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业界名博 >> 正文

马继华:为什么社交APP都恨抖音?

2020年8月7日 17:03  搜狐号  

美国当局在没有任何证据和依据的情况下,强行要掠夺抖音海外版TikTok,已经引发公愤,不光在中国,世界各国媒体都对此进行深度批评。

在这个过程中,同样有一家美国公司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字节跳动发布的官方回应中称,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据新京报,美东时间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召开听证会,传唤脸书的扎克伯格、亚马逊的贝佐斯、谷歌的皮查伊以及苹果的库克参加了6个半小时的反垄断听证会。四大CEO中,只有扎克伯格表现奇葩,声称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据技术“是有证据的”。

事实上,这几年来,字节跳动的抖音在全球都遭遇到了社交巨头们的阻击,国内外与社交APP的争夺始终没有停止过。

抢流量抢用户,社交软件压力山大

在短视频网站没有出现之前,社交网站是毫无疑问的互联网王者,用户时长都掌握在手中,流量也控制在手里,然后可以通过流量赋能在整个互联网生态中把握核心位置。

不过,抖音与TikTok在国内外的崛起,让社交互联网公司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2020年1月,抖音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4亿,较2019年1月的2.5亿,增长了60%。2020年3月,抖音用户使用时长为360.4亿分钟,同比增长289.1%。

目前,TikTok在全球拥有约8亿活跃用户,其中约1亿的活跃用户在美国。此外,TikTok用户趋于年轻化。统计数据显示,全球近50%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4岁以下,26%的TikTok用户年龄在18至24岁之间。投资银行Piper Sandler一年两次的调查显示,TikTok目前在美国青少年中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中排名第三,仅次于Instagram和Snapchat。根据2020年春季进行的调查,超过60%的美国青少年至少一个月使用一次TikTok,而使用Twitter和Facebook的比例分别为41%和36%。TikTok也在吸引着名人名企入驻。演员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入驻TikTok后,几周之内吸引了超过500万的粉丝。

与此同时,社交APP的用户数、流量、用户时长也都在增长,但速度已经远不及抖音,这就导致了市场份额上的下降,而这种趋势并未得到遏制。而且,现在国内外的社交巨头们好像都还没有找到克制抖音们的手段,FACEBOOK们在背后想抖音们下黑手,也就显得不那么不可思议。要知道,流量和时长就是社交软件的的商业价值根基,这是命根子。

抢人才抢业务,社交软件们无法抵抗

6月17日消息,科技论坛Blind对其站内搜索和浏览记录分析得出,字节跳动正成为美国最受求职者欢迎的科技公司,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优步员工跳槽的热门选择。

在人才越来越被短视频网站吸引的同时,抖音们的商业化也显得越来越强悍。比如,开屏广告、信息流广告、挑战赛广告和贴纸广告等等都已经成熟商业化,而要命的是,社交软件的开屏广告却不能下手,天然处在了不利位置。

8月5日,市场调研机构Sensor Tower发布数据显示,今年7月,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吸金超过1.02亿美元,同比增长770%,再次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其中,大约89%的收入来自中国版本抖音;美国市场排名第二,贡献了6%的收入。广告主的钱是有限的,短视频拿得多,社交APP们自然就拿得少,竞争是残酷的。

抢未来抢命运,社交软件跟不上时代

社交软件有通信的特征,但并不遵守通信行业互联互通的基本规则,这就导致了赢者通吃的结果,但通信社交也有另外一个巨大的压力,因为技术的进步,人们的社交沟通方式也在不断的升级中,而且变化很快。一旦跟不上技术发展和用户使用需求,任何看似无比强大的社交沟通软件也会轰然倒下,连叹息的机会都来不及。

从国外的FACEBOOK和国内的社交软件巨头们同时都恨透了抖音,也侧面看到了一个现实,面对5G到来,社交形态正在发生变化,视频化的新社交方式正在流行开来。虽然抖音并不一定是未来的正确方式,但这条路显然是对的。

从2G到3G、4G,社交软件们顺利走过了文字、语音、图片等混合的时代,虽然也在网络流量大幅增长之后加入了视频方面的应用,但这种局部的改良显然不能对接未来的视频时代,而抖音们的探索走在了所有社交软件的前面。

既然高速流量下的游戏变成了隐秘的社交工具,既然电商们也在社交方面获得了直通渠道,那么,更接近社交和媒体属性的短视频及直播,就更有成功的潜力。

我们也看到了,依托抖音,字节跳动多次推出社交软件,虽然至今没有成功,但这种尝试和探索却是没有停止,而且,对于抖音们来说,社交可以成功也可以不成功,就如同社交软件去冲击电商一样,但反过来,社交软件们却面临着不可预知的结局。可以设想,在视频时代中,一旦社交被抖音们突然一炮打响,那么,社交APP们就真正成了前浪,只有死在沙滩上。

综合起来看,短视频直播等兴起对社交APP构成了巨大的压力,但FACEBOOK们却屡次反击都不奏效,自己做的短视频网站也都大多不给力,因此,仇恨是必然。在5G发展的初期,两者的斗争还会继续,视频社交是必然趋势,谁能最终胜出还得再观察。

编 辑:王洪艳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中国移动高同庆:四点思考推进异构多算力发展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