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应用 >> 正文

虾米之死:利不容情

2021年1月6日 09:40  澎湃新闻  作 者:从易

终于还是要说再见。1月5日,虾米音乐发布公告称,虾米音乐将于2021年2月5日0点停止虾米音乐的服务。

该条微博底下,一片惋惜之声。

事实上,去年的11月底就有消息传出,虾米音乐即将关停。很多资深用户希望这只是一个传闻。然而传闻还是成真了。

曾经的在线音乐领头羊,如今走到这一境地,实在让人唏嘘。

虾米音乐诞生于2006年,一直都以专业、精品、高质量著称,并稳居国内音乐播放器鄙视链的顶端。2013年,阿里全资收购虾米音乐。

我大概是在2010年前后注册的虾米,一听就是好几年。热爱虾米,因为它是音乐爱好者做的软件,汇聚的也是音乐爱好者。除了小众音乐齐全、音乐信息权威准确、歌单质量高以外,虾米还有一些让乐迷心水的、但看起来“无用”的设计。

譬如虾米有一个横屏锁定的“磁带模式”,磁带的两个转的孔,点击它,可以上下切换歌曲。团队打造这个复古有趣的功能,目的是希望能营造一个传统“卡带”的概念,让用户感受到过去听音乐时那种情怀。

如果从商业角度考量,这个设计实在是很鸡肋。但在一切都讲究效率和利润的时代,还有人在做这种无用但有意思的事,也显得可爱。

但我也得承认,这三四年几乎不用虾米听歌了。根本原因在于,它的版权音乐实在太少了。

2015年7月,国家发布“最严版权令”,音乐版权得到重视,音乐播放器开始了争夺版权大战。音乐版权价格水涨船高,价高者得。财大气粗的腾讯开始声势浩大的“圈地运动”,阿里虽然也不缺钱,但阿里音乐定位出现了偏差。

时任阿里音乐董事长的高晓松的说法是,阿里要做音乐公司,不仅是音乐播放器公司。所以虾米无心于版权大战,依旧保持“小而美”的定位,并着力于原创音乐的扶持。

虾米音乐在版权大战中落败。这对于虾米用户的直接影响是,他们原本收藏的歌单里的许多音乐变成灰色,他们原本可以在虾米上听的歌曲现在必须去其他的平台听。越来越多人离开虾米。

某种意义上说,一些音乐播放器“成于”商业,虾米音乐“毁于”情怀。前者是以商业思维在运营音乐,运营者不必多懂音乐、多爱音乐,他们拿着钱大肆买买买,版权音乐足够多,自然就能吸引乐迷。后者则是音乐人在做音乐:音乐品味好,堪称小众音乐博物馆,音乐推荐仿佛能够读懂人心,注重独立音乐的扶持……这些优点太文艺、太小众,欠缺的恰恰是商业运营。

虾米可以成为一部分人的精神乌托邦,却无法成为受到大众欢迎的商业化产品。

极光大数据和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虾米音乐的市场渗透率仅为1%,月活跃用户量500万,同期QQ音乐是2.5亿。在商言商,一款缺乏商业价值、受众有限、入不敷出的产品,慢慢走向消亡,是无法避免的。

因此,虾米停服固然令人惋惜,却不让人感到意外。商业世界无法只谈情怀,因为利(润)不容情(怀)。就像今天的实体书店,需要书香氛围,也需要商业思维的延展。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在商业世界谈情怀、谈文艺、谈理想主义是一件无用的、可笑的事。恰恰相反,一味的商业扩张和一家独大的垄断,对于用户反倒是一件危险的事。

该如何在商业和情怀、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之间达到一个均衡?这不仅是虾米的教训,也是人们需要思考的议题。沉浸在精神角落里,可能会与大众隔绝,但走得太快,也会丢掉品味、责任和引导用户的那种精神力量。

再见虾米,那些美好的日子我会一直记在心里。

编 辑:章芳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闻库:要有打造“数字中国 光网底座”的使命感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