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滚动|国内|国际|运营|制造|监管|原创|业务|技术|报告|测试|博客|特约记者
手机|互联网|IT|5G|光通信|LTE|云计算|芯片|电源|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会展
首页 >> 必读二 >> 正文

20次出手 “被迫营业”的哈勃投资为华为打下了哪些江山

2020年12月7日 07:20  时代财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时代财经

文/卢洁萍

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又出手了。

在刚刚过去的11月,华为旗下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勃投资”)在一个月内陆续完成对三家半导体产业链企业的投资,出手速度明显加快。

其中,全芯微电子的主要产品为匀胶显影机、去胶剥离机、刻蚀清洗机,应用领域为滤波器、光通信领域、功率器件IGBT;中蓝电子主要定位于移动设备摄像头用超小型自动变焦马达和镜头的设计开发、生产制造与市场营销;翰天天成则是碳化硅外延晶片供应商。

从2019年4月成立至今,哈勃投资已完成20笔投资,大多投向半导体产业链,覆盖连接器、射频器件、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功率半导体等领域,基本都在华为主业范围内。

时代财经梳理上述企业发现,哈勃投资参投的企业大致可分为三类,有的是细分产业龙头,或是为了把握未来前沿技术而投,但更多是出于供应链安全考虑,重点在挖掘和培养潜在供应商。

在投资风格上,哈勃科技始终保持着克制。但和普通机构不同,哈勃科技也形成了“不嫌贵”,不为财务收益,更看重业务协同的投资特色。而被投企业,在享受资金、订单和产品验证等红利的同时,也面临着对华为过度依赖的风险。

保持克制:与主营业务高度协同

哈勃投资成立于2019年4月,经营范围为创业投资业务,注册资本7亿元,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法定代表人为白熠。同时,白熠还是华为全球金融风险控制中心总裁,此前曾任华为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一职。

迄今为止,哈勃投资已投资20家企业,覆盖通信设备、半导体、消费电子、安防等领域,和华为本身的主营业务高度协同。据此前投中网报道,哈勃投资只是一个空壳公司,不是一个业务主体,没有人员配置,也尚未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哈勃投资的风格延续了华为此前的投资特点,但也有投人工智能领域的深思考,拥有开源技术社区的新共识。

时代财经根据公开信息梳理目前已投的20家企业,可以看出,哈勃投资的企业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细分领域的龙头,所在领域市场规模不大,却是供应链上不可或缺的环节;二是所在领域由国外,尤其是美企占据龙头地位,华为对它们进口依赖度高,现在开始扶持以期国产替代的国内企业;再则是所投公司研发项目代表了未来的技术方向。

哈勃所投20家企业。来源:时代财经制

从技术应用看,华为投资的企业又可以划分为两种,“一种是前瞻性的投资,项目离实现商业化可能有一些距离,相当于华为扶持的科研研发项目,还有一类则是为了解决华为供应链的安全问题而投。”前博云创投副总裁徐世良对时代财经如此表示。

以今年4月哈勃投资所投的灿勤科技为例,其既为细分产业龙头,同时也属于市场尚在培育中的前瞻性科技企业。

灿勤科技成立于2004年,产品主要包括滤波器、谐振器、天线、低互调无源组件等四大类,目前它的主要产品介质波导滤波器是5G宏基站的核心射频器件之一,哈勃投资以1.1亿元受让了灿勤科技4.58%股份,成为其第四大股东。

随着全球快速迈进5G时代,介质波导滤波器的市场需求增长。今年6月,灿勤科技寻求科创板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年,灿勤科技成为全球首家量产5G介质波导滤波器的生产厂商。2019年,灿勤科技成为华为的战略核心供应商,也是华为5G宏基站滤波器的第一大供应商。

再如,今年1月哈勃所投的无锡市好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则属于“出于供应链安全而投”的一类。

