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业界名博 >> 正文

如何从产业角度看待华为提出的“1+N”5G目标网?

2020年11月19日 18:40  搜狐号  

华为之所以在此时此刻提出“1+N”5G 目标网,是在实践升华的基础上形成的对 5G 产业发展规律最新的认识之后,对 5G 网络建设提出的最新的解决方案

只有正确的认识规律,并遵从规律,才能把事情做正确。

1

我们先来看看华为的“1+N”5G 目标网是什么,然后我们再从产业规律对其进行分析。

“1+N”5G 目标网,是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在 2020 全球移动宽带论坛期间首次公布,并发布了支撑“1+N”的 5G 全系列解决方案,构筑 5G 极简网络。

“1+N”5G 目标网的核心是:全频谱向 5G 演进,以中频大带宽为核心构筑一张普遍覆盖的宽管道基础网;利用其他频段构筑差异化优势,实现 N 维能力按需叠加。

即“1”是指的是1张普遍覆盖的宽管道基础网,核心是中频大带宽结合 Massive MIMO;“N 维”是指的多个维度的能力,主要包括低时延、感知、高可靠、大上行、V2X、高精度定位等,核心是简化部署。

华为为什么要提出“1+N”5G 目标网呢?

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既有面向重大产业问题的应变创新,也有一种面向未来趋势的前瞻谋划布局

2

我们先说面向的重大产业问题应变创新

目前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已经是四世同堂“2G/3G/4G/5G”,构成了一个复杂巨系统,如何化繁为简,降本增效,轻装上阵,是一个重大产业问题。

众所周知5G是一种通用技术,是面向行业市场的(toB),5GtoB 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从 3GPP 持续从 R15 到 R16 进行版本升级,到运营商持续加速 5G 行业样板间打造,到工信部在今年发布的 5G 发展建议,和行业 不断加速的5G SA网络建设,5G 服务行业市场为主毫无疑问是大势所趋。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考虑行业市场需求的碎片化和高度定制化的特征,就难免会有一种疑问,既:既然 5G 是 toB 的,那么是不是按照行业场景、业务需求进行重点建设,完全不需要一张高质量的连续覆盖的宽带网络了呢?

以至于前一段时间部分非专业人士质疑 5G 是不是投资太超前,担心成本笑话的问题。 其实答案非常明显,5G 必须保持适度超前,对基础设的投资必须看到其外部溢出效应

那么,我们到底需不需要“普遍覆盖”的宽带基础网络呢?

华为提供了的观点我认为还是比较客观的:一张优质的普遍覆盖宽带网络是基础,这是 5G 行业发展的“1”,只有有了这个基础,才能面向行业联结市场提供差异化、定制化的服务

基础在这里有两个含义:

一是在需求上服务于人和物,需要满足跨代超级体验及海量连接;

二是在成本上要具备大幅度降低每个 bit 的成本能力,以用于支持电信运营商和客户降低成本。也就是说 5G 网络建设必须达到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参考移动通信技术发展规律普遍覆盖是必须达到的目标。

对中国需要一张普遍覆盖的宽带网络的判断,其实隐含着一个产业规律,既 5G 产业也不可能跨过 toC 直接迈进 toB 的康庄大道,或者说对于5G来说必须兼顾 toB 和 toC 的平衡发展,这也是华为提出“1+N”5G 目标网的原因之一。

从电信运营行业的现状来看,目前整个网络已经变得非常复杂,仅仅从无线网的角度,多频段、多制式、多技术、多代际已经把无线网络变成了一个复杂的巨系统。

在发展 5G 的过程中,如何化繁为简,华为在多年前就开始提出”极简网络“的理念,以应对不断复杂的系统,此次提出 “1+N”5G 目标网看得出来是希望能够一揽子解决目前电信运营商在网络规划、建设和运维上的复杂性:

