知,他最纯真的一面是否需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联通沃云康楠:做云计算市场的新锐追赶者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