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快讯 >> 正文

“5机”提升知识经济效能,增强数字经济动能

2020年11月26日 19:18  CCTIME飞象网  

飞象网讯 2020年11月26日,在世界5G大会,“5G引领下的数字经济与可持续发展论坛”上,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数字转型首席战略官车海平博士做了以“‘5机’提升知识经济效能,增强数字经济动能”为主题的演讲。

在去年的世界5G大会上,车海平博士重点阐述了行业知识生产工具革命与ICT基础设施六大演进方向的关系,提出智能化ICT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基石,倡导共建数字经济全球共同体。

今年,车博士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解析了“5机”使能行业知识生产范式升级的内涵。

首先,在知识生产体系构成要素及其协同的供给升级赋能下,知识经济循环开始跨越普惠鸿沟,各行业的产品生产过程与过程中的知识生产同步开展、双向闭环,行业生产力提升逐步进步快速通道。

其次,在行业知识数字化的加持下,行业生产力要素迈向全联接、泛智能、广自治、众协同的网络化形态,其中可共享、高复用要素(尤其是智能生产装备和智能生产服务)向行业供给侧平台进行数字化汇聚,形成富含知识并循环演进的智能化行业基础设施,成为行业生产力提升的核心担当,推进行业生产服务升级并开展持续运营的数字服务提供商正在涌现。

最后,形成先进制造与高端服务更专业分工、更充分协同的行业数字化新生态,其中的企业都会开展数字转型,成为开放的、生态化智慧企业。而支撑企业转型的技术要素中,端、边、云、网协同的会交互、能感知、善学习、在演进的分布式智能体是其核心。

1、数字经济的核心是知识经济

管理大师德鲁克认为“对过去100年生产力的迅速提高,技术专家把功劳归于机器,而经济学家却把功劳归于资本投资。只有极少数的人认识到,功劳应该归于把知识应用于工作”。数字经济时代依然如此,只是应用于工作的知识,已经充分数字化了。在实践-认知-再实践的循环中,知识生产、知识积累、知识运用在数字生态中高效循环,使得知识经济成为了数字经济的核心。

在数字经济体系中,各行业为提升自身生产力,在其核心要素中充分注入领域知识,促进原材料环节的构件/部件等、生产控制过程的生产装备等、经营管理领域的各类生产服务、末端输出的多种产品都开展智能化演进。各行业的业态各有不同,数字化进程各有节奏,但其中的共性是要求行业知识生产上的生产力升级,让行业中的知识工作向自动化和智能化演进。

所以,行业生产力要素的智能化演进牵引的行业领域知识数字化注入,需要以数据为生产原料、知识为产出品的知识生产体系实现具有安全、有效、经济、易用属性的普惠性跃升。使得数字经济中的数字产业化板块,作为ICT技术要素的供给方,更应从知识生产体系的方案提供视角,主动谋划多要素的整装协同,积极促进各行业数字转型的知识生产力工具革命,构建以服务于各行业知识循环生态为目标的共性底座生态。各行业内及行业间协同的知识经济,需要有效的数字化治理机制,尤其是充分激发知识生产及其价值循环中的要素与主体成为关键。应该说,数据价值化的思考不应仅限于数据要素,而应涵盖知识生产体系和价值循环的全要素。

当前,行业数字转型的重点和难点在生产端、供给侧。新一代数字技术支持行业智能化升级进入深水区,如何融入生产系统为客户创造持续经济价值,同时为产品和服务提供者创造持续经济价值,是当前的主要矛盾。