一是在 1 张普遍覆盖网上,华为基于全球主流的 TDD 大带宽 M-MIMO 技术,支持 TDD 中频 M-MIMO 与 1.8GHz 共站同覆盖;发布业界首款支持 64T64R Massive MIMO 和 Sub3G 全频段合一的 Blade AAU Pro 解决方案用于支持天空面受限场景;

二是应对部分 TDD 大带宽获取困难或容量重载的市场,推出了业界首款 FDD M-MIMO。

杨超斌说华为能够通过全系列的中频段 M-MIMO 解决方案和先进的软件算法,帮助运营商基于中频构建一张普遍覆盖的宽管道基础网,从而能够兑现跨代的极致用户体验。

无论从产品设计、场景细分和技术研发上,其实你能看得到华为对运营商所面临的复杂问题的认知、思然后提出的遵循极简标准的”好“的解决方案。

我想把网络做到极简,是设备商和运营商的共同诉求和愿景。

3

我们再说面向未来的前瞻谋划布局

目前在5GtoB 的发展中,运营商所面临的整体商业架构巨大,但是又是需求碎片、高度定制、议价能力极强、服务要求极高、能力需求颇多困境,谁能解决成本与收益、谁能带着脚镣灵活跳舞,谁就能够拥有未来。

这需要“解耦”

关键是能力与基础网络的解耦

行业联接率先发生在局部场景,需要灵活大上行、低时延和高精度定位等能力按需部署。这是一种解耦的构画。通过在局部部署行业特定需要的能力,实现精准精确的需求满足,对于电信运营行业来说可以大幅度的降低投资成本的同时,又能够满足行业客户的灵活性和体验。“如何实现多而不杂、繁而不乱,简化部署达成叠加优势,是关于“N"的创新重点”,杨超斌认为“N维”是需要创新的。

而已经公开的 5G 行业样板间也表明,这种创新需要行业客户及其行业伙伴、运营商与设备商协作进行。在这个协作过程中,需要行业客户的系统进行解耦,需要运营商的网络与能力解耦,需要设备商产品与能力解耦。而后通过再次耦合与融合形成能够服务于全行业的能力。

所以“N维”能力的创新,以及成熟之后在基础网络上的极简部署叠加,就是面向未来进行谋划布局的关键。

华为提出,网络运营运维思路需要从传统的"Best Effort"转型为以业务 SLA 为中心,并发布了 5GtoB Suite,能够支持电信运营商行业实现行业网络的”智能精准规划、极简按需开通和主动端网运维“。例如例如在规划层面,能够实现小时级无线网络资源分片的极简规划和按需分配,为电信运营商的行业服务提供了高度灵活的服务能力。

当然,华为在支持”N维“能力创新解决方案布局上是系统型的,我只举一个例子:华为的室内行业场景 LampSite EE 套件解决方案可以按需提供分布式 Massive MIMO、超级上行、高精度定位等 ToB 能力,满足 ToB 行业场景化、差异化的需求。

行业市场的需求只有通过解耦和极简才能满足化繁为简,做到极致和统一,这对于整个 5G 行业探索商业模式,创造商业价值至关重要。

4

华为是如何看待设备商亲自下海去为行业客户提供5G专网的呢?

杨超斌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认为 目前有一些设备商从事专网业务,但"这并不是主流",在他看来一是独立维护一张专网代价非常大;二是无线网络建设、维护、优化需要专业技能,一个企业完全不具备专业的知识想自己干是不可能干的起来。

在杨超斌看来,由于运营商具备无线网络建设运维优化的专业技能,“通过运营商服务行业主流的选择”:

一是运营商网络已经具备规模性,国外某些国家分配了一点点频谱给某个行业,也提供不了好的体验;

二是运营商运营商手上已经有大量频谱,所有的频谱可以通过 1+N 的方式服务于行业提供差异化的服务。

所以,我们看到华为提出的 “1+N”5G 目标网,既是对当下产业重大问题的应变创新,更是面向未来产业重大趋势的谋划布局,时刻回应时代的重大课题,也是华为之所以是华为的原因吧。

编 辑:王洪艳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任正非:无论是求生存,还是谋发展,人才最关键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