好达电子是一家声表面波器件制造商,主要产品有中频声表滤波器、声表谐振器、双工器及其它射频滤波器等,应用于手机、通信基站、汽车电子及其它射频通讯领域。

射频前端属于手机中的通信模块,主要包括发射通路和接收通路,一般由射频功率放大器(PA)、射频滤波器(Filters)、双工器、射频开关(Switch)、射频低噪声放大器(LNA)等芯片组成,直接影响着5G手机信号的收发。

由于5G相较于前几代通信技术支持频段数量的增加,5G手机所需的射频前端芯片数量大幅增长。根据平安证券的数据,5G成熟阶段全网通的手机射频前端的Filters(射频滤波器)数量会从70余个增为100余个,Switches(射频开关)数量由10余个增为超过30个,使射频模组的成本持续增加。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行业报告,目前全球射频芯片基本被Skyworks、Qorvo、Broadcom和Murata所垄断,市占率合计高达85%,其中仅Murata不是美企。射频芯片作为模拟芯片皇冠上的明珠,研发门槛高,国内厂商仅在射频PA、滤波器、开关及LNA领域有所布局,产品只能实现部分低端替代。总体来看,由于国产射频芯片替代缺口巨大,国内射频芯片进口依赖度非常高。

2018年,华为自美系主要射频芯片供应商Broadcom、Skyworks和Qorvo的采购金额合计高达25.5亿美元,其中,自博通采购的手机和基站射频芯片金额最高,达22.5亿美元。可见,当时华为手机射频芯片对美国的依赖性极高且国产替代不足。

“与其他公司相比,其实哈勃出手是非常克制的,它的投资不仅是为了财务收益,更多还是偏重和华为主业的协同,例如近期的几个投资项目都和汽车电子紧密关联。”徐世良认为。

被迫出击:投资风格发生转变

根据《华为基本法》的第三十七条,华为中短期的投资战略仍坚持以产品投资为主,以期最大限度地集中资源,迅速增强公司的技术实力、市场地位和管理能力。

“我们在制定重大投资决策时,不一定追逐高利润项目,同时要关注有巨大潜力的新兴市场和新产品的成长机会。我们不从事任何分散公司资源和高层管理精力的非相关多元化经营。”

2016年,有日本员工建议华为对日本当地供应商进行投资,当时任正非回应,“我们原则上不对外进行投资,投资就意味着终身要购买她的东西,因为她是我的儿媳妇。我们现在就是见异思迁,今天这个好就买这个,明天那个好就买那个。”

此外,任正非还曾在2017年明确表示,华为“不做应用、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在这之前,华为公开的投资并购案例多为海外并购,且相比之下投资数额不高、估值也不高,比如2016年对以色列公司Toga Networks1.5亿美元的并购、2015年对以色列公司HexaTier的并购,二者的主营业务分别为基于软件的系统设计和芯片设计、数据安全。

但随着时局的变化,华为的投资动作也不得不做出相应调整。

在徐世良看来,华为还是一贯保持了业务的专一度,与电子代工行业B司或者F司大幅扩张业务的风格不同,华为倾向于和供应商有效分工,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赚取自己的优势利润,保持整个生态的平衡。” 他表示,“(华为的投资)贸易战以来才有加速迹象。”

“哈勃投项目不嫌贵,他们说是有订单资源,所以很多项目都能抢到(投资)额度,又不太在乎估值,和我们这些机构不是一个打法。”另一硬科技领域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对时代财经直言看不懂哈勃投资的投资逻辑,“我们更多是看企业的技术优势、内生增长、估值水平、退出收益等,而哈勃可能更多是为了业务协同。”

此前华为不投供应商,但如今哈勃投资对灿勤科技、思瑞浦的投资表明,华为对待供应商的态度已有所改变。

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思瑞浦”)是哈勃投资认购的第一家企业,专注于模拟集成电路产品研发和销售的集成电路设计,2018年底成为华为供应商。