2、智能体“5机”协同,推动行业知识生产范式革命

在各行业数字化的探索实践中,有两个正在发生的显著变化。

一是企业生产和管理架构的集成在向扁平化、敏捷化、智能化方向演进。以智能制造为例,传统的ISA-95五层架构在逐步向两层汇聚。一层是生产控制域,装备叠加智能,按生产过程的自身结构,自治生产系统实现分域高内聚,以及自治生产系统之间的跨域可编排,向自治的智能生产装备升级。传统的自动化系统产业迈入管控协同,在探索形成以边缘智能为核心的生态。第二层是经营管理域,企业的业务流将与所处数字生态中的价值循环网络协同,主要包含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客户生命周期管理CLM/资产生命周期管理ALM等,沿着数字主线全流程向数字生态开放贯通;企业管理软件在向生态运营软件升级,行业知识向各生产服务平台汇聚循环,以行业云生态的模式加强行业数字生态内的价值协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推动行业的生产力提升。在电信等服务行业,也有同样的架构演进,从ITU-T定义的TMN五层架构向Autonomous Networks产业倡议中的两层汇聚演进,一层是按照无线接入、有线接入、传输、核心网等电信技术能力域划分的资源服务域,升级为智能网络自治域,成为网络服务产品生产过程中装备的智能化升级方向,第二层是电信运营管理域在网络(资产)生命周期管理、产品&生产生命周期管理、客户&生态生命周期管理等环节的智能化升级,在牵动供给侧智能生产服务的涌现。

二是企业数字转型的共性焦点是放大行业知识促进生产力提升的效能。还是以智能制造为例,传统模式中行业知识最主要的载体之一是工业软件,它是按照版本长周期更新的;而生产执行过程中很多工艺知识和技法存在于老师傅的头脑中,相对数字系统而言是隐性知识;为企业提供生产性服务的小公司各有自己擅长的专业领域,知识碎片化、能力参差不齐,信息服务业当前主导的项目化复杂集成方式其经济效能相对较低。引入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的目标是让知识生产自动化、智能化,通过升级知识生产自身的生产体系和模式,来获得知识生产活动具有更高的经济性和普惠化。5G+(边缘)计算+AI+云+行业应用的“5机”协同,使能行业知识生产伴随着价值创造过程并行展开且实时闭环馈入,助力行业知识中心平台化运营,使得行业知识供给升级在线化、服务化,解决传统模式工业软件版本化、周期化的问题;老师傅经验的数字化、模板化,解决知识隐性化问题;行业云平台汇聚行业生态伙伴,形成行业知识的共享、交易市场,解决行业知识的碎片化问题。

所以,“5机”协同的目标是推动行业知识生产范式的革命。传统的生产过程,产品的生产和知识的生产是开环、异步的,生产过程中对市场信息没有实时的感知,管理体系也没有生产过程信息的实时馈入。而走向数字转型的智慧企业,其经营管理域协同生态伙伴共同以客户为中心,对企业外部的市场、社会信息有感知、实时响应并进行知识积累与演进;企业的生产控制域可以接受经营管理域所传递的客户和生态伙伴业务意图,成为按需生产的柔性系统。同时产品生产的过程也即是知识生产的过程,按客户需求驱动的原材料通过物理生产线加工成制成品的过程,同时也是各层面的数据原材料通过相应的知识生产线加工成行业知识的过程。知识生产体系的各类知识产出品会实时馈入生产和管理系统,从而放大知识应用于工作的效能,提升生产力。这种在企业经营管理域、生产控制域进行产品生产的同时进行知识生产,并实时馈入生产系统的知识生产模式,就是行业知识生产的范式革命。在新知识生产范式下,企业生产、管理现场演进为产品生产+知识生产的实时闭环模式;知识生产的可用性、经济性、易用性和普惠性发生质的跃迁。

3、行业基础设施和行业数字服务提供商助力企业的数字转型

伴随着行业知识生产范式革命的深入展开,行业数字化会出现两个趋势:

