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应用 >> 正文

选情胶着,法国总统候选人们在TikTok里找“存在”

2022年1月14日 08:46  澎湃新闻  作 者:汪伦宇

随着定于今年4月举行的法国大选选战节奏渐渐加快,已在欧洲市场站稳脚跟的TikTok也收获了一批重量级博主。在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梅朗雄(不屈法国)、贾多(绿党)、佩克雷斯(共和党)、勒庞(国民联盟)、泽穆尔……政治光谱上从极左到极右的主要候选人纷纷入驻TikTok,将这个年轻人聚集的平台当作不可忽视的选战阵地。至于法国总统马克龙,则早在2020年夏天就开设了官方TikTok账号。

截至2022年1月7日,TikTok上的法国第一“网红”政客依然是总统马克龙,他拥有278.6万粉丝。善于使用现代科技手段的梅朗雄排第二,他的账户吸引了100.5万粉丝。第三、四名的勒庞和泽穆尔则分别拥有32万和16万粉丝。

法国24新闻网最新公布的民调结果预计,在首轮投票中,马克龙得票率或达24%,稳居第一。勒庞、泽穆尔、佩克雷斯三人得票率或均在16%左右。

马克龙和梅朗雄:占得先机成“顶流”

从一开始,马克龙的TikTok账号就把目标对准了年轻人。2020年7月,他在总统府爱丽舍宫环境优美的后花园中发出了第一段视频,主题是祝贺全法的高中毕业生完成会考。梅朗雄不甘落后,不到24小时之后,立即开设了自己的账号,展现出了与马克龙截然不同的风格。

马克龙和梅朗雄算是首先尝到“甜头”的法国政客。作为法国历史上少有的年轻总统,马克龙上台以后对社交平台相当重视。除了吸引年轻人的考虑之外,由于马克龙团队一直主打科技和创新牌,希望将自己塑造为法国高科技类初创企业的代言人,因此他和整个内阁都没有缺席TikTok一类社交平台。或许马克龙自己也没曾想到,他的交通部长杰巴里(Jean-Baptiste Djebbari)竟然一跃成为法国TikTok网红,轻松获得超1500万点赞,已经逼近马克龙自己的“战绩”。杰巴里属于80后政客,他善用卡通形象、《鱿鱼游戏》等时下流行元素来制作视频,增加年轻人对交通信息的关注。

今年刚满70岁的梅朗雄已是社交平台老兵。他在2008年退出社会党后创立了自己的党派——左翼党。在2012年大选中,他与法国共产党结成联盟,在第一轮中取得了11.1%的得票率。2016年,他创立了不屈法国党,并在2017年的大选中获得了19.58%的选票。今年将是他第三次参加总统大选,也应该是其最后一次谋求总统宝座。

早在近十年前,梅朗雄就注意了信息技术和社交平台在现代政治生活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他是率先开设YouTube和推特账号的法国政客之一,其Youtube频道的订阅量连续多年远超任何其他法国政治人物。

5年前的大选中,梅朗雄还别出心裁,使用全息投影技术,将自己同时“投放”在全法多个城市的集会现场,一举占据了当时各大科技网站的头版头条。为了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他还开发了一款名为《税务大战》的网络游戏。在游戏中,梅朗雄化身主人公,大战包括竞选对手马克龙在内的“邪恶政客”和“黑心资本家”。这种新颖的方式让许多年轻国民更倾向于这位“接地气”的总统候选者。

梅朗雄开发的游戏画面

作为一名“老网红”,梅朗雄在TikTok上的成绩不俗,从去年10月到今年1月,仅仅两个多月之间他的粉丝数就增长了三倍多,从30多万增至近110万。

泽穆尔、勒庞和佩克雷斯:平台新秀固“忠粉”

与政坛上几个早已成名的政客不同,泽穆尔迟至去年秋天才开始在TikTok上发力,但此前很多法国公众已经在报纸、杂志、YouTube与推特上熟悉了他耸人听闻的政治观点。泽穆尔入驻TikTok(去年4月)后,延续了他在推特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

根据France Inter去年12月底进行的一项针对各候选人社交平台表现的调查,泽穆尔在TikTok等社交平台上交出的“成绩单”具有极强的个人特点。在所有的比较对象中,尽管泽穆尔的粉丝数量往往比马克龙低一个数量级,但泽穆尔的社交平台动态引用数和转发数最高。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凡是关于大选的内容中,有34%的帖子都与泽穆尔有关,比例高得惊人。这些数据的增长也不是线性的,关于泽穆尔的讨论、转发和引用量集中爆发于12月5日他在巴黎维勒潘特的线下支持者大会之后。

具体到TikTok,泽穆尔“雷句”频出的特点正好十分契合这个平台的传播规律。他去年11月底宣布参加大选时抛出了一段剪辑视频,将圣女贞德、拿破仑、戴高乐等法国“高光”历史人物拼接到一起,加之以自己对历史和认同问题的另类描述,结果视频在TikTok、YouTube和推特等多个平台走红。在TikTok上,泽穆尔的受关注度明显超过其他候选人的同类竞选视频。

同时,因为内容的争议性最强,泽穆尔的视频和帖文相比其他人更能引发网友互动。France Inter统计了所有候选人12月在五大社交平台(TikTok、脸书、推特、Instagram、YouTube)上的数据,结果泽穆尔每个动态/帖文平均互动数达到了3115次,作为对比,梅朗雄和勒庞分别仅有1520次和1433次。