今年4月份,科创板受理思瑞浦的上市申请,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思瑞浦营收为1.11亿元,净利润512万元;2018年营收则微增至1.13亿元,净利润亏损881万元;而到了2019年,其营收暴增至3.03亿元,同时扭亏为盈,实现超7000万元盈利。

文件显示,2016年,思瑞浦与客户A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并于2017年底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因产品综合性能和稳定性等方面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随着双方合作的进一步深入,客户A向公司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公司的第一大客户。

2018年,公司向客户A的关联销售金额为169.7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1.49%,在某知名投资机构入股公司后,公司对关联客户A的销售实现大幅增长,2019 年销售金额为1.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 57.13%。

虽然思瑞浦未指明名字,但从采购规模和对客户A的描述来看,客户A显然就是华为。换言之,思瑞浦的扭亏为盈、技术成果转化取得明显进展与华为的助力有莫大关系。

被投企业:资源与风险并存

华为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8588.33亿元,净利润626.56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为913.84亿元。拥有充沛的现金流,为何华为不直接“买买买”?

“华为在企业VC中是较为特殊的,无法将并购目标直接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另外华为似乎很在意自己业务的‘纯净’,不会轻易涉足上下游业务(除非是核心命脉如早年的逆变器部门和近年的海思),这时候投资就是最合适的方案。”徐世良表示。

通常华为投资占股比例不会太高,这方面类似典型VC的做法,投资是希望实控人能把公司当成自己的事业,把公司带领上市。除非非常优质,又贴近华为核心业务的资产比如英飞凌,一般情况下不太能想象华为的并购动作。

徐世良分析,对于被投企业来说,华为的进入除了能带来直接的钱和订单合同,还有更多的销售渠道、技术支持和人才支持,但更重要的,是让这些公司的产品有了验证的机会。

“华为给了机会来验证你的技术行不行,因为产品设计得再好,还是需要客户的使用反馈。如果华为投资了一家企业,它可以通过小批量试用,或者大规模采购的方式,来发现问题在哪,产品才能改进。华为的采购验证也等于给了这些企业的产品背书。”

以思瑞浦为例。公开资料显示,2019 年至今,公司业务快速增长主要依靠客户A订单。2020年1-6月,思瑞浦预计向客户A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超过300%,而其他业务同比增长约80%,公司对客户A的关联销售占比进一步提高,存在关联销售占比高的风险。

思瑞浦也指出,客户A作为本土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提供商,因近些年美国政府采取“实体清单”、“净化网络计划”等多种措施打压中国的通信及互联网等相关企业,相关打压政策将对客户A产生不利或者潜在不利影响,进而可能对公司的业务收入和盈利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国际贸易摩擦或令本土行业竞争加剧、造成宏观经济波动,如果客户A减少对公司产品的需求,一旦其大幅降低向公司采购产品的价格或数量,思瑞浦的业绩也将大幅下滑。

思瑞浦已于今年9月份在科创板上市,而在6月份被科创板受理上市申请、大客户为华为的灿勤科技,则仍在接受关于“是否对华为存在重大依赖”“开发新客户及其他产品的市场开拓是否存在障碍”的相关问询,尚未通过上市申请。

“对于被投企业来说,华为很可能成为它的最大客户,如果它能抓住订单,迅速扩大营收、改进产品、并积极开拓卖给除华为之外的客户的话,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如果抓不住,对华为来说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投资失败而已。”徐世良表示。

上述硬科技领域投资机构合伙人也认为,如果订单一直有持续性,直至安全退出,(对双方来说)是好事。“别到时候高开低走。做投资,能投进去是好事,安全退出才是最重要的。”

编 辑:值班记者
免责声明: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人物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全国“5G+工业互联网”建设项目超过1100个
精彩专题
专题报道丨2020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
专题报道丨山至高处人为峰,中国5G信号覆盖珠穆朗玛
专题报道丨助力武汉"战疫",共铸坚强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产业盘点暨颁奖礼
CCTIME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本站地图
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 2007-2020 By CCTIME.COM
京ICP备08004280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
公司名称: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镜像