一是行业共性生产力要素数字化汇聚形成行业基础设施,行业基础设施平台化富集行业知识,加速知识数字化循环;企业基于行业基础设施面向行业数字生态开放转型

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的能力组织方式在发生巨大变化,在聚焦核心之外,淡化企业边界,主动面向所处价值网络数字生态获取能力、提供能力,“开门办企业”成为更高效的企业生产经营模式。企业从外部市场化获取生产性服务的搜索成本、信任成本、匹配成本大大降低,经济规律驱动企业的组织形态必然会发生变化。规模庞大的实体经济会孵化出各行业的数字平台,提供行业内公共的数字化生产性服务,成为行业知识的生态化运营平台,这种行业数字平台也可称为行业云。在行业知识数字化的加持下,行业生产力要素迈向全联接、泛智能、广自治、众协同的网络化形态,其中可共享、高复用要素(尤其是智能生产装备和智能生产服务)向行业供给侧平台进行数字化汇聚,形成富含知识并循环演进的智能化行业基础设施,成为行业生产力提升的核心担当。

行业基础设施支撑行业知识突破企业边界,实现行业级的生产、积累、流转、交换、共享,推动行业走向新的生产模式、运营模式和商业模式。也进一步促进生态化智慧企业在行业基础设施平台上开展更为敏捷、高效的数字化转型。

二是催生行业数字服务提供商,汇聚行业生产力要素,加速行业知识数字化循环

与行业基础设施形成相伴而生的是行业数字服务提供商,这个行业角色是行业内具共性、可共享、高复用的生产力要素转化为数字服务化供给的长期运营者,其所提供的核心是行业知识数字化循环的公共服务。

从各行业转型的实践观察分析,行业数字服务商的可能演进路径包括:一是行业头部企业的生产/管理系统集成服务供应商奋力升级为全行业的公共生产性服务供给平台运营方;二是行业内主要生产设备供应商从产品+专业服务,转向产品智能化+行业公共生产性服务平台生态运营者;三是高度集中行业的龙头企业集团,牵引行业内生产力要素以其业务流为主线进行数字化聚合及运营,其自身同时具备生产企业和数字服务提供商的角色。当然,也有其它可能的演进路径,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观察和研究的课题。

企业是生产性服务供给的需求端,是行业价值创造的主体,无论是富含行业知识的行业基础设施的形成,还是行业数字服务商的出现,都需要企业在需求端的牵引。传统企业向智慧企业进行数字转型,有一个企业能力组织上的选择组合问题:一端是在企业内开展管理改进、进行共享能力积累的内生化服务提升,另一端是到从企业外获取承载着行业级优秀实践与知识沉淀的行业公共生产服务,乃至于参与到行业知识协同生产的开放化服务生态中去。转型没有标准答案,只是需要企业刷新思维模式,把握产业大趋势。

4、数字转型:知识生产革命是社会经济活动熵减的根本

数字转型的过程是整个经济、社会体系运行追求熵减的过程,也是其中的各类主体,在其所处的本质性网络化生态中,开展全局最优化的过程。从物联网开始的数字世界的构建是实现前述目标的手段,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必然双向互动融合。从物理世界开始实现的“万物互联”,是为了对于生产力要素对象的全结构、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的可视、可控、可管、可溯,以实现“消除冗余、增加复用、促进创新”,这就需要一个从资源向数字服务转化的数字化生产体系,其中以数据为原材料以知识为制成品的知识生产体系是核心,从而实现数字服务在生态中以客户为中心的“万务互联”。高端服务业态发展需要其中关键数字化生产力要素的互联互通互操作,需要共性参考框架和互通标准体系,这也是高端服务业伴随先进制造业升级,在供给侧存在的短板;进一步向前发展,将促进各行业之间越来越动态而广泛的数字服务协同生产,实现以多主体间实时的价值协同创造和分享为目标的“价值互联”模式。

经济活动的目标是用最佳的资源配置产生最大的价值创造,在知识生产革命的加持下,社会经济活动会更高效,更有序,更绿色,更可持续,这是一个熵减的正向循环过程。

编 辑:孙秀杰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全国“5G+工业互联网”建设项目超过1100个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