泽穆尔在社交平台上的粉丝还表现出了一定的策略性。他们总是预先设置各种标签,例如#泽穆尔2022、#泽穆尔当总统、#为了所有人的泽穆尔等等,然后围绕在这些标签周围造势。这些使得泽穆尔最终以一个相对并不算高的粉丝数实现了超高的社交平台存在感。去年12月,在五大社交平台上,泽穆尔相关的帖子总数达550万条之多,为宣布参选的各候选人之最,远超第二名佩克雷斯的不到150万。

虽然处在泽穆尔的“阴影”之下,异军突起的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也值得一提。去年12月以来,佩克雷斯在TikTok和Instagram上收获了大量新粉丝。这其中部分是由于佩克雷斯极力鼓吹健康通行证政策,在法国民间引发了极大争议。

另一位右翼阵营的重磅人物马琳娜·勒庞也没有忽略TikTok。勒庞领衔的“国民联盟”是法国老牌极右翼政党,传统上并不以吸引年轻人见长。勒庞去年10月7日才开设账号,比其他候选人都晚。在首条视频中,她坦言,“我知道TikTok就是年轻人,这很好,我有很多提议要和你们分享。”尽管没有玩梗也没有明显的亮点,她这条视频的观看量依然达到了560万次,不输给任何竞争者。

TikTok:法国大选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从社交平台新星TikTok的角度来说,这场法国大选正在见证它跻身社交平台巨头的行列。在2017年的上一次法国大选中,各个候选人都是通过脸书、推特和YouTube进行网上“厮杀”,尚无人听说过这款来自遥远东方的网络应用。但如今,TikTok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全新且同等重要的竞技场。法国《回声报》评论称,TikTok已不仅仅是年轻人课后娱乐的地方,更是一个政治色彩越来越浓厚的舞台,尽管其政治性往往被披上轻松和娱乐的外衣。

去年12月22日,美国网络安全公司Cloudflare的数据显示,TikTok一举超越谷歌,成为2021年全球访问量最大的互联网网站。同年早些时候,TikTok宣布全球月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0亿大关,成为比肩脸书、Twitter、Instagram的全球主流社交平台。

TikTok在欧洲交出的成绩单尤其引人注目。仅仅在法国,其日活用户数量就超过600万。根据Statista的数据,超过四分之三的法国用户都是24岁或以下的年轻人。法国24新闻网则分析称,尽管三分之一的法国TikTok用户尚未达到合法投票年龄,但剩下的三分之二也有数百万之众,足以对大选产生可观影响。对于一场几个候选人实力并不悬殊的选举来说,社交平台上的得分至关重要。

“多份民调预测马克龙会拿下第一轮投票,随后的第二轮投票则会产生激烈的竞争。”诺丁汉大学法国政治研究专家保罗·史密斯对法媒分析称,“最后双方的胜败可能就在50万张选票之间。 ”

除了执政的马克龙和向来喜欢“玩转”高科技的梅朗雄,右翼政治人物扎堆开设TikTok账号引起了不少法国媒体的关注。

这种现象与年轻人的右倾趋势密不可分。在传统上,法国的年轻选民一般更倾向于将手中的票投给左翼政党,但最近几年的民调逐渐揭示出不同的情况,年轻人中的右翼支持者比例开始上升。史密斯分析称,这部分是因为“如今的年轻选民比上一代人在政治上更加开放,也更容易受外界影响改变观点”。

一段搞笑视频、一个“内涵”梗(迷因)或者一条搞笑段子,就有可能决定一位政治观点尚未定型的年轻人手中选票的去向。TikTok正好为此提供了舞台。今年9月23日,两位政治明星梅朗雄和泽穆尔经过“约战”,公开在电视镜头前进行了一场辩论。同时TikTok上流传出了一系列泽穆尔鬼脸扮笑,梅朗雄则在一旁大灌鲜奶试图获得力量的“梗图”。这些带有无厘头色彩、意义并不鲜明的图片却莫名获得大量年轻人转发,其中不乏有人自称将投票给这两位候选人。

法国《回声报》分析称,TikTok的出现“打开了”法国政客在网上造势的思路。以往在YouTube上,一个拥有数十万粉丝关注的账号已算是货真价实的“大V”。但在TikTok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春期少年经过一番点赞、转发等操作,可能“会给你的账号瞬间带来数百万新粉丝和上千万甚至上亿的赞数”。

为此,不论男女政客,他们都开始采取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策略,部分放弃严肃性,转而向其他领域的TikTok网红学习。以梅朗雄为例,他继续发挥了喜爱学习新技术的优势,并结合自己善于进行政治讽刺和辩论的风格,很快就适应了这个新的平台。

梅朗雄2020年7月9日入驻TikTok,就在7月8日,他曾化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朕即国家”(L‘Etat, c’est moi.)的名言来攻击马克龙的“独断专行”,称马克龙的“专制”做法无异于“朕即共和国”(La Republique, c’est moi)。在7月9日发布的第一段TikTok视频中,梅朗雄若无其事地走到巴黎共和广场地铁站门口,指着路牌上的“Republique”大字,然后指指自己,嘲讽称“马克龙就是共和国,而我只是梅朗雄”。这条仅仅10多秒的视频收获了近60万个点赞。在一些其他视频中,他还常常将法国年轻人熟知的一些Rap片段化用为“梗”,扩大传播范围。

随着法国政客们加紧在TikTok上攻城略地,这款原本定位于年轻化和娱乐化的社交软件也在当地真正“出圈”,成为相当多的法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仅被视为未成年人的“玩具”。2021年,除了法国政府用于疫情防控的应用TousAntiCovid和几乎人人都使用的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 TikTok在法国的下载量高于其他任何手机应用,甚至超过了脸书、推特、YouTube和Instagram几大巨头。

编 辑:章芳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杨杰:中国移动回归A股上市完全符合相关监管政策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