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应用 >> 正文

每日优鲜“大厦将倾”

2022年8月1日 09:43  财联社  作 者:李丹昱

文 / 李丹昱

责编 / 高梦阳

编辑 / 梁又匀

每日优鲜生鲜电商第一股的高楼已经要垮了。

据每日优鲜离职员工介绍,公司已经没有实质性业务,处于停摆状态。

但每日优鲜方面却表示,APP后台仍在修复,仅为部分员工离职,并非解散。目前,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受影响的员工选择向有关部门申请仲裁。

不仅公司内部问题重重,上月末有不少每日优鲜供应商陆续到达北京追讨欠款。

7月29日,新消费日报记者前往每日优鲜北京顺义办公地,围堵每日优鲜多日的供应商们向记者透露,欠款最高的高达3000余万元,欠款最少的几万元不等。

“最可恶的是连送桶装水的工人工资都拖欠,甚至还高达上万元。”每日优鲜包装供应商艾亮对记者感叹道,从工人到田间农民,每日优鲜都有欠款,这才是企业道德败坏。而记者了解到,早在2021年底每日优鲜资金链就出了问题。

无论是供应商还是仲裁中的离职员工都意识到,每日优鲜拖欠的钱,很难要回来了。

欠下巨款的每日优鲜

已迁往顺义

7月29日,新消费日报记者到达每日优鲜北京顺义办公地时,物业明显加强了安保巡逻。

据园区物业工作人员透露,近一周时间来要欠款的供应商明显增多,加上员工离职问题,每日优鲜办公区周边环境愈发嘈杂,引起了周边企业不满,所以物业出面清退了一部分人。

艾亮对记者透露,上百名供应商欠款早已过亿元,每日优鲜拖欠鸡蛋、蔬菜等品类供应商数额最大,在2000万元-4000万元不等。“由于办公区已经没有员工办公,有些供应商索性到徐正家门口去堵,但连续多日都没见到人。”

正是由于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连续多日未曾露面,外界盛传其已经“跑路”。但在29日晚间,徐正对外表示,一直在国内,跑路是谣言。

一时间,供应商、离职员工群内更为愤慨,不少人要求徐正对拖欠的工资、账款给出说法。

“每日优鲜顺义大仓里面都快空了,想用实物抵账也没有可能了。”艾亮感叹道。

顺义大仓内

上百名供应商在结账无望后,决定通过诉讼的方式向每日优鲜“要账”,但每日优鲜尚未有人能出来应诉。

“之前与我们协商解决方案的每日优鲜采购、法务,现在都加入了仲裁群,也开始向每日优鲜要账,最后没有人能出来应诉。”艾亮透露,用尽各种方法的供应商们只好常驻每日优鲜,成为办公区最常出现的人。

据供应商张达透露,其与每日优鲜的纠纷已经有了判决,每日优鲜败诉。“但在执行环节卡住了,每日优鲜账上已经没有款可以赔付了。”

注:供应商维权现场

离职员工张帅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法务、财务甚至部分行政都在讨薪队伍中,哪里还有人与供应商协调?”

每日优鲜内部乱象:

断缴社保、拖欠工资

事实上,离职员工的处境也并不比供应商乐观。

每日优鲜在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两个月社保后,突然宣布大部分员工“解散”,让员工们无比愤怒。还在出差的李立群对记者表示,28日宣布解散后,出差被当时叫停,但至今也没能联系上HR给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断缴社保让每日优鲜员工最无法接受。

受到北京买房、汽车牌照摇号等政策限制,社保断缴将让部分员工失去相应资格,且自己无法补缴。

一位不愿具姓名的员工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HR给出的方案是等调资,一旦资金到位,会优先补缴社保,然后再发放工资,“但我们都知道,补缴的希望愈发渺茫了。”

在“解散”通知发出后,每日优鲜的管理层们再没有在园区出现过,愤怒的员工和供应商奔波在仲裁庭和园区中间,试图找到一个说法。

资金链崩溃早有迹象

通过采访新消费日报记者了解到,2021年下半年,每日优鲜资金链问题开始显露端倪。

“那个时候结账就开始只结一部分,导致欠款越来越多。”艾亮表示,自己公司与每日优鲜合作时间不长,所以欠款在100万元左右,欠款上千万元的供应商基本都是合作时间超过两年的。

由于资金困难,在今年上半年上海、北京疫情期间,每日优鲜已经没有能力参与大规模保供,进一步落后于同行。

据张达透露,上海疫情期间,其所在的包装公司出货量明显增加,其中叮咚买菜、达美乐、盒马订单增量最为明显。“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日优鲜一个仓每天只有几十单,不是没有人下单,而是没有供应商供货。”

实际上,徐正等每日优鲜的核心领导层也意识到公司已经陷入恶循环,试图寻求外部的资金支持。

今年7月,每日优鲜在其投资者关系平台发布公告,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

然而,这笔被每日优鲜视作“救命钱”的融资,却显然没办法补上巨大的资金“窟窿”。

对于这笔融资,来自山西的艾亮表示怀疑:“以我对山西东辉集团的了解,并不会与每日优鲜达成这样的协议,这很有可能是一个烟雾弹。”

对于艾亮的质疑,每日优鲜方面并未作出回应。但从徐正的表态来看,似乎仍在积极寻找“救命钱”。

业内一直疑惑的是,同样作为亏损中的前置仓模式,为何叮咚买菜,甚至盒马还能正常运营,而每日优鲜资金链会率先断裂?

张帅认为,这与每日优鲜的后期管理模式息息相关。“大量员工离职,仅留下不干活的中高层,贪腐问题频出,导致中间成本不断升高,这都是每日优鲜的弊病,但从未有人正视问题。”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从内因看,每日优鲜从战略布局、业务结构、竞争策略等方面都出现问题,战略不清晰,业务分散(没有专注前置仓,投入有限的资金做无人货架货柜、菜市场改造、开放平台等),并且在前置仓模式没有印证是否适合全国市场就大肆扩张。

前置仓显然更适合一二线城市的用户生活方式和消费需求,每日优鲜有太多位于低线城市的前置仓,在订单数据未能规模增长的情况下,没有及时止损关仓撤城导致持续亏损。

虽然每日优鲜不愿承认“解散”,但其业务几乎停摆,总市值也仅为2710万美元,更加无力偿还各类供应商、员工的相关款项。

当新消费日报记者结束采访任务时,一位每日优鲜的送水员工透露,每日优鲜还拖欠了1万多元账款,不知何时才能结清。最终这名送水师傅无奈地扛走了架子上的四桶水。

编 辑:章芳
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网站内容涉及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联系电话为86-010-87765777,邮件后缀为#cctime.com,冒充本站员工以任何其他联系方式,进行的“内容核实”、“商务联系”等行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人物
邬贺铨:IPv6发展呈现三大趋势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6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